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五章 鬼差
    “小子,看仔细了,我不是你师父,是你师父的师父。”糟老头脚下生烟,脸色惨白。

    “你是南风子,南风真人?”李空本来没死,却要被吓死。

    “没错,这么好的一根苗子却被南阳这小子教成这样,简直是有辱师门。”南风真人没好气的骂道。

    “你是人是鬼?”李空吓傻了。

    “废话,当然是鬼。”南风真人有些自傲的说道。

    “可是,你都死了好几十年了,魂魄怎么还在世上飘荡?”李空不信。

    “我这是出来办事,正好路过这儿,看你可怜,被你说的悲恸伤感,这才现身一见。”李空这才看到南风子手上拿着一卷册子。

    “你可以救我?”李空有些相信了,南风真人很可能当了鬼差,此次是出来办差事的。

    “救你有何难,不过你得答应替我做一件事。”南风真人道。

    “啥事?”

    “重建宗门,光宗耀祖。恢复我南山宗的威望,不然我谁时都能带你走。”南风真人指了指自己手上的册子。

    “这是生死簿?”李空反应过来了。

    “算你小子识货。好了,我还要办差。”说着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你不是说要救我吗?”李空急得都要哭了。

    “哦对啊,差点忘了。这么子,你绕着南山宗的宅基跑上三百圈,几时额头冒汗,几时停下来,记住了,一定要冒汗,不然我也救不了你。”说完,化烟而去。

    还真是鬼差。

    阴风瑟瑟,树影婆娑。

    李空猛然睁开眼睛,他既然在坟前睡着了,一摸额头,刺骨冰寒,当即起身跑向后山的南山宗宅基地,绕着宅基地开始奔跑。

    一百圈之后,李空感觉到了寒冷,快死的人是没有感觉的,能感觉到寒冷说明他恢复了一丝元气。

    继续奔跑,二百圈之后,他感觉体温上升,伤口传来隐隐作痛。

    到了第三百圈,浑身疼痛,尤其是腹部,几乎无法直立。

    额头依然冰凉,忍着剧烈疼痛,咬牙切齿,继续奔跑,终于他的身体开始发热。

    额头滚烫。

    为了确保万一,他又跑了几十圈,在三百五十圈后,额头滴下了汗珠。

    李空知道,自己得救了。

    少女见李空迟迟不归,又怕驴脸男子去而复返,正要出门寻找,却见李空满头大汗出现在她面前。

    “你,你你,你是人是鬼?”少女吓了一跳。

    “我遇到了神仙,他救了我一命。”李空心情大好,丢下一脸懵逼的少女,自个回了屋里,躺下就睡。

    可他睡下没多久,就醒了。

    这一次,是被疼醒的。

    少女照样给他喂水,她很疑惑,为何李空出去一趟,回来就没事了。

    “你真碰到神仙了?”

    “恩。”

    “神仙长啥样?男的还是女的?”少女问。

    “是个糟老头子,哦对了,你叫什么,我还不知道呢!”李空喝了水,感觉好多了,又想起身,却被少女按住。

    “别动。”

    李空没动,少女的体香令人心中荡漾,他是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女孩儿,而且是个仙子般容貌的女孩儿。

    “我叫苏岚。”

    少女放好瓷碗,再度问道:“你的通天指可是云风真人所传?你是他徒弟?”

    “算是吧!”李空盯着苏岚,这女孩儿长的太好看了。

    苏岚没有躲闪,任由李空盯着她,皱眉道:“你若是云风真人的徒弟,他必然将龟甲玄文传你,玄文在哪?”

    “他没给我玄文,就传了我一招通天指,然后就死了。”李空回道。

    “死了?那你可知龟甲玄文的下落?”苏岚大惊。

    “恩,死了。我也不知道龟甲玄文在哪,他没给我。”李空不加思索的说道。

    “你好好想想,云风真人在死之前,跟你说了什么?还有紫阳真人,南阳真人,大洞真人,他们可来过此处?”苏岚歪着脖子思考着。

    “对你很重要吗?”一直盯着人家看总是不好,李空看的时间久了,发现女孩儿的五观与男子的有很大区别,女孩五观比较柔美,男孩却较为刚硬。

    “这次出来,我就是为了找他们,听说他们在清风岭斗法,故而赶来,可是半路上遇到了马行云,该死的马行云险些杀了我。”苏岚生气的时候,既然也那么好看。

    “你来晚了,他们都死了。”李空没去问马行云是不是驴脸男子,通过他猜测基本肯定。

    “全死了?”苏岚猛得站起,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疼的弯腰打颤。

    “你没事吧,要不你也上来躺着!”话一出口,感觉有些不对,至于哪里不对,李空没去多想,总之就是不对。

    苏岚虽然不矫情,却也知道男女有别,孤男寡女岂能同卧一榻,如此这般成何体统。

    “流氓。”

    见苏岚出门,李空再也坐不住了,在他昏迷的时候,苏岚为他涂抹了金疮药,此时药效发作,疼的他冷汗直冒,忍痛下地,追了出去。

    苏岚不在外面,她去了里屋,正在给自己上药,可伤口在后腰,看不到伤势。

    李空的突然出现,让苏岚一阵尖叫。

    “滚。”

    “我就是想知道你有没有走,没别的意思。”李空没走,瞪大眼睛,他看到了一片雪白,这是比雪地里的光泽还要耀眼的白芒。

    刺得他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

    “你还看。”苏岚愤恨的扭头瞪了他一眼。

    “我帮你吧,之前也是我替你上的药。”李空厚着脸皮,主动出击。

    苏岚皱眉,最终点头。“闭上眼睛上。”

    “闭眼怎么上了呀?”

    “我不管,反正你不许偷看,不然小心我挖了你的狗眼。”苏岚威胁道。

    李空没跟女孩儿接触过,不知道女孩儿的特性,但他感觉挺有趣的,女孩儿好像不讲理。莫非天下的女孩儿都不讲理?

    脑海中猜测着,步子已经移了上去,他真的闭上了眼睛,摸索着给苏岚上药。

    “喂,你摸哪里呀,你给我滚。”

    咦?什么东西软绵绵的?李空只觉浑身**,好似被雷击过一般。

    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刚要睁眼偷瞄一下,却听到外面传来一声高亢的鸟鸣。

    “雀儿,是雀儿来找我了。”

    苏岚一脚踹开李空,胡乱给自己敷了一把金疮药,夺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