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三洞txt下载 > 第四章 智有穷时
    一股无形气浪,将李空掀飞,重重的摔在地上。

    少女眉头大皱,挣扎着从床铺上坐起。“你不是他对手,扶我起来。”

    李空被摔的七荤八素,脑袋嗡嗡作响,听到少女呼唤,忙是起身朝她挪去。

    “你认得他?”

    “现在你听说我。”少女没回答李空,而是一脸严肃的盯着他。

    李空怔怔点头。“你说。”

    “带着我的信物,前往红河苏家,找到我爹,让他替我报仇。”少女推开李空,不知哪来的力气,既然站了起来。

    未等李空反应过来,少女右臂疾抖,朝着自己周身穴位猛然点去。

    霎时间,少女气势大涨,既然如仙子一般,带着无上光芒。

    当他想要开口时,手上已经多了一块温润的玉佩,玉佩上还带有少女的体香。

    “喂,我走了,你怎么办?”李空感动的想哭。

    “不要管我,他们要抓的人是我,跟你没关系。”说这话时,少女已经闪出屋外。

    李空自然不会丢下少女,短暂的愣神后,也冲了出去。

    冲出去之前,他发现床柜上的那碗鱼汤已经被少女喝了。

    喝了就好,喝了至少能增加些体力!李空喃喃自语。

    少女此前一系列诡异操作,令李空眼花缭乱,他有个厉害的师父,自然听说过通过特殊手段,逼出自己潜能的禁法。

    但这些人没一个有好下场。

    屋外空地。

    一个驴脸男子,身形消瘦,目光阴骘,一看就不是好东西,此时反握长剑,捏诀作法,受此人周身气场影响,李空不得看清此人所捏指诀属于哪一类别。

    法术以五行属性分为木火土金水五种。

    修为越高,掌握的五行属性就越多,像他师父南阳真人那样的角色都是掌握了三种以上的五行属性。

    不但可以调御本体五行灵气,还可以催发本体五行之外的另外几种五行属性,说白了就是,不但可以控水,还能控火,控土,控木,控金。

    但这世上还没有一人可以将五行灵气集于一身,修至圆满。

    由于看不透此人修为,李空不敢马虎,当即气走心脉施展通天指。

    咔嚓。

    一道雷电闪过,不偏不倚正劈在驴脸男子身上。

    驴脸男子愕然大惊,想要躲开已经来不急了。

    闷哼一声,倒地不起。

    少女亦是大惊,她此时已到油尽灯枯的边缘,若不能及时撤回法术,体内逼出的真元会继续燃烧。

    看来老天不绝她,少女得以喘息。

    就在驴脸男子倒地抽搐之时,法术正好起效。

    虚空陡然出现的青木奎狼,快速抖动身形,驴脸男子倒地之后并未晕阙,见法术完成,即刻控制奎木狼攻击少女。

    李空闪身上前,抱住少女横移三丈。

    少女愕然转身,这才看到是李空。“我不是让你走吗,你怎么回来了。”

    “你施了禁法,赶紧解除,不然会耗尽真元,七窍流血而死。”

    言罢,不等少女回话,操起地上长剑,冲向奎木狼。

    长剑是驴脸男子的,算不上宝剑,却犀利非常,劈砍之时寒光闪动,锋利无比。

    李空是第一次正面对敌,灵气幻化的奎木狼如同实物,异常凶猛,扑,咬,抓,蹬,踹是动物对敌的本能技法,此物虽然不是活的,却也有活物的进攻策略。

    只是一个回合,李空腹部便被刺伤,右臂被奎木狼咬去一大块血肉。

    少女心急如焚,可她自身难保,只得出言提醒。

    少女不喊还好,一喊之下,李空方寸大乱。

    本身修为就不高,只凭着七步罡气带动自身,游走在奎木狼的利爪之下,寸把长的獠牙尖锐无比,轻轻一碰,就有丧命之余。

    “给我闭嘴......”少女大喊提示,不但没有帮到李空,反而令他更加紧张,他脾气本来就不好,刚才少女一叫,胸口又被奎木狼的利爪给划伤。

    鲜血淋漓,惨不忍睹。

    少女被李空喝斥,愣在当场。

    “小心你后背!”

    刚想骂李空不识好人心,却见第二只奎木狼凭空出现。少女慌忙躲闪,但她身子太虚,加之刚刚解除禁法,没跑两步就摔倒在地。

    眼看奎木狼獠牙利齿朝她扑来,李空又分身乏术,只得再次施展通天指。

    通天指虽然霸道,但所需灵气也极为磅礴,以他这点修为根本无法连续施展,此事强行施展,伤到了根基,口中吐血再所难免。

    驴脸男子早已从地上爬起,眼看云空又有雷电落下,吓的亡魂大冒,哪里还敢多待!

    加之此前,连续施法,消耗了他大量灵气,此时脸色已是发白,若是再遭雷击,很可能丧命于此,急切思索,最终只能撤去法术,提气升空,消失在夜幕中。

    驴脸男子一走,李空七窍流血,轰然倒地。

    几时醒的,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醒后看到少女正在给他喂水,用的是盛鱼汤的碗,舀水的勺子是竹子做的,应该是少女自己倒弄的,上面还有竹子的清香。

    “感觉怎么样?”少女见李空睁眼,柔声问道。

    “我没事,你的伤......”

    “我从你屋中找到了金疮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少女放下碗来,拿起盆里的麻巾为他敷在额头。“你发烧了,别说话。”

    “可我感觉很清醒,你伤势那么重,怎么可能只凭一点药物就能痊愈,我去捉条鱼来,给你烧补补。”李空要起身。

    “别动,你身上还有伤。”少女语气加重。

    李空疑惑,掀开被褥,身上被裹的跟个粽子似的。“为什么感觉不到疼痛?”

    “没感觉?”

    “恩,一点感觉也没有。”

    “遭了,你伤到了根基,很可能快要死了。”少女吓了一跳,探手去摸李空额头,冰凉刺骨,没有一丝温度。

    “刚才还很烫!”

    “我要死了?”李空腾地坐起。“我还没娶媳妇呢,不能死。”

    少女想笑,可她笑不出口,强忍悲哀。“我也是听阿爹他们说的,人在要死的时候,是没有痛觉的,而且你额头上没有一点温度。”

    李空不信,三下五除二,解开身上包裹严实的纱布,冲出了屋外。

    “李空,你去哪儿?”

    “去找我师父。”

    声音回荡在空旷的山野中,当少女追出去的时候,李空已经跑远。

    李空跪在他师父的坟前,这坟里还有大洞真人,紫阳真人和云风真人。

    “师父,徒儿给你丢脸了,龟甲玄文一片还没去找,自己就快死了。云风师父,你的通天指着实犀利,我把坏人打跑了,却也因此伤了根基,耗尽了真元,恐怖是活不了了。

    紫阳师父,虽然你没能将紫阳真气传我,但我从你袖中找到了紫阳真气的修炼法门,叫你一声紫阳师父不知道你会不会嫌弃我这个废物。

    大洞师父,你给的龟甲,我看了,但只看了一遍,你不要怀疑我的记忆,实话告诉你,我看一遍就可以一字不差的背出来。

    可是,龟甲玄文太过深奥,我一看就头疼,本想日后慢慢研究,但这下可好,我快要翘了,要下去陪你们了。

    师父,你们此前说,龟甲玄文共有九片,被你们寻到四片,加上你传我的一百零八字真诀和大洞真人给我的一片龟甲,剩下的两片你们藏在哪儿了?”

    坟堆前只有呼呼的风声,哪里有人理会李空。

    “智有穷时,人无穷志。”阴风刮过,一个糟老头出现在李空面前。

    “师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