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者投资魔神吞天笔趣阁 > 第249章 自食恶果
    “你这孩子,管他死活干什么?!”

    “没看到他刚才怎么对你的?这种人有了点钱就不把我们放在眼里,真要是嫁过去,岂不是天天受欺负?”

    王慧珍丝毫没有良心不安,毕竟在巨额的金钱面前,没有几个人能抵挡诱惑!

    一百万啊,足够一家人舒舒服服过完后半生了!

    看柳冰还在犹豫,又缓和口气“女儿,我这可是都为了你和小杰好。以后有了这笔钱,你们拿去做生意肯定赚钱,到时候还需要看谁的脸色?至于钟奇波,就别管了。他老板能大方拿出五万出来,一百万估计也不算什么。到时候就伪装成是被其他人偷了,不会有事情的。”

    三人早已经商量好,等灌醉叶岩和钟奇波后,就把钱拿出来。

    车子停在外面,被偷也不是什么稀奇事。

    即使知道是犯罪,但也没有想太多,一切都计划好了。即使是柳冰,面对这么大的诱惑,也忍不住心痒。

    四年来,柳冰确实心态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因为家庭原因,她始终处于自卑状态。看着大学里那些有人男生给女朋友各种买东西,甚至宿舍都有个女生天天炫耀,心里更羡慕了。

    虽然钟奇波偶尔会给她买点东西,可比起那些真正有钱的,完全不值一提。

    若不是多年的感情,她甚至都有别的想法,最后才按耐住!

    就在恍惚的时候,柳杰已经迫不及待的来到了院子里,红色车子停在外面。

    三人站在车窗外,没有人注意到已经醉死的两人......“妈,姐,你们让开下,我先破开窗户!”

    柳杰拿着扳手,脸上写满了兴奋,狠狠的砸在上面!

    咔嚓!

    车窗虽然坚固,但也经不起这么砸,很快就碎裂了。

    碰!

    碰!

    碰!

    连续几下后,窗户被打碎,玻璃飞溅的到处都是。

    “钱呢?”

    打开车门,柳杰看着里面,发现装着钱的袋子并没在里面,顿时一惊,不会离开的时候又存进去了吧。

    真要是这样,那这场戏就白玩了!

    “再看看,应该在里面!”王慧珍还是不死心,在车里翻找。

    “会不会在后备箱?”

    两人找了半天都没有什么发现,有些奇怪,很快就想到唯一可以藏东西的地方。

    于是又找来了工具,硬生生将后备箱给撬开,声音回荡在整个院子。幸好这里的人都习惯早睡,应该不会有人注意。

    打开后,那个黑色行李袋果然在里面,几人兴奋到不行。

    “哈哈,这下真的发财了,以后咱们家就是百万富翁了!”柳杰颤颤巍巍的拿起袋子,兴奋到极限。

    百万富翁,这是什么概念,就是在整个镇子都不一定有一个!

    “快,把钱拿出来,袋子扔出去烧掉!”

    为了不留下证据,王慧珍赶紧吩咐,自己也准备搬钱。想到那么多钱,整个人都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哗啦!

    柳杰抢先一步打开拉链,随即脸色剧变。

    因为里面并不是钱,而是一对爆竹!

    而且,行李袋的拉链打开后,刚好启动了装置!

    轰隆!!

    一声冲天巨响,大片火花爆开。

    “啊!!”

    除了巨大的爆开声音,还掺杂了柳杰的惨叫声,捂着脸在地上打滚。

    王慧珍和柳冰吓的连连后退,要是再凑近点,下场也和那家伙差不多了.....袋子里明明是一百万,怎么会变成爆竹,还刚好拉开就爆炸了?

    “儿子,你没事吧!”

    看到满地打滚的柳杰,王慧珍赶紧过去,吓的脸色惨白,生怕出什么事情。

    虽然他的成绩不如姐姐那么好,但儿子始终是传宗接代的人,平时都是带着偏心的。

    由于离爆炸中心最近,他整张脸都炸伤了,布满鲜血,到处都是伤口,看的王慧珍心如刀绞。

    “愣着干什么,赶快送你弟弟到医院去!”王慧珍哭的昏天黑地,朝着里面怒骂“肯定是那两个畜生干的,我要弄死他们!”

    “弄死我们?你确定?”

    话刚说完,叶岩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在她们惊愕的目光下,叶岩和钟奇波走了出来。

    两人其实都没醉,只是假装趴下了而已。从柳冰叫钟奇波回去的时候,叶岩就感觉到不对劲。

    于是先将一百万藏起来,连同钟奇波的十万,又买了爆竹放在里面,将引线接到拉链上。要是这一家没打钱的注意,什么事情都没有。

    很可惜,这家人的行为证明了什么叫自食恶果!

    “你,你没醉!”柳冰瞪大眼睛,身体微微颤抖。

    “我们要是真醉了,是不是你都能看着她把我们杀了?”

    钟奇波冷笑着。

    眼中已经没有爱意,只剩下冰冷和失望。他怀着最后一丝希望,带头来还是湮灭了。

    这个女人,早已经变了,不值得他这么深爱!

    “我,我没有.....”柳冰低着头,还想辩解。

    “你炸伤我儿子,我跟你们没完!”

    王慧珍可不管那么多,自己儿子受伤,脸都毁了,不说一辈子完了,但绝对会影响。

    怎么可能冷静!

    “哼,是嘛?爆竹在我的后备箱锁着,你们自己撬开想偷东西,不小心处罚引线被炸伤,反倒赖我们了?”叶岩反问道。

    王慧珍哑口无言,这才想起是她想偷钱导致的后果,真闹起来,恐怕倒霉的还是自己!

    “这辆车值多少钱你们知道吗?打碎了车窗,又弄坏后备箱,你们起码要赔偿一万块钱。非法偷窃,还要坐牢。现在我马上报警,到时候让警察处理吧。”叶岩可没打算这样算了,对付这种人,不能心软。

    “不要!”

    柳冰梨花带雨的跑过来哀求“我弟弟都这样了,就算了吧,是我们不对!”

    “钟奇波,看在我们的情分上,不要报警。我弟弟的事情也不计较了,可以吗?”

    就算柳杰被炸伤,偷窃和破坏他人财物的事情依旧存在,两人不用负法律责任。

    真要是报警处理,一家三口恐怕都要坐牢了,她不得不求钟奇波。

    “你决定吧。”

    叶岩叹了口气,将权利交给他。

    “算了吧,他们也受到惩罚。车钱我赔给你,可以吗?”钟奇波深吸口气,还是没狠下心。

    如今一切都看透了,这个婚注定结不了。

    但感情不可能说没就没了,就当有个了断。想到为了这段几年的感情做出的努力,到头来换成这样的结果,心里无比悲凉。

    叶岩点点头,尊重他的想法。

    如果这家人真的悔悟了,哪怕是冲着钱去,都能继续这段感情。可惜,贪婪断送了一切。

    “对不起...”

    柳冰知道自己已经挽回不了什么,但还是道了歉。

    “嗯。”

    钟奇波没说什么,转身离开。

    .....车子在黑夜中行驶着,谁都没有说话。

    良久,叶岩主动开口“抱歉,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弄成这样。”

    他本来也只是想试探下,但事实证明人性真的禁不起考验。他本来可以继续自己的美梦,却被打醒了。

    “和你没关系,就算没有这次,以后也会发生。早点看清楚,总比以后越陷越深要好吧。”钟奇波没有怪任何人,苦笑着。

    “你能想通就好,好女孩多的是,或许永远比不了第一个喜欢的人。但生活始终得继续,有时候遗憾也是不能避免的事情。”

    “谢谢....”

    来到省城已经是后半夜了,钟奇波回到房间休息,正好平复下心情。

    至于叶岩索性也不走了,早就困得不行,疲劳驾驶可是很危险的,索性就找了个地方睡觉,明天再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