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者投资魔神吞天笔趣阁 > 第247章 斗米恩,升米仇
    面对王慧珍的咄咄逼人,整个屋子的气氛几乎降到了冰点。

    如果是叶岩这个局外人的话,恐怕早就骂一句:考虑你大爷,你干脆把柳冰拖到市场上去拍卖算了!

    可他心里清楚,这件事情他插不上手。钟奇波曾经为了这件事情,甚至差点背叛了合作。幸好最后悬崖勒马,为了表示悔意,连李辉给的钱都退回去了。

    他是真心喜欢柳冰的,就像未来网络上的一句话,如果不是真的喜欢,谁愿意当舔狗。

    如今这个情况只能看他该如何去选择了,他非要答应的话,叶岩可以拿出十万块钱给他作为彩礼钱。

    但钟奇波应该也很清楚,这次答应,就只是个开始。不说远了,以这家人的个性,等到婚礼那天多半还要加价,否则连婚礼都不给你举办,就是个无底洞!

    “呼!!”

    钟奇波沉默了下,不知道在想什么,脸上露出悲凉和失望。

    最后,还是把目光对准柳冰,道“我最后问你一次,这个婚,你到底想不想结!”

    “我.....”

    “我当然想了,只是你也知道我家的情况。我妈把我养大,真的很幸苦。”

    柳冰多少知道点愧疚,终于说了一句“妈,他一口气可能拿不出这么多钱。要不婚事还是先定下来,等他有钱了再说。”

    “定下来?怎么定?告诉亲戚朋友,我女儿交了个男朋友,但没钱给彩礼,先欠着把结婚证领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真是个赔钱货,这点事情你怎么就想不到!”王慧珍说什么都不同意,厉声呵斥。

    “钟奇波,别说我这个当阿姨的为难你。我可以保证是最后一次,给你几天时间想想办法。要是没钱,这个婚就别想我点头,除非我死了!反正你不是有个有钱的老板吗,找他要点不难吧。?

    “我知道了,在你们眼里,就只有钱对吧。”

    看到柳冰这不咸不淡的态度,钟奇波心里也彻底明白,苦笑连连。自己,从头到尾都只是个提款机而已......“哼,没有钱,你拿什么给我女儿幸福?”王慧珍反问。

    几人正说着,没人注意到叶岩突然间离开。

    没过多久,又折返回来,提着个行李袋,放在钟奇波面前,一把拉开,里面是装满了钞票!

    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看到这一幕,王慧珍一家惊讶的长大嘴巴,这里装的是整整一百万的现金!

    就连钟奇波都傻眼了,问道“你,你这是什么意思?”

    “经理,忘了跟你说,这是老板给你一百万。他想成立个子公司,让你负责,这是启动资金,全权交给你来花费。而且说了,除了重大事件,他不会过问什么。而且每个月公司的纯利润中,分给你百分之五十的股份。”叶岩解释道。

    这笔钱他来的时候就在银行取好了,猜到会有这种可能。如果谈成了,他也不说什么。

    要是被羞辱,就用这招狠狠打这一家拜金主义的脸!

    “什么!”

    如果叶岩真的是助理,他肯定不会相信,但这话是叶岩当众说的,真实性不用怀疑。

    王慧珍表情凝固着,看着那一堆钱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一百万,还可以自行支配。那你偷偷挪动个一二十万都没问题,而且子公司还有五成的收入,相当于百万企业的半个老板了!

    这哪里是领工资的总监,完全就是大公司股东了!

    想到这里,王慧珍瞬间就变了脸,挤出笑容“哎呀,这是干嘛?小钟,刚才阿姨态度有点不好,也是为了你们的幸福。老板既然这么看中你,阿姨也不说什么了,我们还是谈一谈婚事吧。”

    “婚事?”

    “抱歉,这是老板的钱,我一分都不会私吞!还有,我现在不是很想谈了,再见。”

    钟奇波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冷冷一笑。

    别说叶岩在这里,就算是不在,他也不会做出挪用公款的事情。该看到的,他都看到了,或许自己真的要好好考虑下。

    说吧,提着一百万离开。

    王慧珍一家目瞪口呆。

    本来以为他只是个充大头的家伙,没想到真是个前途无限的人,毫不顾忌脸面的喊到“柳冰,愣着干什么,去把人留下啊!”

    一百万,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可是天文数字!

    叶岩和钟奇波走出院子,将钱放回车里。

    此时柳冰还是走出来,拦住二人“钟奇波,你到底什么意思,用这种方式来羞辱我吗?!”

    “是谁羞辱谁,你还不清楚?柳冰,我对你怎么样,应该很清楚吧。我知道你妈妈养大你不容易,但我要娶的人是你,不是你们一家!如果你非要这样,那就去找个能答应你条件的人吧,我不配!”

    钟奇波语气冰冷,对于她,心里也失望了。

    两人曾经说过会永远在一起,但现实却不得不让他低头....“钟奇波!”

    听着柳冰的呼喊声,他还是没有选择留下来。

    一路上,两人都很沉闷。

    钟奇波还是哭了,不停擦着眼泪。这么多年感情,要是一点不在乎绝对不可能。

    只是弄到现在这个局面,谁也没办法,感情,只是婚姻的第一步,也是最简单的一步。

    残忍而真实。

    “好了,咱们找个地方喝酒吧,我请客。”

    开了一阵后,叶岩缓缓说道。他不是当事人,没资格劝人家想开和大度,毕竟棒子没打在自己身上永远不知道有多疼。

    男人之间,最好的舒缓方式就是喝酒,其他的都不用说。

    “不用了,省城那边已经离开两天了,还是先过去吧。”钟奇波强定心神。

    “唉,你这样哪有心情工作。听我的,去喝几杯,明天再过去,今天好好休息下。”

    由于不熟悉,叶岩开车在青阳镇跑了半天才找到一家饭馆。

    咕噜咕噜!

    钟奇波饭没吃几口,就灌了自己两瓶啤酒,已经有了三分醉意。

    “别喝那么急,伤身,吃点东西吧。”叶岩劝道。

    “谢谢。”

    “叶岩,你和你妻子遇到过这种事情吗?”

    苦闷的他叹了口气,两人谈起心事。

    “我倒是没遇到过,若曦是个很好的女孩,甚至当初我都放弃结婚的念头,是她坚持嫁给我。人和人的感情,有时候确实不同吧。”

    叶岩将当初欠债,入赘的事情说出来。甚至在上一世,她最后连秦若曦和母亲都没有保住。

    “是啊,大学四年,我一直在外面闯荡,和她联系的机会都不多。少了陪伴,再深厚的感情都会变淡吧。那时候我落榜,但还是努力照顾她。大学四年的费用,都是我出的,就连他弟弟的学费都给了不少。本以为这样能让她一家知道我的诚意,没想到....”说道这里,钟奇波又喝了一口。

    “谁说不是呢,想通了就好。”

    这种事情并不鲜见,斗米恩,升米仇,永远都会上演。

    你对人家越好,越会被别人当成理所应当,到头来哪天不给了,反而把你当成仇人似的。

    这就是人心的丑陋。

    “叶岩,几年的感情,我不想这么放弃!”钟奇波又哭起来,像个孩子似的。

    不管怎么样,他还是放不下,始终带着希望。觉得,只要再付出一点,就能让所有事情变好。

    即使知道,这些事情本身就希望渺茫。

    “好好想一想接下来怎么做,我都支持你。”叶岩笑了笑。

    他可以帮钟奇波这一次,但不会永远帮,这是他的原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