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王者投资魔神吞天笔趣阁 > 第16章 十倍奉还
    哗啦!!

    孙大海刀落下的一瞬间,洪明也动了,抓起个东西狠狠的砸在他后背上!

    其他人早就看不下去了,全都一窝蜂按住孙大海。

    “你们干什么!造反是不是!”

    可已经没有人回答他了,只等待叶岩的命令.......“若曦!”

    叶岩几乎是跪着扑上去,将她抱在怀里,泪如雨下“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

    “老公,我想你了。”

    感受着叶岩的怀抱,秦若曦变的很虚弱,却也很满足,沉沉睡去,粉颈上那道血痕触目惊心!

    由于洪明及时出手,孙大海并没有划伤她的脸,只是划破脖子上的皮肤,并不严重,治疗下就能恢复如初。

    即使是这样,叶岩依旧心如刀绞!

    “若曦,等我下。”

    将她暂时放在沙发上后,叶岩转身仿佛变成了恶魔!

    噗嗤!!

    “啊!!!”

    那把伤害秦若曦的利刃,狠狠的刺穿了孙大海的手掌,连同地板一并刺穿!

    “我说过,这是我们的恩怨,你不该祸及她。”

    叶岩抽出利刃,刺向了另外一处地方!

    整整十刀,都在不致命,却又疼痛无比的地方,每一下都如万箭穿心般痛苦!

    孙大海硬生生疼晕过去,表情保持着狰狞。

    她受到的伤害,叶岩便十倍还回去....“剩下的交给你们了。”

    结束后,叶岩丢下一句话,抱着秦若曦离开。

    毫无意外,孙大海被赶来的警方人员抓捕,至于身上的伤口,所有人都证明是他发疯自残。

    这个仇恨终于结束了。

    秦若曦在医院里休养了两天便出院了,除了有点轻微脑震荡之外,基本上没有大碍。

    面对秦若曦的质问,叶岩只能谎称那笔钱是帮老板借的,她去之前已经还清。

    知道真相的她这才松了口气,不再多说。

    至于身上的伤,也没告诉父母,只说是出了点车祸,怕李秋借题发挥。

    ........周一的秦若曦还是坚持上班,让她半点办法都没有,只能答应。

    趁这个机会,叶岩也来到城南看看母亲,准备接她换个地方住。

    这里是老城区,虽然在城市划分下,但居民已经不多了,经济大多也只是小本生意。

    当初张慧兰为了凑齐上学的费用,离开老家在这里租了个廉价房,买了个菜摊,每天起早贪黑的工作,很幸苦。

    之前因为借款的事情,叶岩入赘到秦若曦一家,而张慧兰没脸一起住,让他心里很过意不去。

    如今自己赚钱了,母亲再也不用过苦日子了。

    “妈怎么不在这里?”

    按照时间,张慧兰应该在菜市场,可摊位却变成别的人。

    经过大厅,半个月前她把菜市场的摊位卖掉了,至于去干什么谁也不知道。

    叶岩心头一惊,有种不好的预感,立刻往出租房赶过去!

    “妈?”

    半路上,叶岩看到母亲。

    张慧兰手里提着个大袋子,装着一些瓶瓶罐罐,有些吃力的拖着。

    一对小情侣坐在那里说话,旁边放着个喝完的饮料瓶。

    “两位,这个瓶子你们还要吗?”张蕙兰小声询问。

    小情侣皱起眉头,脸上写满厌恶。

    男的将瓶子仍在她脚下“拿去,别靠过来!”

    “对不起对不起!”

    张蕙兰捡起来,不停道歉,生怕打扰到人家。

    这一幕让叶岩很意外,心脏剧烈颤抖,怎么会这样?

    “妈!!”

    “小岩,你怎么来了?”

    看着叶岩过来,张蕙兰不知所措,赶紧解释“那个,我就是随便捡点瓶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你这会不上班吗,怎么跑出来了。”

    “我.....”

    “妈,我们回去再说。”

    叶岩眼眶发红,更加愧疚了。

    两人回到小屋,是个十平米的地方,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个做饭的气灶,连窗户都没有,空气有些难闻。

    而张慧兰就在这里,供叶岩读完四年大学.....“小岩,你等下!”

    不等他开口,张慧兰从衣服里侧拿出个布包,里面有几张百元大钞,十元,五元,甚至零碎钱。

    “这里有一千块钱,你拿去买点东西给若曦和她父母,估计人家心里还有怨气。”

    这一幕,叶岩眼泪不争气的掉下来。

    “你这孩子,哭什么呢,妈挺好的。以后好好工作,妈还等着你给咱们家抱个孙子呢。”

    这下叶岩明白了,张慧兰把市场的摊位卖掉,凑了一千块给自己。她没有收入来源,只能捡垃圾,都是为了自己!

    “妈,不用了,我现在有钱。走,这里咱不住了,换个地方。”叶岩擦了擦眼泪,目光坚定。

    “你瞎说什么呢,妈住这挺好的。把钱拿着,有时间多陪陪若曦,咱们家可欠了她不少。”

    张慧兰哪里相信这话,继续把钱往叶岩手上塞。

    叶岩正要解释,门口一个大嗓门吼起来“喂,张慧兰,给我出来下!”

    随后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女人走进来,吓的张慧兰赶紧把钱收起来,生怕她看到。

    “陈姐,我儿子来了,有事等会说吧。”

    这个女人是这片廉租房的房东,叶岩对她的印象只有尖酸刻薄,尤其是对外地来的租客,很讨厌。

    但奈何人家这里的租金便宜,租户们没少被欺负,但也只能选择忍着,否则一言不合就把人赶走。

    “哟,你那出息的儿子也来了,稀客啊。”

    房东嘴角咧着,眼尖的她还是发现张慧兰藏起来的钱“哟,挺有钱的啊,你儿子这是发财了?”

    “我.....”张慧兰欲言又止。

    “少废话,有钱赶紧把房租给我交齐,不然今天就给我滚蛋!”看到对方有钱,房东声音更大了。

    “陈姐,房租我这个月已经交了啊。”

    “是交了,但现在规矩变了!”

    “从这个月开始,所有住户都要压一个月租金,不然等以后退房弄坏什么,我连人找不到!”

    叶岩目光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