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分身真是强到爆炸最新章节列表 > 第一百五十三章暗能量抵御!
    “别笑了!你以为你是狂笑三杰吗?”

    “he~”黑袍的笑强行收了回去,发出奇怪的声音。

    “咳咳!”吐出一口不小心咽下的浊气,黑袍再次闭口不言。

    “无天计划到底是什么!你们这些所谓的暗之苗裔,到底从何而来?”

    黑袍斜睨了左修云一下。

    “你们是什么时候策反孙长庚的?”

    黑袍直接闭眼。

    能量之鞭再度出现,这次有十根!

    “啪!……”

    十根长鞭同时破空,高压下的空气不断爆破。

    “撕啦!”

    黑袍上半身的衣服再也承受不了这样的打击,彻底破碎,露出下面瘦削、满是伤痕的身体。

    见此,左修云的脸部肌肉不自觉地跳了下。

    “看样子,你们确实来自于异地,如此瘦弱不堪的躯体竟也能爆发出巨大的力量……”

    “呵!别想再套话了!同样的当我不会上第二次!”感受到左修云像是要剖开他的目光,黑袍睁眼怒视左修云。

    “你可以不说。”左修云和善的微笑,“其实,我也想知道你们,与我们,到底有何差异!”

    白色的圆环将黑袍拉起,悬挂在空气中。

    “腾!”

    红色的火苗在左修云的指尖吞吐。

    “灼心炎!”

    话音刚落,火焰迅速由红变橙再变得近乎白色。

    “去!”

    金白色的火焰跳脱出去,落在黑袍的胸膛。

    “哈啊—”

    黑袍的惨叫转瞬即逝,火焰消失,在原地留下一片焦黑。

    一股子肉被碳化的味道弥漫在空气中。

    “你以为结束了吗?”左修云的笑容依旧。

    黑袍原本因神经坏死不再抽搐的面庞猛地抬起,黑得发亮的眼珠中闪烁着惊惶。

    左修云左手的三根手指轻捻。

    “(⊙﹏⊙)呃啊啊——”

    这一秒,黑袍终于明白,那火为什么要叫灼心炎……

    一缕发丝粗细的火焰悄然钻进他的心脏,在心房内缓缓放出热量炙烤!

    左修云停下搓动的手指,看着大汗淋漓的黑袍:“舒服吗?如果觉得差点意思,再多一会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灼心之痛让黑袍再也无法闭嘴,怒吼道:“你是魔鬼吗!”

    “魔鬼?”左修云脸上的笑容敛去,“到底谁是魔鬼!你可知道,黑暗每多一天,有多少人、多少生物会因此死去!”

    “哼!”黑袍满腔的怒意一滞。

    接着反应过来嘶吼道:“那又怎么样!你可知道,我们暗之苗裔已经在黑暗中待了无数年!每日与梦魇为伴的日子,我们受够了!”

    “这么说来神话中的逢魔之日也是由你们而起!”

    丘巳以的声音传入两人的耳中。

    左修云顺着声音望去,丘巳以带着谢安、赵化之背着体术分身、胡沁雅正押着半昏迷的孙长庚缓缓而来。

    “解决了?”

    “解决了。”

    左修云扶起半个身子挂在丘巳以身上的谢安,捏碎一块乳白色晶体,将其中的液体滴入他的口中。

    不过几秒,谢安的伤势便迅速恢复,支撑着站了起来。

    “别动,我帮你祛除残余的暗能量!”左修云右手压上他的肩膀,一个小型的驱魔之阵印上。

    光华闪烁,缕缕灰黑色的能量从谢安的毛孔中散出。

    “好了!”左修云收手。

    “嘎嘣!”

    谢安直起身子,舒展筋骨。

    “这次差点栽了!左兄,多谢了!”

    “不客气!我们能及时赶到,也靠的是你的学生!”左修云cue了赵化之一下。

    谢安立刻回头,走到赵化之的面前:“化之,这次多亏了你!没想到你居然能够击败比你高出一到两个境界的那个司校五!要知道,当初其实我们并没有抱什么希望……”

    唏嘘感叹间就要向着赵化之行礼。

    “诶!谢校长,不用这样!”

    赵化之放下体术分身,连忙伸手搀扶,却被沛然大力顶开,结结实实的受了一礼!

    “你小子还想拦着我?”礼毕,谢安抬起头哈哈大笑。

    “我可不是什么老古董!道谢就是道谢,无关年龄、无关修为!”

    “校长,您真是太……”

    “你就是,赵化之说的那个朋友?”

    左修云用阵法幻化的光环锁住孙长庚,然后给体术分身吃了颗药,有些奇怪的看着体术分身逐渐恢复。

    “是!”体术分身被看得头皮发麻。

    “你们两是不是有什么血缘上的关系?”左修云指了指赵化之和体术分身。

    体术分身脑袋上的一根筋猛地跳了下,赵化之这边也有些紧张。

    “也许吧!”体术分身压了压头上的帽子,“听您这么一说,当初我和赵化之一见如故,很快就成为了很好的朋友,可能正是这个原因!”

    “介不介意,我探查下?毕竟,你和谢校长都被孙长庚打到重伤,既然谢校长体内有暗能量残余,你也很可能会有,我帮你祛除它们!”

    “……好!”迟疑了下,本着对系统的信任,赵化之让体术分身上前接受探查。

    左修云将手搭在体术分身的后背上。

    “你是体修?”强健的肌肉是左修云的第一印象。

    “没错!”

    “你修炼的是什么流派?最近在上洛出现的龙脉流?”说到这里,左修云突然收回手。

    “对,您这是?”

    “不用探查了!”左修云摆手。

    “左兄!是不是龙脉流有什么忌讳?还是犯了你们左家的族规?”谢安第一个反应过来。

    “忌讳嘛,有!但他现在的这个境界还达不到让我犯忌讳的地步。”左修云摇头,“更谈不上我们左家的族规了!”

    “那是为何?”丘巳以也有些好奇,怎么查的好好的就收手了呢。

    “暗能量对龙脉流不起作用!”左修云看了所有人一眼,轻声说道。

    “什么?!那岂不是说龙脉流克制这些黑袍人了?”谢安又惊又喜。

    “可以这么说!”

    “但为什么暗能量对龙脉流无效?”谢安有了新的疑问。

    “赵化之之前跟我们说过,上面的通道里有一块,很可能是赤皇留下的石碑,你们都知道吧!”左修云没有正面回答。

    “知道!”所有人齐声道。

    “碑文上有那么一段,讲述的是赤皇的修炼,修炼了可能是百年也可能是千、万年,你们注意到他的修炼环境了吗?”

    不等几人回答他继续说道:“我注意到,他是逢魔之时降生的,也就是说从他出生到迎回太阳,都是处于黑暗之中,暗能量应该是环境的主调!”

    “也就是说赤皇不怕暗能量,或是能够将暗能量化为己用!”丘巳以有些猜想。

    “我们左家有个传说。说是史前时代,赤皇一族是流淌着龙脉的龙人!”

    “对了!神话里,世界就是由龙祖开辟的!”胡沁雅也想到了些东西。

    “没错!再加上这些黑袍说他们是祖龙创世后,被安排为世界带来黑夜……很显然,祖龙一定能够操控暗能量,依次推理,龙人也不会惧怕暗能量,这样算来,继承了龙脉之力的龙脉流体修起码,不至于被暗能量感染!”

    “逻辑没有问题,可左兄你是如何确定的呢?我印象中,戍卫部队副总长可不是只靠推理就笃定一切的人!”谢安还是有些疑惑。

    “你们看!”

    征得体术分身同意后,左修云掀起体术分身的上衣,露出雄壮的身躯。

    “霸下!它的嘴里好像在吃什么!”胡沁雅因为离得近,第一个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