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DNF遇上哈利波特起点 > 第192章 灰蒙蒙的世界
    “可惜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奈雅丽轻咬嘴唇,凶巴巴地说道。

    现在正是高潮的时候,卡尔这货居然又拉长调子吊着众人的胃口。

    “唉,你们让我重新组织一下语言好不好……”

    卡尔叹了口气,又摇了摇头,好似在惋惜什么。好几分钟后,他才重新开口。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就在他们步入神圣婚姻殿堂的三年后,那一年是1985年,埃尔芬斯通被一种叫做毒触手的魔法植物咬伤,米勒娃骑着扫帚带着他在还没有到达圣芒戈之前就逝世了……”

    “亲眼目睹爱人死在自己的怀里,当时的米勒娃近乎彻底绝望。在邓布利多教授的开导之下,很长时间才走出了那段阴影。”

    “像她这样骄傲的人,绝对无法忍受自己一个人呆在小屋里的感觉。所以在举行完了埃尔芬斯通的葬礼过后,她收拾好了自己所有的行李。带着在这些年来和埃尔芬斯通经历的点点滴滴回忆,搬回了霍格沃茨主城堡二楼,那里既是她的办公室也是她的居所……”

    “从此,她才成为了我们所熟知的麦格教授……”

    卡尔声音低沉地缓缓结束了最后一句话……

    赫敏此刻眼睛红红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麦格教授的悲惨遭遇让善良的她感到极其难受。

    罗恩和哈利心中也不是什么滋味儿,他俩先前还以为是那个什么埃尔芬斯通最后找到了新欢,抛弃了旧爱。没想到这背后的故事竟如此曲折……

    “等等,既然埃尔芬斯通被毒触手弄伤,那为什么麦格教授不用幻影移形和飞路粉而要骑着扫把去?”

    这时候麦格教授的操作触及到了哈利的盲区,他立马急切地问道。

    而卡尔则是用一副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没文化,真可怕。

    “无论是幻影移形还是飞路粉,都是属于空间层次上的高级应用,特别是幻影移形,如果不熟练使用的话可能上半身瞬移出去了下半身还停留在原地,那种效果可是致命的。

    毒触手作为一种带有剧毒性的魔法植物,在空间旅行中次元的力量笼罩之下可能瞬间就会扩散至全身,那样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奈雅丽语气有些复杂的开口,虽然在麦格教授身上发生的这种事情在她漫长的岁月中早已司空见惯,之前在她心目中甚至可能半点波澜也没有。

    但自从和卡尔在一起后,似乎一切都变了……

    “会开心,会激动。原来,这才是我吗……”

    奈雅丽握紧了白皙的手掌,而后又缓缓松开。

    把手握紧,里面什么也没有,把手松开,你得到的是一切……

    她嘴角缓缓扬起一丝幸福的微笑,她已经逐步领悟到了句话的含义……

    “嘿!你不要和我们说斯内普的事情吗?刚才扯了一下,怎么直接把麦格教授的生平扯出来了?”

    哈利回味了一下卡尔刚才讲的有关于麦格教授的过去,猛的一拍大腿,什么情况,说好的讲为什么斯内普总是针对他的呢?

    “刚才都叫你们不要打断我了,我这人有时候不知不觉地就会唠嗑到别处去……”

    卡尔没好气地直接反怼了回去。

    “斯内普的事情刚才我讲到了哪里了?”

    卡尔重新在脑海中调整思路问道。

    “你刚才讲到斯内普出生的背景和环境了!”

    罗恩从刚才的故事中回过神来,脸上残留着意犹未尽的神色。

    “哦,这样啊,那你们闭上嘴巴听好了,这次可不许再打断我!”

    卡尔拿起茶杯,再次喝了口茶,悠然地道起了从前。

    如果斯内普在这里肯定会大骂卡尔,你可瞎几把拉倒吧,本王子的普林斯王朝都亡了,这会儿还要被你掘出来鞭尸……

    “和麦格教授与两位爱人相亲相爱不同,斯内普的母亲艾琳·普林斯不知道怎么瞎了眼,看上了一个有暴力倾向的男人——托比亚·斯内普。

    他那个无能的父亲并不爱他和他的妈妈,而无能和暴力这两个词同时放在一个男人身上,通常都伴随着大量的酒精。

    但作为曾经的女巫,斯内普诞生之前最后的一位普林斯,艾琳也不是什么善茬。于是在托比亚每次喝醉之后他们两个之间从无故的争吵上升到大打出手都是家常便饭。

    十年间可怜的小西弗勒斯都是在父母的争吵中担惊受怕地度过,生怕哪一天厄运就会突然降临到自己的头顶,然后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

    屋子外面的工厂总是排放着大量的尾气,从记事起整个世界在他眼中都是灰蒙蒙的,这令人绝望的颜色甚至深入到他的骨髓里……”

    ……

    “一个有强烈家暴倾向、喜爱酗酒并且性格暴虐的父亲,再加上一个被生活硬生生摧残得面黄肌瘦、形如枯骨,每天都忍不住向他倾倒大量负面情绪的母亲。并且他们仨还一同住在英国老工业区垃圾成堆噪音严重、治安极差的蜘蛛尾巷里,这种环境之下成长起来的西弗勒斯可想而知。

    在这种艰难的条件下,他都能成为本世纪最伟大的几个魔药大师之一,并且出任斯莱特林学院的院长,我是真的很佩服他。”

    讲到这里的时候,卡尔突然发现,霍格沃茨的教授们可能比较顺的恐怕就只有弗立维和斯普劳特教授了,他俩整天都乐呵呵的。

    至于其他教授,各有各的不幸,黑魔法防御课教授就更不用说了,他们的身上甚至伴随着诅咒和不详。

    真的应了鲁迅先生(列夫托尔斯泰)的那句老话——幸福的人都是相似的,而不幸的人却各有各的不幸……

    听到这里的时候,善良的小女巫赫敏脸上已经有了些许同情的意味,女孩子总是那么多愁善感。

    而哈利则是紧紧地皱起了眉头,无父无母在姨妈家里受尽委屈长大的他开始将自己代入斯内普那父母健在却同样悲惨的人生。

    而罗恩就更不用说了,他从一出生就在父母的呵护下长大,虽然有时候他们会因为自己的调皮捣蛋发脾气,但那不是一个健康的家庭应该有的模样吗?

    所以他完全无法真切体会到斯内普年幼之时的那种绝望,顶多在心里默默轻叹上一句老蝙蝠以前真可怜之类的话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