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DNF遇上哈利波特起点 > 第141章 横扫印斯茅斯(第三更,求票票)
    一梭子子弹打在畸形的深潜者们身上发出一阵阵沉闷的响声,无数朵绿色的血之花朵盛开在雨夜之中,融入地面和雨水混合在一起,整个中央公园刹那间都沉浸在绿色的汪洋中。

    可惜大祭司没注意到的是,十来跟紫黑色的蔷薇荆棘正扎根在一些不起眼的墙角中,努力地吸食着那些绿色的血液。

    大祭司看着自己的同胞们一个个倒在血泊中,眼神中充斥着无尽的怒火。一直以来,都只有他们印斯茅斯人血祭活人的,什么时候轮到这些外来者来放肆?

    下一刻,他那万分诡异的饰冠金色光芒大放,夏天的雷雨天气为他提供了绝佳的战场。

    达贡本就是栖息在水下的邪神,祂从海洋中苏醒时甚至可以在南太平洋上立起大半个身子,而作为祂在异世界的大祭司,水这种东西几乎已经刻印到了他的骨髓里。

    一道又一道的巨大水柱从下水道井盖中喷涌而出,裹挟着无数恶臭垃圾气势汹汹地朝着尼克三人袭来。

    虽然他早已从卡尔的装饰之上看出他的不凡,明白他可能是一个实力极其强大的魔法师。但现在,还是尼克两人的重火力压制对他们这方危险来的更大。

    “永冻!”

    面对袭来的水柱卡尔当然不能坐视不管,几道看起来漆黑无比且散发着恶臭的水柱在他高昂的吟唱之下,冻结为黑色的冰柱。

    这些深潜者小喽啰交给艾丽娅他们合适无比,他可不能让这恶心的大祭司攻击到团里的两个主C。深潜者又不像食尸鬼一样防御力超高,作为半鱼半蛙的它们皮是很脆的,轻易就可以被子弹洞穿,最主要威胁的还是来自于它们身上散发出的精神污染。

    但,这个问题已经被祈愿之灵咒完美解决了……

    卡尔眼睛微眯,他明白印斯茅斯的高端战力绝对不可能只有一个大祭司。

    “得赶紧将他解决了才行……”

    卡尔做好打算,下一刻凌厉的时空磁场就横推了过去。

    还是同样的配方,还是同样的味道,不过和上一次的全体进攻不同。这一次,这个魔法只针对大祭司。

    无数雨点被这股力量莫名禁锢在半空不再落下,大祭司扭曲的脸一黑,立刻感受到了这股力量正气势汹汹地朝他碾压过来。

    “就这样也想杀我?”

    大祭司沙哑地狞笑道,头上的饰冠再次亮起光芒,半空中蓦然出现数道深潜者的投影朝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黑暗、污秽、邪恶的力量与紫色的次元力场开始了激烈的斗争。

    卡尔手一抬,一把造型精美的冰弓在他手上凝结,雨点落到他的掌心而后化作一根根锋利的冰之箭矢。

    弯弓,搭箭,一气呵成。

    十来只闪着寒光的散发着凛冽死亡气息的冰箭朝着大祭司的眉心、四肢以及致命的心脏激射过去,丝毫不留半点破绽,要的就是他的老命!

    而克雷特在印斯茅斯当了那么多年的大祭司,手段当然不止这些。卡尔可以利用雨滴制造冰弓,他一样能够利用其制造坚固的屏障。

    只见他手一挥,一道水柱立起而后扩散开来化作一层看起来薄薄的水之屏障。然而就是一层看上去一戳就破的屏障,却轻而易举地将数十只冰箭抵挡下来。

    “尼克,等会儿等我指令,你就扔手雷炸死他。告诉他什么叫做时代变了!”

    卡尔看了眼身旁的尼克,再次发动次元传音。

    后者立刻会意,几颗手雷随即悄无声息出现地在腰间。

    抵挡下卡尔的冰之箭矢之后,大祭司此刻也出手了。他双手结印,一个个古怪且正常人根本就做不到的手势在他那几乎可以和路飞比一比韧性的手上交替出现。

    一道散发着邪恶黑色光芒的光柱从他双手凝结而出。

    “去死吧!湮灭!”

    面对着大祭司凌厉的攻击,卡尔丝毫不敢托大。

    “次元·离子束!”

    一颗紫色的次元之石融入卡尔的右手,低声吟唱之间,似有一道巨大的紫色光柱照亮了大半个黑色的夜空。

    离子束摧枯拉朽般地攻破水之帷幕,来势不减地朝着大祭司那道黑色光柱射过去。

    两道光柱迸发无尽能量,四周原本就破烂不堪的建筑在这余波下纷纷倒塌,一时间整个战场灰尘漫天。

    “就是现在!”

    一道声音骤然在尼克心中响起,刹那间他扯下腰间数个手雷的拉环,猛的朝着半空中正在和卡尔激烈对拼的大祭司扔了过去。

    “砰!”

    黑暗中,一声格外不同的枪声也随之响起,狙击手先生也出手了,此刻他终于找到了最佳出手时机,一枚与众不同的子弹从暗处射出,目标正是大祭司的眉心。

    而最为一名狙击手,就要像一条毒蛇一样,潜伏在暗处,一出手,对方的领袖人物必然会死的不明不白。

    那种感觉,就好像天一黑,眼睛一闭再也什么都看不见。连思考死亡的时间都不会留给你,在尼尔出手的那一瞬间,他的很多目标几乎都意识不到自己的死亡。

    手雷剧烈的爆炸,两道光柱爆发时产生的巨大能量,再加上这一下致命的狙击,卡尔都不想思考大祭司扛不抗得住了,哪怕是他遭遇这般降维打击,妥妥地也要送出一血。

    但为了保险起见,卡尔还是用感知了一下对方是否还活着。

    不过很快他脸色一变,那股莫名的生命能量还没有消散殆尽,大祭司似乎还没死的样子……

    “克雷特,这次你要怎么感谢我,不如把你一半的血脉分给我当做报酬吧。我想喝你的血已经很久了,那一定会很美味……”

    在这个万分恐怖的雨夜,除了枪炮声、雨滴落在地上的声音以及深潜者们恐怖的嚎叫声之外,卡尔再也听不到其他声音了。

    然而这时候,一阵有节奏的高跟鞋踏过地面的忽然响起,与之对应的还有一道风铃般清脆的声音。

    这声音有如娟娟泉水般美妙,沁人心扉,又甜如浸蜜,让人倍感舒适,心旷神怡。

    然而,她说出来的话则是非同一般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