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40:不是我
     刘小天看到胡峰已经开始抽烟,自己也跟着抽起来。

      宿舍内的其他战士全都惊愕的瞪大了眼睛,虽然都知道这肯定不是一件好事,依然还是被二班长的处理方式所震惊。

      咣!

      二班长从另外一个兜子里面拿出了一个铁皮盒子,转身放在了桌子上面。

      “赵虎去给我往里面倒点水。”开口说道。

      “是!”

      赵虎拿过铁皮盒子跑出了宿舍,片刻后便端着半盒子水跑回来。

      “来,烟头扔里面。”二班长指着铁皮盒子对两人说道。

      两个人立马走上前把烟头扔进去。

      “继续抽。”

      二班长的这三个字让胡峰和刘小天同时瞪大了眼睛。

      “没有听懂?快点,别墨迹,继续抽。”二班长不断的催促道。

      “班长我肯定不抽烟了,我保证。”胡峰举着手坚定的说道。

      “班长我也是,我要是再碰一个根烟你说咋办就咋办。”刘小天跟着也表达了自己的决心和态度。

      二班长听完后努下嘴,冷笑一声:“呵呵,这才哪到哪,你们这么快就表态是不是有点太早了?”

      “不不不,一点都不早,班长你就放过我们一次吧。”胡峰苦苦的求饶道。

      二班长深吸一口气,向后倒退两步:“都给我站好了,你们几个家伙都给我听好了,我不管其他的部队怎么样,我们连队有明确的指示禁止吸烟,禁止喝酒,如果你们真的想要抽烟最好做好一切准备,因为我会让你们体验到什么叫生不如死。”

      “对于胡峰和刘小天昨天抽烟的事情我现在进行全班通报批评,他们两个刚刚说的话其他人都听见了吧?”

      “听见了!”

      众人齐声回答道。

      “好,我今天就暂且的放过你们两个,如果要是再有下一次,我就让你俩把这一盒烟吃下去,听见了没有?”

      “是!”

      “全体都有训练场集合。”

      二班长看到他们仓皇而逃的样子后忍不住偷笑几声,要知道当初自己还是名新兵的时候也会偷偷抽一根烟,直到被卢大旺抓住,他当时把自己折磨的可谓是生不如死。如果你见过一次抽一根烟,两根烟,甚至三根烟的话,那你一定没有见过一次抽十根烟的人。

      并且还要用塑料水桶把自己扣住。

      经过那一次想必烟瘾再大的人都会对它产生恐惧。

      其实不让战士抽烟更多的是为了战士的身体健康,众所周知香烟中的尼古丁会对我们身体的肺部造成伤害,久而久之就会影响我们的肺部健康,造成肺活量下降,这对于每天要训练的战士来说可不是一件好事。

      一行人来到训练场集合完毕,刘小天趁着二班长还没有来的时候低声冷言冷语的说了一句:“赵虎这件事是你说的吧?”

      一旁的赵虎扭头看了他一眼,一脸不解的问道:“啊?什么事情啊?”

      “你小子别给我装蒜,本来我以为你就是个憨憨,没想到还是个爱打小报告的人。”刘小天咬牙切齿的回答道。

      这个回答让本来就费解的赵虎变得更懵了。

      “刘小天你在说什么啊,我不知道什么小报告。”

      “呵呵,你不知道,好,那你就继续装吧。”刘小天发出两声冷笑。

      本想在多说几句的时候看到了从远处走来的班长,立刻就闭上嘴巴。

      赵虎因为训练中脑子里不断在思考这件事,导致自己在攀登固定的时候发起呆。

      二班长站在电线杆子下面仰头看着赵虎大声呵斥道:“赵虎你给我在那里挺尸呢?啊?干什么呢?”

      “一个个的就不能让我省点心吗?”

      “干嘛呢?发什么呆?”

      二班长的叫骂声不断响起。

      训练休息阶段二班长拽着赵虎的衣服把他拉到一旁。

      两眼死死的盯着他看了许久后问道:“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赵虎摇摇头。

      “那你发什么呆?”二班长继续问道。

      赵虎用舌天舔了一下嘴唇,眼睛不断的四处乱转就是不跟二班长对视。

      “说啊,到底怎么回事?”二班长的话语中明显充满了烦躁的气氛。

      “班长,我没事,我真的没事,咱还是回去继续训练吧。”

      “你没事?你确定你没事?”

      “我确定,我真的没事。”

      二班长可以确定他有事,但死活不说自己也不好一直追问,只能暂且先让他回去继续训练。

      训练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从上午到下午,从下午到晚上,赵虎推开健身房门准备训练的时候看到了正坐在里面的胡峰和刘小天两个人,他露着一拍大白牙笑着走过去:“哎,胡峰,刘小天你们两个也来训练啦。”十分友好的向他们打招呼。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纷纷从椅子上站起来,一左一右站在了赵虎的身旁。

      目光中充满了不友好,看的赵虎后背汗毛林立十分不舒服。

      “你们看我干什么。”赵虎十分不解的询问道。

      “赵虎你说我们平日里没有给你找过麻烦吧?”胡峰侧着头质问道。

      “没有啊,咱们关系不是挺好的嘛,你们两个都挺好的。”

      “那你为什么要给我们两个找麻烦?我们知道抽烟不对,那你看到了提醒一下不就好了,干嘛非要去跟班长打小报告?看到我们被整你是不是很开心啊?”胡峰继续问道。

      赵虎这才听明白他们两个人的意思。

      “这件事不是我说的,而且我根本就没有看到你们两个抽烟,我一直都在健身房里面呢。”赵虎十分认真的做出解释。

      “赵虎我们都是老爷们,有一说一有二说二,咱们可得敢作敢当啊。”

      “我没有做,真的,你们要是不信......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问班长,他一直跟我在这。”

      “哦,我想起来啦,昨天我训练的时候有个人来找过班长,后来班长出去了好一阵才回来。”赵虎突然间想到了那个关键的事情,也是唯一一个可以证明自己清白的事情。

      胡峰和刘小天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回过头来追问道:“谁来找的班长?”

      “这个我没有看清,咱们都是战友人家不是说战友亲如兄弟,我感觉你们两个没有必要因为这件事生气,抽烟确实不好,对你们的肺不好,我上学的老师说过抽烟抽多了肺就成乌黑乌黑的了,就跟那个煤球一样黑......”

      “得得得......”

      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急忙打断了他的“讲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