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122:成了公敌?
    大家相继走出房间,赵虎看了一眼手中的秒表,足足用了三分钟的时间。

    这个时间别说在X17号站,就算是在之前的飞鹰连都不达标。

    一想到这里他就止不住的生气。

    张立业跟何卫国来到赵虎的身旁,三人一同看着面前的三名新兵。

    “班长,少了两个?”赵虎小声的询问道。

    何卫国努下嘴:”那是你的事情,接下来要怎么做你来决定。”挤眉弄眼的回答道。

    赵虎深吸一口气,转身快步走向宿舍,用力推开房门。

    咣!

    一声闷响,吓得床上的两个人浑身一颤,立刻就坐起来。

    只见赵虎一脸愤怒的走到他们面前:“听没听到哨声?”开口质问道。

    “没有。”其中一个想都没想就给出了答复。

    这给赵虎气的真想给他个大嘴巴子,现在才深刻的理解为什么有些人会被气出心脏病来。

    另外一个也就是昨天还帮着赵虎的人此时竟然跟公子哥成了一条战线,那个昨天还口口声声所看不惯公子哥的人却也变成了那种人,赵虎真的是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班长这才几点啊,我们在连队根本……”

    公子哥的话还没有说完赵虎就打断了他:“我再说一遍这里是X17号站不是你们之前的连队,还有,从现在开始你们是这里的兵,我现在命令你们两个马上起床,出早操,升国旗,听见了吗?”把脸凑到他的面前大声训斥道。

    公子哥可能被赵虎的声音给弄懵了,也可能被赵虎的气势给吓到了,只见他机械般点点头,随后两个人这才穿衣服跟着赵虎走出房间。

    来到院子内赵虎举着秒表大声说道:“我知道你们都是新兵,但是我想各位应该都是从新兵连出来的吧?在新兵连的时候不需要出早操吗?谁来回答我一下,需不需要出早操。”

    “报告,需要。”一位战士举手做出回答。

    “好,既然出早操就好,今天你们的集合一共用了四分钟二十七秒,附近村子里的老太太起床都比你们快,身为一名通信兵时间就是一切,你们没慢一秒钟就可能会造成巨大的损失,在这里从哨声响起到集合队伍不能好过两分钟,如果超过了就要面临处罚。”赵虎等的就是这句话,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当初卢大旺说给自己的这些话说出来。

    一旁的何卫国跟张立业听到他的这番话后全都露出了惊讶的目光,心想,这小子可以嘛还能说出这么有深度的话来。

    “全体都有,向左转,跑步走。”

    “一二一,一二一? 一二三四。”

    “一二三四。”

    赵虎喊着口号带着新兵开启了第一天的训练之路? 早操结束太阳正好从东方冉冉升起,升旗仪式正式开始? 在洪亮的国歌声中完成了升旗仪式。

    按照正常的流程接下来就是整理内务吃早饭? 不过今天赵虎并没有这样做。

    “我昨天就跟你们说过如果不能遵守这里的规矩就要接受处罚,全体都有俯卧撑准备。”赵虎说完带头趴下去。

    五名新兵跟着也趴下去。

    “二百个俯卧撑? 开始。”

    “啊?”

    “啊什么?嫌少吗?”

    “没有,没有。”

    厨房里面的张立业跟何卫国看到这一幕止不住的笑起来:“哈哈哈? 赵虎这是要把自己曾经受过的虐用在他们身上啊。”玩笑着嘀咕一句。

    何卫国耸下肩膀:“可能吧? 不过我支持他这样做,这帮新兵要是不压住以后可就不好搞了。”

    “我说等赵虎去参加选拔的时候还是你来带吧,我可不带他们。”

    “想得美,你是副班长我是班长? 这里我说了算。”何卫国把头一仰? 十分高傲的回答道。

    张立业的白眼总是能够如期而至。

    处罚结束之后赵虎这才让他们去整理内务准备吃饭。

    吃饭期间大家累的手臂都抬不起来,拿着馒头的手止不住的在颤抖,搞得一个个跟得了帕金森一样,就算是这样赵虎对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怜悯,因为他坚信训练场上对他们怜悯就相当于在战场害他们? 这也是卢大旺跟何卫国说过的话。

    “我劝你们吃快一点,要不然时间一到马上就会收走。”赵虎小声提示了一句。

    “班长我们倒是想要吃快点? 一大早就被你这样惩罚怎么能吃得快?我的手到现在还在颤抖。”其中一名战士提出了抗议。

    一石激起千层浪,一个说? 另外几个跟着也都说起来。

    “是啊,一大早就这么训? 我们怎么能吃的下嘛。”

    “你可不能拿我们跟你们这些老兵比。”

    “还不如之前的连队好呢? 真不知道我怎么就会来到这里。”

    就连不怎么说话的人此时都抱怨起来? 赵虎听得耳朵嗡嗡作响。

    张立业跟何卫国对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赶快制止这次抗议。

    啪!

    赵虎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排,正在说话的人全都停下来。

    “没完了是不是?”

    没好气的呵斥道。

    “既然都吃不下那就不要吃了,走,继续训练。”赵虎说完就站起来。

    五名新兵谁也没有站起来全都坐在那里等着大眼看他,仿佛在看一个变态的恶魔一样。

    “看什么?没听到我说的话吗?放下手里的东西,出去集合。”赵虎加重语气又重复了一遍。

    啪!

    公子哥把手中的碗用力放在桌子上,站起来怒视着赵虎。

    当时赵虎的心里害怕急了,他不知道对方要说什么,自己又该如何面对。

    “你这是虐待,我要向上级领导举报你。”公子哥指着赵虎的鼻子做出反击。

    话音刚落下,另外一个刺头也站起来:“我们是来当兵的不是让你虐的。”

    赵虎一下子感觉自己成了公敌,一时间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张立业看出了他尴尬的表情跟着也站起来:“干什么?你们两个打算干什么?想要举报是吧,来,举报,我告诉你们两个别给我说什么虐待不虐待,我们是没让你们吃啊还是没让你们睡啊?自己吃不了就怪自己无能,还来当兵的,当兵的就你们这样?一点苦不能吃,一点罪不能受?来当少爷兵的吗?”

    对着他们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我们早上这么高强度……”

    “行啦,行啦,这还算是高强度?你怕是不知道高强度的意义吧?自己废物就是自己废物,你何必跟我说这些没用的?我今天把话给你们放在这里,想要举报随时可以,如果你们有能耐被调走那也行,要是调不走,我就让你们真真切切得体验一下什么叫高强度。”

    张立业无情的打断了他的抗议,并且毫无留情的说出自己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