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77:发烧
    雪了一整夜,院子内鸡血因为赵虎没有在进行打扫,以至于当他转身看向身后的那一刻彻底的惊呆了,自己的身后的积雪已经高大半米多的厚度,正在他惊讶的时候宿舍的房门被打开,最先传来的是一声苦笑。

    片刻后就听到何卫国在对张立业说:“今天我们的任务艰巨啊。”

    “什么任务?清理雪吧?”看来张立业早已经有所心理准备。

    “叮咚,恭喜你答对了,今年的雪比去年要小了一点,早知道我昨天晚上真不应该给赵虎说让他停下来,要不然今天咱们的工作量会小很多。”何卫国半开着玩笑说着话,一边说一边抬头看向正在两眼直勾勾盯着他们看的赵虎。

    扭头拍了下张立业的肩膀:“嘿嘿,这小子的眼神你没发现跟之前有什么变化吗?”小声问道。

    张立业听完扭头看了一眼赵虎。

    “还是那憨样呗,他能有什么变化?”十分不屑的回答道。

    “你能不能走点心?他昨天去执行任务的时候就差指挥我了,而且昨天晚上他竟然都敢在站岗期间去工具房拿铁铲,我在想这小子该不会以为跟我们在这了待得熟悉了就感觉可以无所谓了吧?”何卫国说出了自己的担忧。

    张立业却不这么想,他先伸下懒腰刚要说话的时候赵虎已经趟着雪从岗位厅跑过来。

    “班长,班长,昨天晚上下的雪好大啊。”一边跑一边对着他们两个人喊。

    “赵虎你等会吃过早饭之后先休息一下,下午的时候的开始清理院子内的积雪。”

    “是!”

    “班长,那咱们今天还升国旗不?”

    “废话,你说呢?”

    “升。”

    “知道还问,我发现你小子最近总是给我问一下没有用的问题呢?什么下雪还巡线不,什么下雪还站岗不,现在又来问我下雪还升不升国旗,你怎么不说下雪还吃不吃饭?我在跟你说最后一遍,以后问问题的时候过过你的脑子,长着这东西不是摆设要利用起来,好不好?”何卫国瞪着两个大眼睛对他劈头盖脸的呵斥一番。

    赵虎努着嘴用力点点头。

    升旗完毕之后他们开始准备早饭,赵虎因为昨天一夜没有休息再加上昨天自己步行去完成的线路检修,大半夜还打扫院子,折腾的他有点累,还没有等到早饭上桌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何卫国跟张立业端着碗筷走进房间喊了一句:“吃饭。”

    喊过之后没有人回应,侧头看了过去,一眼便看到了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的赵虎,他的手里还抱着那一本自己用密码记录的枪械知识。

    看到这一幕何卫国跟张立业相互对视了一眼,走路变得轻了很多,两个人没有在进行过多的交谈。

    吃完饭何卫国把棉衣给赵虎披在了身上,转身对着张立业摆摆手事宜他跟自己出去。

    来到院子里一人一个大铁锹:“开始干活吧。”何卫国说道。

    “不等他了?”张立业玩笑着问道。

    “不等了,我们先来吧,这小子最近这几天给他折腾的够呛。”

    “那还不是你折腾的。”

    “你说啥?”

    “我说......没事,我啥也没说。”张立业傻笑两声低头开始干活。

    何卫国翻个白眼给他,心想,我就是要折腾他,折腾到他精疲力尽为止,这小子不是号称自己永远都有精神的嘛,现如今怎么样,还不是乖乖的趴在桌子上就睡觉。

    哗啦啦!哗啦啦!

    两人在院子内劳作的声音透过窗户传到了正在熟睡的赵虎耳朵中,他猛然间做起来,肩膀上的棉服一下子就掉在地上。

    赵虎连续打了好几个哈欠之后用手揉了揉眼睛从椅子上站起来。

    “班长你们怎么没有喊我啊。”走出房间对何卫国说道。

    何卫国看到赵虎醒了抬手看下腕表:“你再去休息一会儿吧,等中午吃饭的时候我喊你。”回答道。

    不管怎么折腾赵虎也是个人,他这两天加在一起睡了都没有超过八个小时可不行,何卫国对于这点还是非常的清楚,尤其是在高原地区如果休息不好的话会很痛苦。

    “我没事,我不困了。”赵虎跑过来回答道。

    “那也得去,别给我废话啊,赶快回去睡觉。”何卫国用着命令的口吻说道。

    “是!”

    赵虎转身走出去没几步停下来,回头又问了一句:“班长那个......那个雪能给我留一点吗?我想堆个雪人,在我们老家还从来没有下过这么大的雪咧。”说话的时候还不忘露出他那一排大白牙。

    何卫国低着头一铁锹一铁锹的把雪往一个地方赶,丝毫没有打算回答他的意思,赵虎见状只好转身回到宿舍,这一次他脱掉了衣服钻进被窝里面,温暖的被窝简直不要太舒服,很快他就又一次睡着了,这一次一直睡到何卫国喊他吃饭才睁开睡意朦胧的眼睛。

    赵虎睁开眼感觉自己的头好像要炸掉一样的疼,疼的眼眶都在跟着疼。

    阿嚏!

    没忍住打出了一个喷嚏。

    阿嚏!

    这个刚结束随后又打了一个。

    站在一旁的何卫国不断的向后倒退,一脸嫌弃的看着赵虎:“你打喷嚏的时候能不能吱一声?”没好气的说道。

    赵虎用手揉了揉自己已经不通气的鼻子,一脸痛苦的回答道:“班长,我没有忍住。”

    “行啦,赶快起来吃午饭。”

    “班长我不想起,我不吃了,我在躺一下。”赵虎说完就闭上了眼睛,他感觉只有这样自己才舒服一点。

    何卫国回头看了一眼张立业,正坐在椅子上的他站起来走到赵虎的面前,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面一摸:“我去,这烫的都快能烤地瓜了。”惊呼了一声。

    何卫国走过来也摸了一下,滚烫的额头足以证明赵虎在发烧。

    “赶快去把退烧药拿过来。”

    “好。”

    “赵虎,赵虎,来,把药先吃了。”

    “班长我没事,我睡一会儿就好了。”赵虎紧闭着眼睛手毫无力气的摆动两下,说话的语气都已经没有力气。

    何卫国手里攥着药思考了片刻,按照赵虎当前的情况吃药估计是不太好用了,看来要找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