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51:集训那些事【四】
    对于两位老乡的歉意赵虎听得心里有些不太舒服。

    在他们还打算继续说的时候逼不得已张嘴打断了两个人:“村长你们不用这么想,我们是人民子弟兵,只要老百姓有需要我们肯定会尽最大努力的帮助。”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两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片刻后齐刷刷的看向赵虎对他伸出了大拇指:“你是好样的,你是好兵。”称赞道。

    赵虎有些不好意思的用手挠挠头,对着两个人憨笑起来。

    走出去大约三百米之后赵虎看到了拴在路边树上的一头骡子,它的身后挂着一辆木头板车。

    村长对着赵虎做出请的手势:“我们村没有什么太好的交通工具,委屈你一下吧。”轻声说道。

    赵虎摇摇头:“不委屈,不委屈,我在俺们村经常坐这个去地里面干活,我还会赶牲口呢。”

    “是吗?”

    “对呀,你不信把辫子给我,你们两个做好,我给你赶一个。”

    “好啊。”

    村长解开了牲口后坐在木板车上面,赵虎从他手中接过鞭子用力的在空中打一声空响,大喊了一声:“得儿驾。”

    骡子听到鞭子响声和口令后立刻就迈开步伐向前进。

    村长拍了拍赵虎的肩膀对他伸出大拇指:“真没想到你还会这样的本领。”

    “哈哈哈,我之前也是个农村人,这种活我经常干。”赵虎十分自豪的回答道。

    啪!

    驾!

    骡子只要想偷懒赵虎就会打一声空饷,喊一声口令。

    手中的鞭子并非只是为了抽打牲口用的,更多的是用来给它们一些提示。

    “你听过《赶牲灵》这个歌吗?”

    “啥?”

    “《赶牲灵》。”

    “没有。”

    “会赶牲口没听过这个歌不好,不好,我们唱给你听,很好听咧。”

    “走头头的那个骡子哟;三盏盏的那个灯,哎呀带上了那个铃子啰,哇哇的那个声。白脖子的那个哈巴哟,朝南得的那个咬,哎呀赶牲灵的那个人儿哟,过呀来了......”

    老乡坐在木车上面高声的唱着这首陕北民歌,赵虎听的浑身都在起鸡皮疙瘩,听得自己热血沸腾忍不住的站起来用力抽打了一下鞭子:“得儿驾。”大喊了一声。

    “哈哈哈......”

    几个人的欢笑声不断在山间回档,赵虎仿佛都忘了自己是一名军人,这一种熟悉的感觉让他的心回到了自己的家乡,回到了那个熟悉的村庄,熟悉的瓦房,想着想着想到了自己的爸爸妈妈,脑海中情不自禁的回放自己参军走的那一天,爸爸妈妈向自己挥手的画面。

    不知不觉都已经来到部队小半年了,不知道他们在家是否很好,第一次过年没有自己的陪伴他们是否会孤独,是否会懒得在去准备年货,懒得再去买过年放的烟花爆竹,不知道自己何时才能够回家,何时能够在见到爸爸妈妈。

    “歪呀歪。”

    赵虎被车晃动一下立刻从回想中拉到了现实,眼看着前方就是一个急转弯,他赶快用鞭子抽打骡子的左侧位置,骡子这才开始向左转弯移动。

    两位村民又一次对赵虎伸出大拇指,如果说当开始赵虎说会赶车他们还不太相信,那么此时此刻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理由在怀疑他说的话。

    后半程的路赵虎把鞭子交给了村长,他们赶的车飞快。

    因为道路不平,赵虎的身体一直保持着上下跳跃的姿态,每次屁股刚要碰到车帮就被颠飞起来,为了防止自己不被甩出去他的双手一直都在死死的扣着车帮,坐在对面的村民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忍不住笑起来,为了有效的掩盖尴尬,赵虎跟着也笑起来。

    “驭!”

    村长拉住缰绳一声长音,骡子停下来,赵虎长呼一口气翻身从车上跳下去。

    早知道是这样的个感觉自己真的不应该把鞭子交出去。

    “我们先去休息一下吧。”村长说着对赵虎伸出手臂。

    赵虎摆摆手,十分友好的回答道:“村长我不累,我们还是赶快开始检修吧,我害怕我们那边临时有任务把我叫走。”

    村长听完迟疑片刻后点点头:“好吧,那就只好辛苦你了,我们这里全部算上一共这么二十多户人家,这边是主线,然后墙壁上则是通向每家每户的线,你要从什么地方开始检查呢?”一边说一边指给了赵虎。

    赵虎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一个不算太大的变压器挂在两根电线杆中间位置:“就先从这里开始吧,我先检查一下这里的线路连接情况。”说完赵虎从书包里面取出工具大跨步的走向变压器。

    每一个线头的连接赵虎都十分认真的进行检查,确保连接没有任何松动之后才放心的把盖子扭回去。

    完成这一项工作之后他决定从村子的东头开始向西头进行检查。

    村长因为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去处理,所以给赵虎找来了一位年级不算太大的小帮手,本来赵虎是拒绝的,怎奈何对方死活就是要帮他背着包,经过几番的商讨之后败下阵来。

    “你没有去上学吗?”赵虎看他年纪不大有些好奇的问道。

    小帮手摇摇头,没有说话。

    赵虎见他没有回答,自己也就没有在继续问下去。

    来到第一户人家门外小帮手上去就要推门,赵虎伸出手急忙拦住了他:“先敲门再进。”

    咚咚咚!咚咚咚!

    说完抬手敲响了房门。

    “谁呀?”院子内传来了质问声。

    “您好,我是X17号站的战士,今天来给您检查一下线路情况。”赵虎站在门外大声的回答道。

    哒哒哒!

    话音刚落下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跑步声,片刻之后房门被打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出现在赵虎的面前。

    当她看到赵虎的时候明显楞了一下。

    “他是X17号站新来的战士,这次检修由他来弯成。”小帮手看出了妇女的惊讶对她做出了解释。

    “哦哦哦,赶快进来喝杯水暖和一下。”妇女反应过来说话的功夫就拽着赵虎往房间里面走。

    赵虎对于这种突如其来的热情充满了恐惧:“阿姨,阿姨,您别忙活了,水我就不喝啦我还是先去看看线路情况吧。”

    “那怎么行呢,来到家里要喝杯水,晚上还要来我们家吃饭咧。”

    “阿姨谢谢您,谢谢您,我真的......”

    “喝杯水嘛,喝杯水又不会耽误太久,来,快喝一点。”

    “好,好,谢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