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30:执行任务的路【四】
    这场充满了挑战的巡线之旅注定不会那么安静,赵虎两手被包裹的如同粽子一样举在那里,何卫国跟张立业每当看到这一幕的时候都忍不住的想要笑出声音来。

    “你知道刚刚赵虎说看到你砍树想到了什么吗?”张立业小声的说道。

    何卫国皱起眉头:“什么我砍树像什么?”一脸费解的问道。

    “说你像熊出没里面的光头强,哈哈哈。”张立业说完止不住的笑起来。

    走在后面的赵虎听到他说出了这番话之后恨不得立刻马上找地缝钻进去,因为晚一秒种自己都可能会被何卫国生吞活剥掉。

    何卫国并没有所他所想那样转身破口大骂,而是盯着张立业看了又看,弱弱的问上一句:“什么光头强?哪来的熊?”

    张立业听完后直接笑的前仰后翻合不拢嘴。

    “哎哎哎,你能先别笑了嘛,先给我解释一下。”

    “哈哈哈......不行,不行,你先让我笑一会儿在说。”

    “要笑滚一边笑去,我发现你现在被赵虎带的也跟个神经病一样了。”何卫国一脸嫌弃的埋怨两句后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丛林内的线路比在外面需要检查的更加仔细,如果遇到有树枝搭在电缆上他们就必须通过伸缩杆清理掉,用杆子清理不下来的就要爬上去清理,总之就是一句话只要是巡线兵走过的地方电缆也好,电线也好,光纤也罢都必须要完美。

    何卫国在清理了三处树枝之后来到了第四处位置停下来,他通过伸缩杆试了几次都没有挑动电缆上面架着的树枝只好放弃这一办法,回过头对着赵虎指了指:“赵虎你去把这个树枝给弄下来。”命令道。

    “是!”

    赵虎说话的功夫就摘掉了身上的背包和工具,可是当他准备上杆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这粽子一般的手根本不能用力,就更别说去爬杆子了。

    回头瞄了一眼何卫国仿佛在告诉他“班长我这手可能上不去,你能换个人不”,何卫国却丝毫没有理会他的眼神,直接把头扭到了一旁。

    张立业从一旁走过来:“我上吧,你这个手还是先不要弄了。”开口说道。

    “谢......”

    第一个字刚刚冒出来就听到了何卫国的质问声:“张立业你是打算帮他当兵吗?”

    张立业用舌头舔舐两下嘴唇,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刚穿进去的攀登套也脱下来,快步的走到何卫国的身旁拉着他走出去几步,凑到耳边低声说道:“他的手被划开了好几个口子,这样让他上去一用力口子还得崩开,我知道白脸都是坏人但你也不能太坏不是。”

    “滚滚滚,就他么你是好人,我告诉你啊虽然让你当红脸但我可没有让给他当保姆,如果你要是想要替他去完成这些事情我没有任何意见,等会我们两个就停在这里聊天休息,你自己去把剩下的所有线路全部巡视完毕就可以了,怎么样?”何卫国压低声音反问道。

    张立业两眼一瞪:“我去,你没跟我开玩笑吧?”

    “没有啊。”

    “那你说那些话。”

    “你不是热心肠嘛,而且你又有能力,既然带着他只是单纯的帮我们背包带工具那没有什么意思,你自己去吧,我们在这里等着你凯旋归来。”何卫国看似轻描淡写的回答却字字珠心,让张立业根本找不出任何理由来回答。

    他只能用手狠狠的对何卫国伸出一个大拇指:“你狠,你牛。”说完转身对着赵虎喊了一句:“赵虎,上杆去清理树枝。”

    “可是班长我这个手......”

    “这要是打仗你的手这样就不能动了吗?我们的老一辈革命战士腿断了都能战斗,你这算什么?要么带着纱布上,要么扯下纱布上,自己选择,快点。”这才屁大点的功夫张立业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从体贴关心变成了何卫国那样的冷酷无情。

    赵虎见状只好忍着手部的疼痛先试一试攀登,确定自己根本没办法用力之后用牙齿把纱布从手上拽下来,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伤口,一咬牙一跺脚穿上攀登套纵身一跃跳上了杆子。

    双手用力抓住杆子,手心的伤口碰到杆子的那一刻一阵疼痛袭上大脑,攀登过的每一步都留下了一道鲜血的痕迹,站在下面的何卫国跟张立业两眼都在注视着他。当看到他爬到电缆上的那一刻悬着的心才算是放下来。

    好在你小子没有放弃,身体里面还有点血性。

    赵虎趴在杆子的顶端两手死死的抱着不敢动一下。

    “动起来,动起来。”何卫国催促道。

    “班长这个能撑住我不?”赵虎试探性的问道。

    “你说呢?快点,快点,动起来。”

    赵虎咽了一口吐沫,深吸一口气,用手一把拽住了最上方的一根电缆,右脚谨小慎微的挪到了最下面的那根电缆上,踩上去的一瞬间就感觉自己像是踩钢丝的杂技演员,这种忽上忽下的感觉让人心惊胆战。

    这一刻他才明白何卫国跟张立业能够在这样的环境中健步如飞是多么厉害,迈出去了第一步身体开始向右侧一点点挪动,直到自己的右手已经无法在移动的时候整个人摆成了一条斜线他才开始把左脚从杆子上挪开。

    何卫国也是第一次见这么移动的,无奈的摇摇头。

    “这是个什么姿势?”张立业表示非常的费解。

    “呵呵,睡美人儿的姿势。”何卫国冷笑一声回答道。

    “别这么幽默,我一会儿忍不住又要笑了。”

    “你从哪里听出来我这是幽默?我这是幽默吗?我这是嘲笑。”

    “原谅我真的没有听出来。”

    原本就四五米的距离赵虎足足用了十几分钟才挪过去,当自己移动到树枝所在的位置时他才发现越往中间走晃动的幅度越大,此时此刻也已经顾不上手心里传来的疼痛了只能把全身的力气都集中在手上。

    “把树枝扔下来。”

    “哦,往前还是往后?”赵虎问出了一个极其白痴的问题。

    何卫国用手拍打了几下脑门,挤出一句:“看你心情。”

    赵虎努下嘴,迟疑片刻之后一只手抓住电缆一只手伸出去拽树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