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14:我是克星吗?
    赵虎的饭菜做好了,从厨房一趟趟的端过来。

    何卫国跟张立业两个人坐在椅子上看着面前的这一盘西葫芦总感觉有些不太对劲,按照正常来说西葫芦不能是黢黑黢黑的,怎么这个看上去那么像黑暗料理中的黑暗料理呢。

    赵虎端着粥憨笑着走进房间,放在他们的面前:“班长你们先吃,我去拉歌。”说完转身就要出去。

    “赵虎,你先站住。”何卫国叫住了他。

    赵虎转身走过来:“班长,还有啥事,你说。”

    “我特别想采访你一下,这是个什么菜?”何卫国用筷子指着那盘黑乎乎的西葫芦问道。

    “西葫芦呀。”赵虎倒是回答的十分坦然,丝毫没有感觉任何的不妥和愧疚。

    “这是西葫芦啊,你要是不说我还以为你给我炒了一盘煤球呢。”

    “哈哈哈......”赵虎笑着笑着看到了那两张绷着的脸急忙憋回去,“班长我把老抽当生抽放进去了,所以.......黑了一点,不过味道没问题,还是可以吃的。”急忙做出解释。

    何卫国无奈的咂咂嘴:“你这是嫌我还不够黑是不是?还让我吃这么多黑色素。”没好气的埋怨了两句。

    “你去拉歌吧,不过有一点啊,不要出声,你唱的实在是太难听了。”

    “班长不出声我唱不出来,要不你们两个先把耳朵堵上,我唱完了你们在......”

    “啊呸,你怎么不说你先把嘴堵上,还让我们把耳朵堵上,知不知道通信兵的耳朵是干什么用的?万一要是堵上的时候有任务怎么办?有事情怎么办?”张立业瞪着大眼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斥。

    赵虎有些不知所得用手挠挠头,正在他一筹莫展的时候何卫国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从椅子上站起来,这一幕给赵虎吓得又以为他要伸腿,急忙向后倒退两步。

    何卫国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的笑了一声,心想,这小子也不傻嘛。

    “既然这样,那咱们就一起唱吧,看谁唱的难听。”何卫国说着就往外走。

    张立业叹口气:“哎,你说说你,你不来的时候我们都挺好,你一来把我们之前的习惯都给搅乱了。”指着赵虎嘀咕两句跟着也走出去。

    “还傻愣着干什么?出来,拉歌。”

    “是!”

    “团结就是力量,团结就是力量,这力量是铁,这力量是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打败了日本狗强盗,消灭了蒋匪军......”

    何卫国跟张立业两个人高声的唱着,赵虎站在他们的一旁看的面部扭曲,心想,你俩这个歌声还不如我呢,竟然还说我唱的难听。

    “前进向前进,人们的通信兵,首长的耳目军队的神经。银线连接雄狮百万,电波飞翔大地长空。为人民解放为祖国安宁,我们奉献青春和生命......”赵虎的声音最为响亮,何卫国跟张立业全都停下来,侧头看向他。

    这是一首《通信兵之歌》也是属于他们的歌曲。

    虽然赵虎的歌声很难听,虽然他的五音一个都没有,但从他的歌声中听出了自豪。

    人们都说站岗不站二五岗,当兵不当有线兵,而赵虎在X17号站把这两件事全都给干了,却还能够如此的自豪和骄傲。

    何卫国和张立业听他唱完之后一个个咧着嘴翻个白眼:“真难听。”说了一句。

    “现在能吃饭了吗?”

    “能啦。”赵虎露着一排大白牙回答道。

    “走吧,吃饭。”

    “是!”

    吃过像是午饭的晚饭赵虎走进了工具室,当他路过桌子上的对讲机时猛然间响起来X10号站今天找何卫国跟张立业的消息,急忙拿着对讲机跑到两个人的面前:“班长今天你们出去的时候X10号站的人说让你们回来后给他们回信。”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样低头说道。

    何卫国从他的手里接过对讲,用着十分平和的语气问道:“他们有说什么事情吗?”

    “没有,他们就说等你们两个回来了回个消息。”赵虎投也不敢抬的回答道。

    “好,我知道了,你去忙吧。”

    “是!”

    这一如反常的态度让赵虎有些害怕,按照常理来说这件事足够让自己挨一顿骂或者屁股开花,怎么今天去好像压根没有事情发生一样呢?难道他们也像自己的连长那样在酝酿暴风雨吗?不行,我还是赶快走吧,我宁可去外面迎接真正的暴风雨也不要在这里。

    想到这里赵虎加快了手中的速度,他快速穿戴好所有护具,刚要转身打开房门的时候听到了门外传来何卫国的声音。

    “X10号站,我是何卫国,你们找我什么事?”

    “你们出去刚回来啊?”对方很快就给出了回答。

    “嗯,是啊,刚回来。”

    “大事故?”

    “没有,小事。”

    “哎,我听说你们从飞鹰连把憨憨弄过来啦?怎么,你是打算培养接班人了吗?”对方的语气怎么听怎么不得劲。

    何卫国苦笑两声,只扔下了一句:“这是公用电台如果没事不要占线。”说完直接把对讲机扔在了一旁。

    “这帮人就想看咱俩笑话。”张立业走过来低声说道。

    “呵呵,他们还想看我们的笑话,我倒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赵虎。”

    “到!”

    “你磨磨唧唧干什么呢?赶快去站岗。”张立业大声喊道。

    “是!”

    赵虎急忙拉开房门跑出去,站在这个为自己遮不住风,挡不住雨的岗位上面看似表面风平浪静实际内心却早已经乱成一团。

    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去了什么地方都会被其他人所拿来说事,当初在新兵连排长也因为自己被别人调侃过,去了飞鹰连班长又因为自己被人嘲笑,现如今来到了这个如此偏僻的X17号站还是没有躲过这样的情况发生。

    难道自己是个克星吗?

    抬头仰望天空,太阳正在渐渐消失,气温也在急速下降,身后传来脚步声赵虎快速转身看过去。

    “班长。”看到是何卫国后立正喊了一句。

    “在这里站岗感觉怎么样?”何卫国开口问道。

    “还行。”

    “还行?”

    “嗯,还行。”

    何卫国把身后的垫子往台阶上一放,一屁股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