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回忆如烟逆袭的通信兵 > 007:难熬的一夜
    高原的夜晚非常的冷,白天气温27到30度左右,晚上就会降到零下20度左右,昼夜的温差非常大,如果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或者保暖到位的措施真的很难扛得住这样天气。

    赵虎在坚定了自己的信念之后孤独的在这里坚持了两个小时,两个小时之后已经进入凌晨时分,这里的温度还在不断的下降,他开始感觉到自己拽着枪带的手出现了麻木的情况,冷风顺着自己的袖口和脖子处缝隙往身体里面嗖嗖的钻。

    “麻木了就要动。”这是何卫国当时给自己说的话。

    赵虎把枪从身上拿下来依靠在一旁,两手用力的甩动了几下,挥挥拳,踢踢腿,让自己的血液尽可能快速流通起来,心里盼望着时间能够过得在快一点,此时此刻才意识到太阳是多么的美丽,多么的温暖。

    不管你多么的期盼,不管你多么的痛苦,时间永远都不会为你而调整,它依然在一秒钟一秒钟的转动。

    活动片刻感觉自己舒服了一些,转身把枪背在身上继续站岗观察。

    本来赵虎就没有习惯这里的昼夜温差和高原反应,没想到天公不作美毫无征兆的下起雨来,赵虎所在的岗哨就是一个简单的小棚子,刚开始雨点很小只能听到淅沥沥的拍打声,突然间一道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前方的土地。

    轰隆隆!

    大约过了五六秒钟之后闷雷响彻云霄,仿佛在告诉所有人它即将带来一场暴雨。

    这雷声吵醒了刚刚睡着没多久的何卫国跟张立业两个人,他们翻身从床上坐起来透过窗户向外望去。

    赵虎的身影已经变得有些模糊,雨点拍打在窗户上发出阵阵声响。

    “马上要下雨了,我们要不要给他弄个雨衣?”张立业对何卫国问道。

    “我去吧,顺便我去关一下旁边房间的窗户。”何卫国说着钻出被窝快速穿好衣服,走到另外一个房间。

    雨点越来越大,赵虎感觉这场雨带来的不单单是雨更多的是寒冷,冷风就像是冰针一样从自己身体各个角落刺进去,他的手心和脚心被冻的开始瘙痒不止,他不得不在原地不停踏步让自己的血液不停的加速流动。

    哒哒哒!哒哒哒!

    身后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刚一转身就看到了已经跑到自己面前的何卫国。

    他摘下帽子对赵虎喊道:“今天这个天气要不回去休息吧。”

    赵虎多想说一句“是”可他并没有说出来,而是十分坚定的说道:“班长我在站岗,我的时间还没有到,所以我不能离开。”

    何卫国非常非常满意这个回答,得到他的回复之后才把雨衣递过来:“穿上它,一下雨晚上会非常的冷,如果你感觉到身体有任何的不舒服随时要呼叫我们,这里是高原可不是闹着玩的,听见了吗?”

    “是!”

    “好啦,我先走了。”何卫国说完头也不回的冲进雨中。

    赵虎快速穿戴好雨衣后从新背着枪站在那里,虽然加了一层衣服可这并没有给他带来更多的温暖,天空中的闪电和闷雷越来越频繁,雨也从淅沥沥哗啦啦变成的瓢泼大雨,如果说这一切对赵虎来说都是一项考验,那么迎面刮起的大风就有点过分了。

    岗位只是一个棚子,四周没有任何的防护,大风夹杂的雨点迎面对着赵虎飞过来,让他想要躲都没地方躲,只能站在那里任凭风吹雨打,这还不算什么,雨打湿了自己的衣服寒冷更是加重了很多。

    正在他想如何应对的时候雨突然间停了,闪电和闷雷从自己的头顶上空转移到了西南方向,周围的一切瞬间变得又安静下来,只有棚子边缘的雨水滴落在地面上发出的声音。

    赵虎内心长长呼一口气,心想,这可算是结束了,要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是好。

    大雨结束了,赵虎背着枪笔直的站在这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当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脚出现酸麻打算活动一下身体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脚下的雨水此时已经变成了冰,而自己身上的雨水也变成了晶莹透体的冰锥。

    赵虎者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这场雨所带来的痛苦。

    雨停了何卫国又从房间跑出来,来到赵虎的面前忍不住的笑了一声:“是不是被冻住了?”半开着玩笑问道。

    赵虎有些不好意思的憨笑两声:“班长,我的雨衣现在脱不下来了。”向他发出求助。

    “这个我也没办法,你只能继续在这里坚持了,坚持到明天太阳出来之后冰融化掉就可以了。”何卫国两手一摊无奈的回答道。

    “哦,班长现在是不是已经是早上八点钟了呢?”赵虎说话的功夫就要摘掉自己背着的枪。

    何卫国两眼一瞪,没好气的呵斥道:“想什么呢?现在才是晚上四点多,哪来的八点?我是起床上厕所顺便看看你有没有变成冰雕而已,你以为我是来给你换班的?开玩笑。”

    赵虎用手挠挠头脸上写满了尴尬。

    何卫国冷哼一声,知道赵虎没有事情后一甩手转身又跑出去。

    赵虎虽然脑子不如别人聪明,灵透,但这并不代表他是傻子,他能够感受到何卫国对自己的关心,之所以他没事就跑出来一趟还不都是因为这是赵虎第一次值夜班,生怕他出点什么事情。

    时间来到早上的五点四十八分,刚刚还黑暗的天空迎来了第一丝光亮,这让赵虎喜出望外,因为这意味着自己马上就可以见到温暖的太阳了,身上的冰也将会伴随着温度的升高而融化。

    “稍息,立正!”

    身后传来的喊叫声吓了他一跳,扭头看过去发现何卫国跟张立业正笔直的站在旗杆下方。

    “下面,升国旗,唱国歌。”

    “起来,不愿做奴隶的人们......”

    一个人负责升旗,一个人负责高声歌唱,远处的赵虎则立正面向国旗行军礼。

    这是X17号站的规矩,自从建成那一天一直到现在每天早上他们都会迎着第一缕阳光升国旗,唱国歌,时时刻刻告诉自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绝对不能因为在偏远的地方就忘记军人的职责和军人的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