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精你不要过来啊几字微言无弹窗 > 第五章:我有一条捷径,通往女人的心
    夜深人静之后,卫乾没有睡着。

    短短一天的时间,发生的事情却比他前半生经历的还要刺激。

    最重要的,则是此刻在他眼前不断刷新的一行字。

    当卫乾离开天香楼的时候,眼前就开始不断刷新出一行又一行的字。

    “你已震慑一名化形境妖精,得到恶念值10点。”

    “你已震慑一名启灵境妖精,得到恶念值5点……”

    “你已震慑一名启灵境妖精,得到恶念值1点……”

    ……

    卫乾已经隐约猜到了自己身上藏着大机缘,有一个自己还没摸清楚的宝藏。

    恶念值并不是单纯显示一个人对自己的善意恶念。天香楼上,哪怕从路上路过的,与自己毫无干系,没有恩怨的妖精,也会有极高数字的恶念值。

    哪怕就是被卫乾在天香楼的阔绰出手镇住了,那些妖精的恶念值还是不减。

    这说明,恶念值也许反应的本身就是一个妖精此生作恶的积累数字。越高的数字,说明这个妖精之前有过的恶念多。换句通俗的话说,这个妖精身上有煞气。

    积累的煞气够多,恶念值就足够高。

    这也就能够说明,为什么有些妖精对卫乾并无敌意,但身上的恶念值就是很高。

    如果卫乾能够镇住这些妖精,甚至降服高恶念值的妖精,那就能够通过身上的神秘系统获取恶念值,从而兑换奖励。

    卫乾这次在天香楼装逼,就给他带来了不少的奖励。

    现在几个妖精回去歇息,卫乾一个人在房间里独处,心思安定了下来,也终于能够去理一理这些收获。

    “系统在吗?我知道,问你在不在你肯定烦。但这不理人,也真是奇怪啊……算了,谁叫我在这地方找不到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呢?”

    ……

    “这AI也太不智能啦……还真没有回应。那我还是搞指令查询吧。”

    “查询总恶念值余额。”

    “总恶念值:67点。”

    “查询可兑换物品。”

    “可兑换物品。每20点恶念值可兑换一个灵能水晶。新增可兑换物品:一本破书,50点恶念值可兑换,仅有1本。”

    “????”卫乾脑袋上冒出了好多个问号。

    一本破书!没有书名,没有简介,没有说明。这还真是一,本,破,书啊!

    看着刚刚够兑换的恶念值,卫乾挠了挠脑袋:“说不定是功法呢?”

    想到这里,卫乾的心里火热起来。

    心中默念一声“确认兑换”,不多时,卫乾身前就浮现出了一本破破烂烂,风吹一下,纸张就被吹破的书。

    “真-破-书啊!”要不是找不到系统,卫乾真的很想一锤打过去。

    小心翼翼翻开,卫乾凝神细细看了下来。

    “当你看到这本我刚刚写完的天罚系统说明书时,我已经死了。但我相信,这本说明书必将永垂不……木……因为我用了世上最能保质,足足能够传世千年的洛神纸!”

    “比起每隔几十年就可能丢失数据的玉简,我相信我创造的系统一定能够等到他最合适的主人!这一天,要不了多久。因为,两界融合即将到来,天庭就算反应再迟缓,也该把天罚系统抛给有缘人了……”

    “如果没记错的话……我是三天前有的系统……而这两界裂缝传出去的消息,应该也就不到一两个月……但大佬是一千年前就知道了这一幕?嗯……这天庭还真的够神速哈……”卫乾感觉脑瓜子有点嗡嗡响,瞬间有点同情这个系统。

    如果系统真的有感情智能,自闭了一千年估计也早就郁闷自闭炸了吧……毕竟,连最能保质的洛神纸都风吹就破了。

    “灵元大陆所在的宇宙,即将在千年之后与另一个宇宙重合。两界重合,必然带来大量的时空裂缝,导致两界生物可以彼此穿越。”

    “对于灵元大陆而言,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也可能是通往地狱的快车。但两界碰撞一定会发生的是,战争,杀戮,征服,抢夺。一切恶念将在这种乱世之时爆发,所以我苦心孤诣,将通往一品之上的秘密埋在系统里,有缘人,当你接下系统的时候,你的命运就将彻底改变。”

    “从此之后,你将受到天罚系统的羁绊。”

    “你获得恶贯满盈体质:凶恶之徒对你好感+10;降服、震慑、消灭恶徒将获得恶念值。恶念值可兑换奖励。”

    “你获得空间敏锐度+10:你对空间力量的掌控能力远超常人,拥有发现空间裂缝的天赋,对空间系术法天赋是常人十倍。”

    “你获得天罚功残页兑换权。100恶念值兑换1点。”

    ……

    当卫乾小心翼翼将所有的书页都翻完以后,这些破碎稀烂的纸片似乎终于坚持到了自己的使命完成,便随着一阵清风吹来,如粉尘一样飘落在了四处。

    卫乾闭住眼睛,缓缓消化着刚刚的收获。恶贯满盈体质的兑换功能,卫乾已经领略,不同的是,这一次又多了一个凶恶之徒好感度加成的东西。

    现在身边还没有凶恶之徒,卫乾无法测试。但另一个空间裂缝么……卫乾很快就察觉到了。

    “原来……这个空间裂缝竟然这么巧!而且是一个新生的裂缝,我感觉到了,他即将开启的时间!”

    ……

    两日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足够让城内十数十万妖精知晓天香楼即将举行的一场盛宴。

    与此同时,两日的时间后,暴劲武终于拿到了一张画像。

    “那个什么菩提真人的弟子,原来就是这一次逃掉的奴隶?哼,怪不得虚张声势一大堆,还想把那个臭娘们卷进来。想得美!”暴劲武深呼吸一口气。

    “传我口令,集结人马。这一次,我要会会那个臭娘们!”

    “领主,天香楼不一样,这是狐蝶十分重视的地方。一旦动了手,那就是彻底和火烈狐一族翻脸了。要不要再请示一下域都王城?”黑袍男子劝谏说。

    “不必。我已经和域都王城亲自解释过了。有这一批异界人类在手,域都王城那边已经同意我们,可以不再容忍火烈狐一族!”

    说完,暴劲武缓了缓,忽然就咧嘴狞笑:“我不想再重复一次,抓住卫乾,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

    说完,他又在心底里补了一句:我们,也不过只是那个所谓的代价而已。但只要拼下去,收获将变得前所未有的巨大!

    ……

    天香楼。

    这座六层高的大楼今天没了往日的繁华喧嚣,正在隆重准备着接待。

    传奇强者菩提真人弟子卫乾宴请轻灵城城主狐蝶的事情已经传遍全城。自然是让天香楼上上下下,无不肃然以待。

    青石铺道,清水净街。墙外梁上,一尘不染。

    闲杂人等清场,店内上下严阵以待。

    午时已到,一座按照卫乾吩咐特制的轿子如约赶到。

    与此同时,从天而降的一席火红艳色也落在了天香楼的楼顶,从楼顶天窗里一跃而下。

    卫乾与狐蝶,就这样站在了天香楼的大堂之中对视。

    “生火,架签!”卫乾拖着自己的背包走出,笑对着狐蝶,拍了拍手。一声令下,卫新秋从轿子上拿出了一根又一根只有一掌长的竹签。但就是这么小的竹签,很快就在卫乾的身边足足堆起了一人高。

    与此同时,牛妖卫新直则也是从轿子里拖出十几大袋白炭,挪开了摆满了菜的桌子,堆起白炭,拿起火捻,架起烤架,恭敬退下。

    “美食,美酒,美人。今天都相聚于此,如此才能不辜负这大好良辰美景。”卫乾从登山包里取出一罐啤酒甩了过去。

    “第一:你认得上面的字,说吧,你和异界人类是什么关系?”狐蝶说的不是问句,他看着这个和可乐不一样的罐子,笑着又问:“第二:无事献殷勤,你不是想偷我好吃的,就是想偷我的人。说吧,你看上了我这里什么?”

    “哈哈哈哈……”狐蝶不按套路出牌的对话让卫乾微微有点尴尬,笑着说:“我的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带给你什么!对于美食家而言,不能品尝到好的食物,这无疑是一种巨大的遗憾。”

    “而今天,我将为城主填补这个遗憾。这是我第一份礼物。”

    “还有第二个礼物?”狐蝶娇憨地笑了一下,看着卫乾,目光闪闪发光。

    “先看看第一个成色如何,我们再来讨论第二个,是不是更具备惊喜!”说完,卫乾站起身,从桌子上拿起了一个个盛得满满当当的碟子。

    角落里,天香楼掌柜抚摸着长须的动作愣了下来:“怎么回事,这卫乾难道是从头到尾就没瞧上我们天香楼的厨艺?”

    小二们看着卫乾的动作,气愤不已:“这个外乡人也太猖狂了!”

    “上次看他来,那一桌子的菜就没动几个,分明就是瞧不起我们天香楼!”

    “要知道,城主每天的伙食,都是我们天香楼精心烹饪的。只有这样,城主才能吃得好,睡得香。这小子竟然还敢重新烤我们天香楼的菜,得罪了城主,看他吃不了兜着走!”

    “住口!”掌柜的深呼吸一口气,摇头道:“不要多嘴。”

    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掌柜本来很恼怒卫乾竟然拿着签子串起了肉串,但伴随着卫乾从背包里拿出一个个瓶瓶罐罐,他意识到了不对劲,深深被镇住了。

    没错,卫乾拿的,正是自己此番爬山准备的烧烤调料,只见上面分门别类地准备着:孜然粉、辣椒粉、椒盐粉、胡椒粉、麻辣酱、番茄酱、酸梅酱、芥末酱……

    这个世界毕竟是个高武世界,他们既然沉醉于修炼,就无暇他顾,以至于尽管有上好的食材,不弱的刀工,还凑合的摆盘,但调料之匮乏,竟然到了只有油,盐都没多少的地步!

    这样做出来的菜,能好吃才见鬼了!

    现在,当卫乾拿出调料,架起烧烤架的时候,那杀伤力,堪称绝杀!

    果不其然,当香味飘出的时候。掌柜的脸色已经变得格外不一样,疯狂地抽动着鼻子,沉醉地说:“这……难道就是食神将临?”

    “高人,世外高人啊!”

    “狗眼看人低,我们这次,是有眼不识金镶玉了啊!”

    ……

    与此同时,狐蝶鬼使神差地凑到了卫乾身前,把卫乾手上刚刚考好的烤肉串舔了一口。

    见此,整个天香楼的人齐齐闭上眼转身撤离。他们很清楚,从此之后,征服了城主胃口的就不再是城内第一美食圣地天香楼,而是那个男人。

    既然如此,哪里还敢在这里碍眼。

    “唔……怪不得你敢夸口。真是太好吃了。第二个礼物没有也没关系。下了这么大的本钱,你是想要我,还是要这轻灵城呀?”狐蝶填了一口气后,便一口一根,吧唧吧唧将卫乾刚刚考好的其他十根烤串迅速吃光。

    卫乾见此,忍不住轻声畅快地笑了起来。

    快乐总是短暂,当接下来的声音响起时,卫乾浑身紧绷起来。如同绵羊遇到了凶狠的猛兽。

    “这香味,真是让我受不了呀!可惜,可惜……如果你卫乾不跑,就冲着这一手厨艺,你本来是不用死的。”

    暴劲武缓缓走出,手上拖着一个虚弱无力,满身献血的红裙女子。

    “你们竟然如此亲密,我竟然感觉到了酸!所以你们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