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精你不要过来啊几字微言无弹窗 > 第一章:看到同事的恶念值会怎样
    2025年7月1日的上午,夭城郊区的红云山上寂静无人,鸟兽遁形。如果不是一队游客爬上来有了喧嚣生气,这里依旧是一种奇异的寂静,仿佛是一片生命的禁区。

    “这次公司部门团建一起去爬山,我怎么感觉有点怪怪的……”卫乾喃喃自语着:“不过,比起一起去爬山,还是每个人头顶上的数字更奇怪。我这到底是幻觉了,还是拿到了传说中的金手指?”

    心中嘀嘀咕咕的男子约莫二十七八,相貌清秀,身形消瘦,戴着黑框镜架,穿着一身仿古短衫,背着一个与身材不相符合的巨大登山包。仿佛一个赴京赶考走在山路之中的小书生。

    他没有察觉到山间不同寻常的寂静,而是眼光在同事们头顶上那一连串的数字里巡视着,陷入了沉思。

    林牧之:卫乾在部门里的竞争对手,运营二组的主管。而卫乾,则是运营一组的主管。每次林牧之看向卫乾的时候,头顶上的数字都会从米白色的15迅速跳到亮黄色的28。

    潘文智:卫乾与林牧之的直属上级,部门总监。这个年近四旬看起来笑嘻嘻的好像弥勒佛一样男子头顶盯着“50”的数字,黄里泛着红光,仿佛每一个笔画都是闪耀着电光。

    至于其他同事,每个人头顶上的数字则是从0-9之间浮动,闪烁着米白色的光芒。

    潘文智即将升职公司副总裁,空出来的位置轮到林牧之与卫乾竞争。卫乾业绩极好,而林牧之来头很大。在这一轮竞争之中,卫乾收到消息,他赢了。只不过,这个消息并不是从潘文智的口中传出来的,也并非是潘文智的决定。

    “我明白了。凡是我带的人,数字极低。而林牧之的人,数字很高。特别是林牧之……显然,这个数字代表一个人对我的善意恶念!”卫乾看着几人的背影,心中窃喜:“数字越高,恶念越重。我就叫他恶念值好了!而且,我感觉这个恶念值的用途不止如此,还有更多用途等我发掘。”

    走在前头的林牧之这会儿高声道:“同学们再加把劲呐,按照导航,我们再走半小时就能抵达半山营地。半山营地面积十分宽阔,是一处大型的商业营地。这一回都已经给咱们都准备妥了,到了那,架起烧烤,拿起啤酒,音乐灯光就位,使劲嗨起来!”

    “林头儿万岁!”

    一群人跟着欢呼了起来。

    潘文智笑着摇摇头:“牧之啊,就是喜欢给大家惊喜。大家加把劲,跟上喽!”

    爬山是个很辛苦的活儿,一般情况下,很需要注意体力的分配。如果逞强好胜,短跑猛冲,很快就会疲惫下来。

    在前方营地很快能抵达的刺激下,一行人纷纷加速爬去,但足足爬了小半个小时,前面依旧还是雾气缭绕,看不到尽头,渐渐欢声笑语没了,反而让走的慢一些的卫乾赶了上去。

    “不对劲啊……我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就应该是半山营地。怎么雾气还是这么大……而且,这山道看起来也不对劲。”卫乾一开口,所有人都忍不住围了过去。

    “哎,手机没信号了,怎么回事,连4G信号都没了……这地方怎么信号这么差,连2G信号都没了。”林牧之本来想打开手机联系营地,一看手机也跟着傻了。

    “我的手机也没信号了。”

    “我也是……不对呀,红云山上个月朋友来的时候,大部分地方都有信号啊。这地方海拔才多少?”

    议论越来越多,一行人不再前行,找了个一块稍大的平坦空地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到营地了?”潘文智以为这就是营地,有点迷糊。

    林牧之脸色一黑,扭过头不说话。

    “我的手机怎么没有信号了……”卫乾皱着眉头,忽然就他仿佛看到很远的红光一闪,心中一突急切问:“你们还有看到其他人吗?为什么我身后爬了半小时的山,一个人都没跟上来。”

    卫乾话音刚落,所有人都忍不住站了起来往着前后左右看去。

    林牧之也顾不上心情不爽,他和潘文智对视了一眼,喃喃说:“还真是,自从进了这条山道一个小时,我们连一个人都没碰到过……”

    “我也没有信号……”

    “我……我的聊天记录停在了半个小时前。也就是说,我的手机半个小时前就没信号了。”

    议论声轰然大作,又突然间停下来。每个人都感觉到不对劲,山风卷着雾气袭来,所有人都觉得心底有点发冷,不自觉间就沉默下来。

    这事真是邪门!

    “红云山是夭城很热门的景区。我上次来这里的时候,这条道上的人可是不少的……”林牧之说着,忽然就走到了卫乾的身边:“卫乾,你怎么发呆不说话了,是发现了什么?”

    卫乾的确发现了不对劲。

    他看向的方向是山道前方的一处悬崖,悬崖上挂着一棵参天大树。更重要的,卫乾发现这棵树头顶上竟然挂着数字:-15

    卫乾看的清清楚楚,这棵树上是一个人都没有的。

    “你们有没有觉得……那棵树,长得可真好?”卫乾拉了一下林牧之,指着那棵树说。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看风景看树?”林牧之还以为卫乾有什么发现,没想到就是一棵树,有些心烦气躁:“现在是下午三点,还有四个小时天黑。这条山路上连个路灯都没有,我们必须在天黑之前找到宿营地。如果我们是走错了路,那就赶紧往回走。”

    “没有走错路,这是去半山营地的地方。这棵树我也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对他还挺有印象的。”潘文智说:“这会儿的确不是看风景的时候。先往前走吧,正常来说,再走十来分钟就该到半山营地了。”

    “王总,要不先下山吧。我觉得其他游客都不在,就我们在这山上,这本身就挺奇怪的。”一棵树身上有了数字,这个发现让卫乾的心理如同被一根冰刺一样,既是发冷,又是感觉到了难以描绘的危险。

    理智告诉他,那棵树本身并无危险。才5点恶念值,和卫乾之前碰到的路人一样,没有不妥之处。

    但是,内心里又有一种直觉仿佛在提醒卫乾:前面就像是一个巨兽张开了血盆大口,等着他们进入。

    “我说老卫你这是什么情况。一点点挫折就要放弃,那我们还搞这个团建有什么意义?”林牧之不满地看向卫乾,这次团建大多数准备工作都是他带着人忙活,很不乐意自己的心血被白费。

    “现在这情况的确很不对劲……”卫乾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断了。

    “好了好了,不用吵了。我都说了,路没错。再往前走好了。去了营地再好好歇息吧。”潘文智不悦盯了一眼卫乾。老板发了火,谁还敢说个不字?

    大家不再说话,默默前行。

    这一次,卫乾忽然就走在了前面。半小时后,卫乾忽然就停住:“等等!看那里……”

    “看什么?怎么停……”林牧之还没说完就意识到了不对劲。

    一颗树做的拱门落在了前方,将山道遮住。

    而这棵树看着非常眼熟,就是刚刚众人看到的那棵树。同样的山道,同样的周边景色,同样的宽阔小平地,唯独这棵树变了。

    “就是这里,一颗树做的拱门。这里的营地我记得挺有意思的,进去就是我们的目的地了。”潘文智笑呵呵地招呼说:“好了,再加把劲,里面还有更多好玩的风景等着我们领略呢。”

    众人哄然应下,想到即将抵达目的地,鼓起精神继续爬过去。

    卫乾抿着嘴,皱着眉,看着那颗树上的数字陷入了沉默。

    他看得很清楚,这是一棵树。

    而且,更为奇异的是……潘文智头顶上的数字正在突破60,泛着令人心悸的红光。

    为什么即将抵达营地时会让潘文智的恶念值激增呢?他有点不想进去,直觉又告诉他,这时候离开更危险。

    “小卫,你今天的状态可是有点不对啊。怎么还不进来?”潘文智突然站定,转过身看向卫乾,缓缓露出微笑。

    “来了来了,不好意思啊老板,刚刚想在这棵树上来个自拍。只不过手机突然就没电关机了,耽误了点时间。”卫乾说完就跟了上去。

    潘文智停了下来,看着卫乾往前走去。

    卫乾不敢停,也不敢回过头看。心中忐忑,面上却依旧要保持着镇静,只好心里默念着:希望只是我想多了……

    即将走过的时候,卫乾忽然就鬼使神差地摸了一把那棵树。

    嗡地一声响起,仿佛头上定了一个铁锅,而有人用铁棒敲打着铁锅。

    这种极其难听让人焦躁不安的声音过后,卫乾迷迷糊糊听到了好像有无数人在低声呢喃,他们乱七八糟说着什么,但卫乾一句话也听不懂。

    不是汉语,不是英语,仿佛什么神秘远古语言一样。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又仿佛只是过了一瞬间,脑袋里仿佛警铃响起一样,卫乾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能听懂了。

    取而代之的,是一行出现在卫乾眼前的字:觉醒初级语言通识术。

    “我穿越了?”卫乾小朋友现在有很多个问号。

    “我还能不能回地球?”

    “有系统吗?系统在哪里?”

    “同事们去哪儿了?”

    “我这是在哪儿……等等,他们在说什么,我好像能听懂,我想静静听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