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精你不要过来啊顶点小说 > 第十一章:真的是走火入魔吗?
    虽然靠着巧妙的计策挖坑弄死了暴劲武,但犹如人形霸王龙一样的强劲实力依旧让卫乾心有余悸。紧接着的,就是一股强烈想要变强的欲望:这样的力量,我也要有!

    为此,卫乾借着刷了不少好感度的时机,从狐蝶手中拿到了暴劲武修炼的功法:《暴龙功》,也获准可以进火烈狐的藏经阁里修习。

    这些获得功法的机会,卫乾都分享给了自己的手下。不管是卫新直还是卫新秋,听了都是能够兴奋得直打哆嗦。

    于卫乾而言,却显得味同嚼蜡,只是一个保底的选择。

    他很清楚,这些功法并非上品。这也就意味着,自己一上来起点就有些低。

    没想到,这里竟然得到了一个天罚功。

    这名字,一看就高端大气上档次啊!

    把卫新秋喊了进来,嘱咐若无其他事情,不得打搅。随后卫乾就将整个心神沉浸了进去。开始研习起了这神秘的天罚功。

    没想到,卫乾一翻开,就发现整个天罚功仿佛是气体一样,缓缓飘散到了空中,随后出现在了脑海之中。

    卫乾心中大喜,这种一看就是为了杜绝外传的异象足以证明《天罚功》的不凡之处。

    他最近恶补不少功课。知道这世间的功法也有好坏之分。

    清灵域位置偏僻,资源稀少。所有的功法,都是最普通的凡级,只有域都王城的王族,以及少数几位大佬,才据说有更上一等的灵级功法。

    凡级的功法,先天约束着修炼者从化形境突破到元灵境时的瓶颈。而灵级功法,则据传能够一直顺畅修炼到六品,直到要从六品突破到五品,才会感觉到巨大的瓶颈。

    因此,功法如果能选,就要选绝世神功。

    普通功法没有什么特殊,但是,一旦到了灵级功法,据说只要修炼出来,必然天降异象,有额外神通。

    想到这里,卫乾就不由心中火热,急切想要修炼下去。

    可惜,他毕竟只是个刚到高武世界,很少接触修炼事务的年轻人。

    只见此刻的卫乾面红耳赤,一双眼睛也是通红无比。此刻的他,感觉四肢仿佛是被泡在了开水里一样,通体发红,但是卫乾的胸腔腹部,却是一片青白,散发着阵阵寒光。

    原本平稳的马车此刻忽然就一股狂风涌入,温暖的气流瞬间掀开了车顶。几批妖兽骏马纷纷大喊乱叫,恐惧得各自逃散。

    卫新秋被摔落到地上,看着卫乾眼前的神色,哪怕卫新秋对修炼知之甚少,这会儿也顿时反应了过来:“快去喊城主大人,公子修炼不当,走火入魔了!”

    幸运的是这会儿马车还未出城多远,听闻卫乾出事,不一会儿狐蝶就赶了过来,肉疼地喂了两颗还元丹,卫乾悠悠转醒。

    “我……怎么了?不是去救人吗?”卫乾迷迷糊糊醒来,虚弱无比说话。

    “没大事……就像是要被吸干了一样。练功都没有前辈护法,真是玩笑……还好你碰到了我,给了你两颗还元丹,补足了一点身体元气。”狐蝶撇了撇嘴。

    “简单说,你修炼的功法,运转周天需要的灵气过于巨大,你身体里没有,这野外稀薄的灵气也支撑不了。于是玩崩了,差点把你玩废了。你这功法啊,算是让你给练废了……”

    卫乾面色大变,他试图运转周天,却感觉一阵又一阵发虚的感觉接连不断袭来。连忙拿出两颗灵能水晶捏碎,浓郁的灵气笼罩四周,让他感觉好了不少。但很快,他就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一个无底洞一样,怎么都无法填满。

    更加糟糕的是,他仿佛真的是修炼废了一样,根本无法将空气之中游离的灵气纳入体内,运转一个周天。

    他就感觉,自己的体内好像有一个龙卷风一样,不断地和他抢夺着灵气。

    “怎么会……这样?”卫乾有点接受不能。

    “好了……放开点,说不定找找你师父,能给你出出主意矫正过来呢?”狐蝶拍了拍卫乾的肩膀,说:“以后记住啊,修炼的每个关键点,都要有可靠之人护法,或者给自己找好可靠的洞府,准备齐全了再去。你这样的,没死就不错了。”

    卫乾虽然感觉很不对劲,但众目睽睽之下,不是细说的场合,只好打起精神应下,随后继续朝着捕奴队的营地进发。

    此刻,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还是太弱小了。

    狐蝶是盟友,但还远不是自己人,除非……

    打住,总之,他现在太弱小,还需要尽量多抓住自己的力量。不然,也不会出现这种差点修炼练废了的事情。

    当务之急,自然是赶紧把同事们放出来。

    三个小时前前。

    捕奴队营地。

    一个黑袍乞丐遮住身形,战战兢兢地从满是废墟的捕奴队营地密道跑出,随后直三十里外一处庄园。

    此人,正是暴劲武的狗头军师暴材。只见他提着一人,片刻不敢停留。

    “福缘深厚,福缘深厚啊。还好去求援,这才躲过一劫。不行,此地还是不能久留,我要赶紧将轻灵城这里发生的消息报给域都王城的贵人!”

    “还好……这些努力还是如此的孱弱,让我能够逮住一人。哪怕到了域都王城,我也能继续凭借这个奴隶,博得富贵……”

    ……

    当卫乾赶过来的时候,先一步赶到的轻灵城战士已经攻陷此处。

    暴劲武出发时,带走了营中的精锐部队,留守大营的本领有暴材。但暴材得知消息后一跑,整个营地不攻自溃。当卫乾来的时候,那些被捕获的奴隶也被打开了锁链,相继抱头痛哭。

    短短三天时光,对他们而言却仿佛是过了一个世纪一样,在营地之中备受折磨,痛苦难言。

    以至于当卫乾出现的时候,他们都没反应过来,这是他们的前同事,只以为卫乾也如同潘文智一样,不知死到了哪里去。

    “捕奴队有的是精通调教奴隶的好手,为了拍卖出好价格,这三天用了不少绝活……所以……”卫新秋小心翼翼地介绍着。

    “同学们……是我,老卫。”卫乾换回了自己登山时的衣服,有让几个兔妖轻柔地将他们的衣服发还,这才缓缓走了过去。

    见到熟悉的衣服,一行人都是嚎啕大哭。

    “一切都结束了,我来带大家回家。”卫乾轻叹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