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妖精你不要过来啊顶点小说 > 第六章:地球是一个孱弱无力的世界吗?
    暴劲武是撞入天香楼的。

    轰隆一声,砖石破碎,木屑飞舞,尘土散落过去后,暴劲武身上却是毫发无损,一股奇异的气流在他的身体上流动着,展示着非凡的力量。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卫乾感受到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压力。

    “这就是高武世界的力量吗?怪不得他们会觉得……暴劲武不可战胜。原来,当一个人掌握了如此强大的力量以后,果然能够摧枯拉朽,无视一切阴谋诡计。”扑面而来的压力仿佛有实质,让卫乾的呼吸都变得不顺畅。

    呼……

    一阵清风飘来,卫乾忽然感觉身边仿佛像是忽然间从烈日炎炎的大马路上掉进了空调费。清凉,舒爽,那是来自狐蝶的保护。

    “死豹子!你忘了,这是我的地盘。等等……放开红姐,暴劲武,你在找死!”吃得满嘴流油的狐蝶看到那个满身鲜血身影时,一双眼睛立马红了。

    “哈哈哈,不过是开个玩笑而已。你们狐狸和狸猫一样,都有九条命。怎么这么容易死呢?”暴劲武话音刚落,就将手中的那个红裙女子丢向狐蝶。

    狐蝶连忙过去接住,一从暴劲武身上脱开,红姐就满脸含泪说:“城主,快跑吧。城主府已经被攻陷,所有族人都已经被俘。族老们都抵挡不住,投降了。这一次,捕奴队撕破脸了!”

    “在灵元大陆,武力胜过一切。我没有死,火烈狐一族就不会输。”狐蝶没有跑,而是直起身,一步步朝着暴劲武身前走去:“红姐,带上这个小子走。他身上有大秘密很有价值,而我他征服了我的胃,我不会让他死!”

    “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烈性子啊,不见棺材不落泪!”暴劲武狞笑。

    “走,快走!化形境大圆满的强者战斗,整个天香楼都将不复存在!”红姐托起卫乾就要走。

    但卫乾却缓缓摇头,他看着那个被暴劲武撞破的大洞,说:“为什么要走?暴劲武死了,不就一切都结束了?”

    “给我说实话,你真的是三品强者的弟子?那你的实力到底是什么境界?”红姐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

    卫乾笑着摇头,他看着空气里越发凝聚的奇异力量,说:“对于漂亮的女孩子,我果然还是无法抵抗住说心里话呀。暴劲武的确很强,这种能够一跃百米,肉身破墙,一拳破空打死牛的力量,就好像是霸王龙一样。但是……我能杀他。尽管我什么境界都没有!”

    “没有境界,就没有力量。那赶紧跑啊!”红姐用尽全力,拖着卫乾到了天香楼的角落。

    而这时,暴劲武与狐蝶的战斗也已经交手上百汇合。

    击碎的砖块,被武器如切豆腐一样搅碎的房梁座椅瓦片到处都是,整个天香楼仿佛发生了一场爆炸一样。

    烟尘卷起,两个交战之迅疾,快得只剩下残影。

    此外,就是密集得仿佛连起来一样的刀剑碰撞之声,拳拳到肉之声。

    说起来很多,但发生的事情只是过了不到几秒钟。

    而这会儿,天香楼的楼顶就齐齐塌了下来。

    红姐毕竟已经受了重伤,卫乾挺着身子不走,她拖到角落后就已经力竭,只能无助地看着直冲云霄的两人。

    “这么恐怖的灵力波动……接下来,就是要死战了!”红姐感觉到了一些绝望。

    这会儿的卫乾也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激动,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很害怕。在这样激烈的战斗之中,应该像是鹌鹑一样,趴在地上,唯恐受伤。

    但卫乾没有,他觉得世界向自己敞开了全新的大门:这样的力量,我也要有!

    刚刚那种快到只剩一圈残影的战斗已经让他热血澎湃,但没想到,那些才只是开胃小菜。

    从天空之中往下看,这会儿的天香楼突然嘭地如同火箭升空一样,腾空飞起两道残影,而天香楼则仿佛是被定向爆破了一样,整个大楼迅速坍塌,卷起无数烟尘。

    腾空而起的正是暴劲武与狐蝶。

    战斗进行得格外激烈,也不会如同回合制游戏一样,进攻之前,还会喊一声口号。

    从砖瓦里爬出来的卫乾眼里,整个现场仿佛在挂着两种颜色的台风。一个黑色的,是暴劲武,一个红色的,是狐蝶。

    认不得技法名称与功法的卫乾仿佛是在看电影一样,看着两人在整个城市里腾空落下,借着建筑物躲避攻击,而每一次进攻与躲避,都意味着整个方圆数百米都仿佛经历着地震一样,让卫乾站都站不起来。

    就这么看了十几秒,卫乾明白了狐蝶的底气。

    暴劲武强横,力大势沉,每次进攻,都仿佛山呼海啸,气势汹汹。但狐蝶显然修为更加精深,轻巧闪避,而每一次进攻都抓得时机很好,让暴劲武身上开始出现血淋淋的抓痕。

    “城主,不要缠斗,暴劲武在留手。他有七品秘宝!”红姐意识到了什么,赶紧大喊。

    “晚了!”

    一阵耀眼的黑光在天空之中急速扩张,卫乾从来没有想过,黑色在这一刻竟然是如此的刺目,让他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但很快,他又睁开眼睛了。

    卫乾的身上依靠着一个滚烫的身子,正是流着血的狐蝶。

    只见狐蝶身上的衣裳破破烂烂,皱巴巴的,仿佛是从爆炸堆里冲出来的一样。更让卫乾感觉吃惊的,还是狐蝶的身后,一个个黑色的神秘符号在狐蝶的背后流转着,这符号极小,连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线。

    “这个本钱,还真是敢下手呢……七星夺魂钉,你这是要把我也炼成你那些失去意识,任凭蹂躏的傀儡?”狐蝶笑着支起身:“域都王城,果然最后还是选择了你。竟然连这种阴狠的宝物都给了你。”

    与此同时,暴劲武也站在了地上。只不过,此刻的他是捂着脸的。

    透过指缝,卫乾清晰地看到了暴劲武一张本来就狰狞的大脸这会儿滴落者紫色的鲜血。更可怖的,还是左边腮帮子上竟然仿佛被撕碎,露出了森然的牙槽骨。

    “够狠,够劲!”暴劲武:“但你还是输了。我给你两个选择。”

    “我选第三个。”狐蝶打断了对话。

    “还是这么任性,哈哈,但你已经没了任性的资格!听着,狐狸,你不怕死,但你不怕你的族人因你而死吗?第一个选择:把这个人类交给我,你活下来,做我的妾,你的族人都不会有事!”

    “第二个选择。留下你与这个人类的尸体,你的族人全部被卖做奴隶!”

    “我说过……我有第三个选择!”狐蝶缓缓张口,一颗闪烁着红光的,似玉非玉的小球缓缓浮现:“那就是自爆妖丹,同归于尽。”

    “不!狐蝶,你冷静一些。就算自爆,你也杀不了我。但你们绝对都会死。你的族人也一定会被卖做奴隶。”暴劲武瞳孔一缩,双手虚放着,试图安抚:“何必呢?你只需要交出这个人类而已,交出来,不就没事了?你吐出妖丹多难受啊,而且根本杀不了我,你知道的。”

    “杀不死你?也许吧,但你敢赌么?”狐蝶看向卫乾:“至于这个人类……我想你你这头豹子永远不会懂得我的骄傲……”

    “还有你对美食的热爱,对吗?”卫乾忍不住开口了:“你们在决定我命运的时候,好像……从来都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呀!”

    “你的小花招,早已被我识破。什么菩提真人,不过是你虚张声势。我的确没想到,这个女人会为你出手。但在灵元大陆,只有力量,才是决定一切的关键。”

    “人类,你本来是有机会臣服我我。就因为你竟然懂得灵元大陆的通用语,真是让我舍不得把你制成傀儡。本来,你能活下来,能得到你想不到的财富,权势与美色。但可惜……”

    “当一个蝼蚁敢反抗的时候,我必须杀死你,折磨你,才能让你所有人明白,为什么我叫血腥领主!”

    “起风了……”暴劲武正在一步步走来,卫乾忍不住喃喃地说。

    红姐苦笑:“这是他在用威压逼迫你,你根本不是修炼者,实力差距天差地别,所以才会感受到强大的风力压过来,让你难以动弹。”

    咚咚咚……

    暴劲武仿佛炫技一样,一步一步走去,伴随着强大的威压,是每一步都踏着地面。青石板砖此刻寸寸碎裂,一个个裂纹往四周散去,更是让卫乾感觉大地都在震颤一样。

    只见卫乾拿起一杆长枪,拖着地,一道黑色的光芒在长枪上面缓缓凝聚。卫乾这会儿就仿佛是被枪口叮嘱了脑门一样,感觉死神的镰刀放在了自己的脖颈上,充斥着窒息的感觉。

    “真的要自爆了吗?”狐蝶凝神看着卫乾,忽然轻笑着说:“这一天迟早会到来,可恨我还是不够强大……但是,我宁愿死,也不会做奴隶!”

    “我没说……我们不能走呀?”卫乾轻轻笑着,他抬头看着天,招了招手:“嘿老伙计,帮忙送一程啊!三个人的票!”

    说着,卫乾伸手过去轻轻一拍。

    他的眼前,忽然就横空出世了一棵树。

    一颗顶着恶念值-15,成拱形的树。

    这棵树仿佛会飞一样,掠过了卫乾一人两妖,随后落在地上,又缓缓隐去。

    “时空裂缝,该死,这个人竟然能感知到时空裂缝。而且还掌握了进入的办法,不……我也要进去……一旦掌握一个稳定的裂缝入口,我就能征服那个孱弱的世界!”

    “该死,吃我一击爆裂拳!给我打开啊!”

    一阵地动山摇的灵力波动在卫乾原本的空地上轰开,烟尘滚滚升起。

    卫乾、狐蝶以及红姐消失不见,只留下不仅灰头土脸,还心情格外恶劣的暴劲武。

    他很清晰地明白,他没有击中他们,更没有再找到一丝一毫时空裂缝的线索。

    相反,他的心中升起了浓重的不安。

    “我……为什么突然就感觉到了害怕?从潘文智的意识残影里,地球只是一个孱弱无力的世界啊!他们……只是一群蝼蚁,哪怕逃走也不会对我有威胁。”

    “他们,真的是蝼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