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交情这东西,不是钱多钱少能衡量的
    陈默笑着说道:“秋秋妹性格有点内向啊,这么容易害羞。”

    秋秋妹是杨通锡妹妹的小名,大名叫杨岚岚,人长得水灵水灵的,是个美人胚子,有点华国古代的女子的遗风,很容易害羞。

    “这丫头平时可不是这样的,跟她那些同学在一起的时候疯癫得很。”

    “婶婶好!我叫杨苏琴,跟您家杨通锡是小学同学。”

    “哎哟,好好好,都快进来坐,饭马上就好了!”杨通锡的母亲忍不住多看了杨苏琴一眼,心想这个小姑娘长得真好看。

    “婶,你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陈默大大咧咧的,每次来都感觉回到自己家似的,丝毫没有把自己当个外人。

    “祖法,你好好招呼下你这的同学和这些朋友哈,桌子上有瓜子和洗干净的水果。”

    杨苏琴等人来到客厅,坐在靠窗边的沙发上好奇的四处打量,杨通锡用手端着放在桌子上的两盘瓜果递到杨苏琴等人面前道:“来,先吃点果果。”

    陈默挽着袖子到厨房门口的洗手台洗了下手,走进厨房道:“婶,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我来打个下手。”

    “不用不用,你去坐着休息就好了,这里面赃。”

    陈默微笑着说:“没事,厨房嘛,都一样,我在家的时候一样干。”

    “哎,每次来我家都麻烦你忙这忙那,多不好意思。”

    “婶婶你这样说就见外了哈,我和祖法可是最好的兄弟,来这我就感觉回到了家一样,嘿嘿。”

    “你能这样想就好哟,那就帮婶婶把炒好的菜和碗筷先端出去客厅里面放饭桌上吧!”

    “好嘞!”

    陈默麻利的进出了几次,把饭菜端了出去,不一会,饭桌上堆满了炒腊肉,炖猪脚,五香牛肉等十几个菜,尤其是里面还有一碟蜂蛹,在这季节这东西可是稀罕货。

    就在大家都以为菜都上满了的时候,杨通锡的老妈又端着一个锅出来,放在了桌子中间的电磁炉上面,道:“这是羊肉火锅,家里也没什么好吃的招待大家,就随便吃这些了。”

    在当地,这是一种主人家招待客人时客气的一个说法,或者是谦虚的一种说法。

    陈默笑着故意曲解意思道:“确实没啥菜啊,一桌子的基本都是肉,哈哈!”说完一群人都跟着笑了。

    杨通锡的老妈很好客,这一顿饭大家吃的很融洽,从六点左右一直吃饭了八点,最后吃完饭的时候菜基本没剩多少了。

    等陈默他们回去了之后,杨通锡的老妈在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当下电视柜下面的烟,不由惊讶道:“咦,小默还买了烟呢,这种烟以前没见过,烟盒倒是挺好看的。”

    “那可不是,这烟一万五一条呢,能不好看么。”杨通锡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有点不想动。

    “什么!”她手猛地一抖,差点没拿稳。道:“你别乱说哦,哪有这么贵的烟,中华烟都没这么贵。”

    杨通锡撇嘴到道:“哪有乱说,这烟一包能买两条中华烟了,老妈你要是不相信可以上度娘查一下看。”

    “这……”

    罗小菊见儿子不像开玩笑,她有些着急道:“这么贵的烟咱们可不能要,现在小默估计还在路上,你赶紧还回去给人家!”

    杨通锡有些无奈,摇头说:“妈,你觉得还得回去吗,要是能还得回去,刚才这烟就不拿上来了,再说了,对咱们家来说一万五一条烟可能觉得贵得离谱了,可是对陈默那家伙来说,估计也就像花了一块五的感觉。”

    罗小菊手里举着烟呆了呆,然后又放了回去,一边感叹道:“小默这孩子,出息大咯,小小年纪又是炒股又是炒期货的,还能赚那么多钱,自己开了公司不说,还出了几千万给他们村里开农场,你说现在他到底多有钱啊?”

    杨通锡唏嘘着道:“不知道,但以我对他的了解,从他最近的做事风格,我想估计最少得五千万以上了。”

    “五千万啊!”杨通锡母亲吃惊道:“这得比那个开白马超市的老板都有钱了吧。”

    “那肯定啊,白马超市的老板据说才两千多万身家,跟小默没得比。”

    杨通锡突然嘿嘿笑道:“妈,前阵子小默说等我过生日送我一辆车。”

    “小默是这么说的吗?送车这太贵重了吧,到时候他过生日的时候咱们拿什么送啊?”母亲罗小菊脸上露出担忧的神色。

    “这事得跟你爸说一下才好。”

    “那你跟我爸说呗,反正也没什么,凭我跟老陈的关系,他现在可是我们县首富哇,好兄弟送辆车有什么不好的,要是我有他这么牛逼,别说送车,我连别墅也送他一套。”

    罗小菊翻了翻白眼看着而已,没好气道:“问题是你没有他这么牛逼啊,你拿什么送,说大话谁不会说!”

    杨通锡撇撇嘴,道:“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读初中的时候,我们班那么多城里的同学家里不是当官的就是做生意的,不管从哪方面来说他们比老陈家条件要好太多了吧,为什么我就只跟老陈关系最铁?交情这东西,不是钱多钱少能衡量的,交朋友交的是心,看的是人咯。”

    其实上次陈默说送他车之后,杨通锡就想过这个问题,所以他并没有太多的心理压力,送就送吧,自己接下就是了,至于到时候老陈过生日,自己能送啥就送啥,送不起贵的就送个有纪念意义的呗,老陈肯定也是这么想的。

    在杨通锡母子俩在讨论着跟陈默送礼问题的时候,陈默已经在回乡下老家的路上。

    路过花园桥头的时候,杨苏琴要到家了,陈默把剩余的两条国酒香.50拿了一条出来,道:“这烟不错,挺叼的,这条烟你拿回去给叔叔过过瘾,我就不跟你一起了,免得你老爸老妈他们又要留我吃饭了。”

    杨苏琴笑着道:“你是嫌我家的饭菜不好吃么,这么怕我老爸老妈留你吃饭啊。”

    “呵,要不你先跟我去我家吃一顿?”

    杨苏琴做了一个鬼脸,道:“嘻嘻,刚刚才吃饱,你们回去路上小心啊。”说完迅速在陈默右边脸上蜻蜓点水般一掠而过。

    陈默嘴角微扬,撇眼见曹蓓正愣愣的看着自己,口花花道:“怎么,你也想来一下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