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六十八章 第一天的收获 (求收藏,求推存票!)
    “来就来嘛!”

    看着杨通锡啥也不会,陈默只得文琪琪玩‘十五二十’了。

    这是一种十分简单的划拳游戏,游戏规则是在两个人伸出手的时候,嘴里要同时喊口号十五二十,然后口号后面报自己要的数,只能是五的整数倍,最高是二十。

    如果两个人海出的数字是一样的,比如两个人都伸出五只手指,同时喊十五二十十,那么代表平手,继续下一局。

    如果两个人都生出五就是手指,一人喊十五二十十,一人喊十五二十十五,则喊对数的人赢。

    陈默笑着对杨通锡:“十五二十很简单,你看好了!”

    杨苏琴和黄静也都笑呵呵地看着陈默和文淇淇划拳。

    第一局,陈默的数是五,伸出的是两个拳头,文琪琪喊的数是十,伸出的是一个拳头和一只手掌,陈默胜出。

    文琪琪喝了一杯啤酒。

    第二局,陈默伸出的是一只拳头和一个巴掌,嘴里喊的数是十五。而文琪琪喊的是十,出的是两个手掌。

    这一局还是文祺祺输了,又喝了一杯啤酒。

    文琪琪不服气道:“我就不信了,你运气这么好!”

    杨苏琴和黄静两人在一边偷偷发笑,杨苏琴道:“人家是女生,你让着她点嘛!”

    文琪琪哼了一声道:“不用他让,他能一直赢。”

    但结果很残酷,文琪琪似乎被霉运缠身了,一连输了十多局,啤酒喝了快两瓶了。

    不仅仅是文琪琪,连在一边看戏的杨苏琴等几人都有些发懵,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陈默笑呵呵的道:“怎么样,还要继续吗?”

    文琪琪一下子喝的有点多,肚子有些撑,道:“我先缓缓,你找杨苏琴和黄静先来几把。”

    陈默把目光投向另外两个女生:“你俩谁先来?”

    杨苏琴笑了笑说:“我先来吧,我就不信我们几个女生还玩不过你!”

    陈默报以微笑,心道:“因为还真玩不过我。”

    当杨苏琴也连续喝了十杯啤酒的时候,终于忍不住道:“你是不是会读心术呀,怎么老是一直赢?”

    陈默哈哈大笑:“是啊,我能未卜先知啊,就问你们怕不怕!”

    “信了你的邪了,静静你上!”文琪琪把目光放到黄静身上,希望她能搬回几局。

    黄静嘻嘻笑着道:“看我的!”

    然后文琪琪和杨苏琴一直看着黄静一连喝了十几杯。

    几个女生差不多一人都喝了两瓶啤酒左右,但根本看不出喝酒的样子。

    加上一开始开的那一瓶,一箱啤酒已经喝了三分之二。

    杨苏琴和黄静以及文琪琪都相当纳闷,三个人轮番玩了三十几局都没能赢陈默一局,不由有些沮丧,同时把目光聚焦到杨通锡身上,道:“该你了!”

    陈默我看着杨通锡道:“因你的聪明才智,现在应该知道怎么玩了吧?”

    杨通锡轻轻点头,不太确定的道:“应该会了吧。”

    杨通锡确实是学会了,但结果是他也喝十几杯。

    一箱啤酒就只剩最后一瓶了,陈默对着收银台招了招手:“服务员,再来一箱啤酒。”

    杨苏琴没好气的道:“不跟你玩了!”然后几个女生都把矛头指向了杨通锡。

    在三个美女的攻势下,杨通锡有些招架不住,一个人喝了七八瓶啤酒,几个女生一共才喝了四五瓶。

    这时候啤酒又喝完了,陈默又叫了一箱。

    杨通锡看情况不妙,赶紧向陈默求救,这时候几个女生带着刚刚从杨通锡身上找回来的信心准备继续收拾陈默。

    陈默笑呵呵道:“你们这么欺负我兄弟,我都看不过去了,你们是自己吹瓶子还是要我来报仇啊?”

    看着陈默嚣张的样子,几个女生气得直咬牙,文琪琪道:“再来!”

    十分钟后,几个女生又喝掉了半箱啤酒,一个个唉声叹气的看着陈默:“不玩了,肚子太撑了喝不下了!”

    陈默看了下还剩下四瓶啤酒,道:“也没剩几瓶了,咱们玩击鼓传花吧,把这几瓶干完了就结束!”

    黄静撇了撇嘴道:“不玩,剩下的你全喝了吧,今晚你就没喝过!”

    陈默摸了摸鼻子道:“是你们没本事让我喝嘛,怪我咯,要不我先喝两瓶,剩下的两瓶咱们玩击鼓传花?”

    几个女生相互看了下,然后都同意了,陈默看向杨通锡道:“要不咱俩一人一瓶?”

    杨通锡笑道:“行,咱俩吹瓶子!”

    两人各开了一瓶啤酒,对着瓶口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完了。

    八点半的时候,几人从胖姨妈火锅店出来,陈默扫了一圈道:“现在还早,要不回去我那里玩一会?”

    黄静和文琪琪都说不去了,想回家。

    陈默踢了杨通锡一脚低声道:“你送文琪琪回去!”

    杨通锡刚准备出声,文琪琪便道:“不用不用,我不回家,我今晚去静静家睡。”

    “行吧,那我们送你们回去。”陈默看着黄静和文琪琪。

    黄静轻松点了点头:“嗯。”

    由于离得很近,一群人走了五六分钟就到了黄静家小区门口,陈默说:“就送你们到这了。”

    黄静说:“都到这了,大家去我家坐坐吧。”

    陈默说:“不了,九点钟期货要开盘了,我得回去。”

    文琪琪笑着开玩笑道:“哎哟,陈老板分分钟上万块钱,不耽搁你赚大钱了,快点回去吧。”

    告别黄静和文琪琪之后,陈默问杨通锡道:“去我那坐会?”

    杨通锡扫了眼杨苏琴,连连摇头说:“算了,不想当电灯泡,我回家玩游戏去。”

    杨苏琴俏脸微红,埋着头不说话,陈默也笑了笑,道:“行吧,路上小心!”

    杨通锡走后,就只剩下陈默和杨苏琴了,杨苏琴走上来挽住陈默的手臂,两人说说笑笑的往租房走。

    回到租房的时候已经九点,杨苏琴说:“我先去冲凉了。”

    陈默赶紧打开电脑,登录期货交易软件。

    白银2007目前的最新价格是5551/千克,依然是下跌趋势,不过盘面波动不是很大。

    从晚上九点到十一点半,陈默进出六次,228.8万的本金获利近80万,总资产累计到306万。

    因为明天要拿出三十万出来给武林舅舅做手术,以及最近要花的钱不少,所以陈默账户中留了36万没动,不然明天没法提出来。

    另外还有270万,眼看白银2007已经没有多少空间,陈默战黄金,一直到凌晨2:30关市,获利近百万。

    看着账户里面高达403万总资产,第一天进入期市的收获达三百万之巨,虽然脑袋沉甸甸的,眼睛也快睁不开了,但是陈默的心情是十分愉悦的。

    他轻手轻脚的走到卧室,发现杨苏琴早就已经睡下了,于是匆匆去厕所洗了把脸,顺便把脚也洗了。

    结果刚刚躺到床上,杨苏琴便幽幽睁开眼睛,睡眼朦胧的道:“现在几点啦?”

    陈默低声说:“两点四十多啦,是不是对不起吵着你了。”

    “噢……”

    陈默刚说完,便发现自己的大家伙被一只温热柔软的小手抓住了。

    只听她柔柔的道:“亲爱的,你辛苦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