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确认过眼神,这个是高手! (第二更求票求收藏!)
    (感谢‘晶小妞和威先生’1000币打赏,以及wuyaling同学100币打赏!)

    舅舅舅妈外公外婆他们都愣愣的看着陈默。

    什么意思?

    开玩笑的吧?

    你要出三十万治疗费用?

    你有这么多钱吗?

    看着大伙各种各样的目光,看起来不太相信的样子,陈默无奈道:“真的,没开玩笑,武林舅舅的治疗费用我都出了。”

    大家都只知道陈默买彩票分了12万,想不出他怎么出这三十万的手术费用。

    当然,陈默的老妈除外,不过她也是诧异,本来以为陈默打算出个几万就不错了,没想到会全包了。

    “你从哪来这么多钱?”

    外婆紧张着问。

    几个舅舅也是眼巴巴的看着陈默,感觉这个外甥怎么越来越陌生了。

    陈默道“炒股赚的呗。”

    这时候除了陈默的老妈和几

    个舅舅外,其他人都一脸懵。

    炒股是什么?

    陈默的老妈忙着解释说:“没来得及告诉你们,小默最近炒股赚了四十万块钱。”

    一时间,不管懂了或者不懂,大家都莫名的激动,尤其是陈默的二舅妈,四十万啊!

    总之,大家的心情是复杂的,纷纷扰扰难以形容,但有一个共同点。

    那就是震撼!

    小默还是学生啊,才读高中就赚这么多钱了!

    看着大家差不多消化了这个消息,陈默才缓缓道:“德洋外公,德洋奶奶,您们就放心给舅舅治疗吧,费用的事就包给我了。”

    “谢谢!”

    “谢谢你小默,这个钱以后我们会慢慢还你!”

    陈默笑了笑,道:“不着急不着急,应该的应该的!”

    他其实压根就没想过要还,三十万而已,只不过现在不方便说出来,一来是怕老妈,舅舅外婆他们也不理解。

    你才赚了四十万,像这样的情况借三十万可以理解,说明你心好,大方,重感情。

    但是白送三十万出去,疯了吧?

    二来,以德洋外公家的情况,让他们还三十万,这辈子估计得压得喘不过气来。

    那还有什么意义?

    压在心头的大山被陈默的如来神掌给搬开了,大家心情都变得愉悦起来。

    但是有一个人的心情却很糟糕,在陈默他们去探望他舅舅以及商讨筹钱的时候。

    黄祺俊也在忙着炒股,他本来也是打着先观望的态度,看情况在做决定的。

    但是在14:13分的时候,‘越秀金控’跌破了他心理逾期的-9%,看着不停冒出来的空单,股价在快速下落,情急之下他清掉了一半的仓位。

    另外持有的四只股票他也按照之前做好的决定清了两只。

    结果刚刚快临近收盘前的几分钟,那四只清掉的和保留的都一改不温不火的状态,仿佛拉稀似的一泻千里,几分钟跌了五六个点。

    更气人的是,自己清掉一半的‘越秀金控’后来本来都跌停了,自己正庆幸跑掉了一半呢结果收盘前十分钟左右就开始反弹,一路高歌猛进,到收盘的时候已经从跌停板涨到了-3.62%,但是较于自己卖出前涨了五个多点。

    心里面即震惊又悔恨。

    “这是个高手!”

    黄老板终于确定陈默的高手身份,居然全被他说中,如果一次是运气,二次是巧合,那么第三次绝对是实力!

    心里暗暗后悔没有选择相信陈默,正郁闷着呢。

    回到停车处陈默发现老黄的心情好像不太美好。

    陈默好奇道:“老哥这是怎么了,看起来苦大仇深的模样?”

    看到陈默出现黄祺俊哭丧着脸道:“惭愧得很,没听你的建议,该清的只清了一半,不该清的也清了一半。”

    陈默一脸淡定:“我也只是随便说说,不一定准的。”

    黄老板连着看了陈默几眼,心里想着要怎么才能跟着他屁股后边吃肉呢。

    不过他不知道的是,陈默已经打算撤出股票市场了。

    没过多久,舅舅他们都回来了,大舅说:已经跟医生确认过了,下周二安排手术。

    陈默道:“行,到时候需要交钱的时候给我打电话,我股票账户里面的钱下周一可以提出来。”

    黄祺俊听着他们说话,随口问道:“你舅舅犯了什么病,手术多少钱?”

    陈默道:“主动脉夹层,搞下来大概三十万左右。”

    “嘶……”

    “三十万!”

    这可不是小数目,就算对于黄老板自己来说那也是伤筋动骨的事。

    接着他反应过来,刚刚是不是说需要钱的时候给他打电话?

    他这才意识到陈默居然这么有钱,而且在股票里面下周提现,这得是赚了多少钱了?

    心里边更加坚定了要跟陈默打好关系的决心。

    回去的时候,三舅以及张沐风兄妹两人留下来照顾张武林的,其他人都回家。

    到县城边上的时候,陈默和老妈还有弟弟三人就下车了,准备回家不去外婆家了。

    黄老板道:“你们现在路边这里等我,我送你外婆他们到家后回来接你们。”

    等车都走了,张英问陈默:“你现在一共有多少钱?”

    陈景刚也赶忙竖起耳朵来听。

    陈默说:“刚好六十万。”

    张英道:“还好有你在,不然外婆她们几家就惨了。”

    陈默点点头说:“妈,等会我不跟你们回去了,我让黄老板送你们回去。”

    陈景刚忙着问:“哥,你要去哪?”

    这也是张英准备要问的。

    陈默说:“我准备去学校附近找个房子租,一来是为了下周开始炒期货,二来到时候开学可以住。”

    张英皱眉道:“在家不是可以炒吗?”

    陈默说:“我之前那是炒股,用手机炒没什么影响,现在我准备炒期货不炒股了,用手机炒不方便。”

    “你别瞎搞哦!”

    “怎么会,我像瞎搞的人么?”

    本来陈景刚也准备留下来玩,结果被老妈批了一顿。

    “玩什么玩,现在这个疫情这么严重,不要命啦,回家玩去!”

    半个小时后,文刀刘的司机开着宝马车送弟弟和老妈回乡下,黄老板则开着汉兰达带着陈默在城里溜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