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五十一章 陈默的建议
    不等对方回复,陈默又连着发信息道:“是这样的,我外婆家这边有个堂舅昨天犯病了,已经送去州医院了,我们今天准备去探望他,但是因为各地封堵找不到车去,您这边能帮忙找得到车车吗?”

    看到陈默回复的信息,黄老板想了下问:“你们人多吗,准备去几个人?”

    陈默大致算了下,除了外公身体不太方便可能不去,两个小表弟也不去,其他人基本都去。

    于是回道:“人挺多,可能十四五个人吧。”

    “你稍等,我帮你问问看。”

    陈默回了句:“好的。”

    结束对话,黄祺俊沉吟了一下准备给一个开长途运输公司的初中同学打电话。

    那个同学手下有十几两大巴,专门来回跑江浙闽南以及粤省那边的,主要是接送外出打工人员,现在受疫情影响没什么生意,正好给他找点活。

    结果刚从通讯录里面把备注为潘志明的号码翻出来,他又退了出去。

    心想这是个跟陈小兄弟打好关系的机会,就这样找个车去接恐怕没什么作用。

    可是自己的汉兰达只有六个位,他那边有十四五个人的话根本就坐不下啊。

    黄祺俊寻思着该找谁跟自己一起去呢?

    想了想他很快想到了一个人。

    ‘文刀刘!’

    文刀刘也是黄祺俊的一个初中同学,关系还不错,对方是开KTV的,身家近千万。

    要车找这家伙还不简单?

    不过文刀刘最近日子也不好过,现在全国各地为了避免人群聚集疫情扩散风险,娱乐行业都关门歇业了,要等疫情过后政府部门通知才可以开门营业。

    这家伙最近也是陷在股市里面了不可自拔,比自己还惨,少说亏了有几十万。

    想到老文黄祺俊笑了笑,心情好了不少,赶紧翻出老文的电话播了过去。

    结果打了两次电话才打通,黄祺俊正准备习惯性的怼两句,结果那边先开炮:“狗日的老黄,大早上的打老子电话干嘛?扰人清梦小心哪天暴尸街头哈。”

    黄祺俊一愣,这家伙好像刚睡醒的样子,现在都特么中午了,这家伙属猪的吗?

    “你啥情况,现在都几点了,别跟我说这年你丫的是睡着过的。”

    “睡个毛,老子昨晚上跟几个屌毛通宵打牌打到了今早上七点多才睡。”

    “行啊老文,越活越年轻了哈,居然还能熬通宵,牛逼!”

    “少扯淡,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老子困的一比晚上还输了七八万,烦得很。”

    “卧槽,搞这么大,大老板就是大老板,也不说救济一下老同学。”

    “你少特么扯淡,不说我挂了哈,困死了!”

    “你那边有能坐下七八个人的车吧,帮忙安排一个,我去接人。”

    黄祺俊也不废话,赶紧说道。

    “艹,就为这屁大点事打扰老子睡觉,等下我给你个号码,报我名号就行,就这样,挂了!”

    黄祺俊也没在意,这家伙就是这性格,刚挂了电话对方就发了个号码过来。

    通过文刀刘发过来的电话,对方是文刀刘的司机,黄祺俊在电话中说明了一下情况,很快对方答应开车过来。

    这时候离跟陈默结束对话还不到五分钟。

    黄祺俊又给陈默发信息,说:“车找到了,一共两辆车,一辆我自己的汉兰达七座,一辆是找我我一同学借的,坐十几个人没问题,还是昨天那个位置吧?”

    陈默也在等对方信息,看到回信立马道:“是的,还是昨天那个桥头,感谢!感谢!”

    “行,我二十分钟左右到。”

    陈默收起手机,走进屋里,老妈张英忙着问:“怎么样,找到车了吗?”

    舅舅舅妈他们也都看着陈默,陈默说:“找到了,来了两辆车,二十分钟左右到桥头下面。”

    大家都松了口气。

    外婆催促说:“那赶紧收拾收拾出发吧,然后对外公说:老头你在家看好张杰和张玮,我们天黑之前赶回来。”

    大舅说:“我去喊二叔他们。”

    几分钟之后,大伙开始出发,走了不到十分钟来到了桥头这里。然后等了五六分钟车就到了。

    远远看到迎面而来的两辆小轿车,大舅忍不住道:“小默,你找的谁呀,看起来挺有钱啊!”

    陈默笑道:“就是昨天开车送我们来的那个副食店老板,人挺好的,昨天来还不收我们钱。”

    陈默的老妈也跟着道:“这个人确实可以,说话挺客气的。”

    很快车来到跟前,摇下车窗道:“快上车吧,外面冷。”

    陈默走到副驾边,黄老板给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陈默道:“没得办法,大过年的麻烦老哥了!”

    黄祺俊一边掉头一边笑吟吟的道:“说这些就见外了,谁还没点难事。”

    这时候大舅递过来一包黔烟(流金岁月),道:“麻烦兄弟了,抽包烟意思意思一下。”

    黄祺俊连着摆手道:“不用不用,不要这么见外,陈小兄弟是你外甥吧,我跟他一见如故,帮点忙没什么的。”

    大舅有些诧异,小默身上有什么值得对方这般看中的?

    想归想还是道:“交情归交情,大过年的麻烦你抽包烟也是应该的。”

    见他还要推辞,陈默也道“老哥你就别拒绝了,虽然不是什么好烟但也是我舅舅一点心意,还请收下。”

    “哎,你们也太客气了,我家就是卖烟的,还拿你们的烟,实在不好意思。”

    黄祺俊接了烟,放到了车前面,然后专心开车。

    后面那辆车,二舅同样也拿了一包烟给司机,司机倒也不客气,很痛快的就接了。

    去州医院还要过县城这边,从县城边上往南走县道,中途要经过当地比较有名的小镇‘苗安镇’。

    才刚出县城不到五分钟,就发现前边路口设了一道卡,过往的车辆要接受测温,而且外地车牌的话不让进来。

    因为检测比较慢,前边停了七八辆车。

    黄祺俊趁着空挡和陈默聊天,对于陈默能在‘泽璟制药’涨到高峰回落之前出逃依然是感叹连连。

    然后他叹着气道:“你倒是运气好,连买连涨,我跟你恰好相反,连续三天一共跌了17个点,这几天亏了一万多,都想割肉跑了。”

    陈默问:“你买的哪只股票?”

    陈默翻了几下黄祺俊说的这几只股,发现他说的那几只跌得不多的接下来情况很糟糕,反而是那只连续跌了三天的,倒是感觉要反弹了。

    陈默没有急着给出意见,而是问道:“你是怎么想的,有什么打算?”

    黄祺俊露出纠结的神色道:“感觉现在行情太糟糕了,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股票都在跌,想抓住那百分之十的行情太难了,

    “呃……”

    陈默有些无语,心想好的你要割掉,不好的你要留下来准备补仓,这是什么骚操作?

    不过除了像陈默这种的,谁会知道哪个要跌那个要涨?

    还不是七分靠猜三分看经验!

    陈默想了想道:“我倒是有个建议,不知道老哥能不能听的进去。”

    黄祺俊神色一动,心道:“来了!”

    忙道:“老弟你说,我参考参考。”

    陈默道:“凭我的感觉吧,我的看法跟你相反,我觉得接下来会有不错的表现,有可能是在今天下午收盘左右,有可能在下周一。”

    陈默摇着头说:“你那几只小的,我感觉你还是趁早清仓吧,越早越好!”

    黄祺俊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这时候正好轮到他们检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