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多灾多难 (第一更,求票数收藏!)
    (等下应该还有一章,可能有点晚,等不及的可以等明天起来看!)

    张武元、张武师、张武林三人仿佛受惊的兔子,突的从地上蹦起来,拔腿便往陈默外婆家跑去。

    陈默,陈景刚,张小东,张华以及同村里关系比较近的,也都纷纷跟了过去。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了?”

    “我妈怎么样了?”

    刚跑到门口,几人便急切的发问。

    因为卧室的空间很小,不方便照顾,这时候德洋外婆已经被早就已经回来的大舅背,着二舅扶着到了堂屋里。

    陈默的外婆火急火燎的跑回卧室扯着被子回来铺在堂屋的地面上,这才把她平躺着放在上面。

    洋外公惊慌失措的跪在地上给洋外婆试了一下鼻息和心跳,感觉呼吸和心跳都正常,于是赶忙给她掐人中,一边吼道:“快打碗水过来。”

    大舅妈跑到偏房用葫芦瓢打了一碗水过来,陈默的外婆接过水瓢用手沾了一下轻轻的在洋外婆的额头上拍打。

    当三舅,小舅,武林舅舅和陈默他们赶到的时候,洋外婆正好悠悠醒来,眼神涣散,四肢无力,表情看起来有些痛苦。

    只听她嘴里断断续续的念叨着:“我…就要…死了…我…就要死了……”

    洋外公着急的道:“老婆子,你怎么了,你哪里不舒服?”

    陈默的外婆呵斥道:“说什么胡话呢,什么死不死的,你死不了!”连着对二舅妈吩咐道:“武士媳妇,你快去拿个碗和筷子过来!”

    等二舅妈跑到中房的橱柜里面拿了一个瓷碗和两双竹筷来。

    瓢里面还剩一些水,外婆把水倒在碗里,把碗平放在地上,然后叫二舅妈去火坑取了几颗火星子来,放到碗里面,接着又取了三张香火纸钱点着了放在碗里燃烧。

    直到纸钱烧完了,外婆才把竹筷子并起来立在碗里,在筷子的头顶上浇了一点水,嘴里面念念有词的说了几句,等她把手拿开的时候,两双筷子成柱状竟然就直立在了碗里面。

    这是当地一种比较古老的传统驱邪仪式,如果过程中筷子散开来了的话,则代表邪物太厉害,无法驱逐,这种情况将非常糟糕。

    如果成功了,等一分钟左右时间,就可以把筷子取下来,取一些碗里的水分别点在病人的额头,脖子后面以及两只手心,剩下的要让病人喝下。

    最多能尝试三次,如果三次立筷子的过程中都出现散开或者倒下的情况,则不能在继续了。

    “呼!”

    当看见筷子第一次就立起来了,过程中没有发生意外,所有人都莫名松了一口气。

    陈默的外婆把水点过以后,在洋外婆的大儿子张武林的搀扶下,把余下的带着纸灰和炭沫的水拿给洋外婆喝,结果她的嘴巴一张一张的,水从嘴角溢出来了,只喝下去了一点点。

    张武林着急的喊了几声:“妈!妈!妈!”

    洋外婆能听到大儿子的呼唤,艰难的扭着头看着他,说不出话却是两眼通红的流出一行眼泪出来。

    陈默的外公道:“搞这些神神叨叨的有什么用,还是赶紧找车送去医院去吧。”

    大舅张武生道:“村里哪个人有车谁知道?”

    因为村子有一百多户人家,上千号人,而且长年漂泊在外,张武生对村里的情况不是很了解。

    小舅眼睛一亮,道:“进老板有车!”

    众人巡视了一圈,发现没见着张武进。

    张华说道:“武进叔还在下面打牌没有上来。”

    大舅忙吩咐儿子张小东道:“小东,你赶紧下去请武进叔叔上来一下,就说很急!”

    张小东听了拔腿就往外面跑,过了几分钟张武进叼着烟从门外走进来。

    他进门便道:“什么情况,人没事吧,还没醒吗?”

    张武林道:“人醒了,但是动不了也说不了话,要送去医院看看,麻烦进哥帮忙开车送去。”

    张武进道:“那就赶紧把人背出来吧,从我家那头走。”

    说着率先出门,刚跨过门槛又回过头来说:“村脚下面桥头那里堵了车出不去呢,赶紧叫大伙去下面把石头挪开!”

    大舅招呼着在场的男人们,然后又去外边对下边打牌的人吼了一声道:“下面打牌的叔伯兄弟们,武林他妈犯病了,现在要送去医院,桥头下面堵着了,大家帮忙一起下去挪一下石头。”

    众人闻言纷纷结束牌局,火急火燎的拿了撬棍,锄头等工具往村脚下边赶。

    大舅二舅和三舅已经先下去开路了,小舅留下来陪着张武林背着德洋奶奶往村西头那边赶,张武进家就在那边。

    陈默的外公外婆以及舅妈们无论是大人小孩都纷纷跟在后面,一直到了村子西头的停车场。

    停车场边上挺着一两雪铁龙C5,落地价21万,张武进把车门打开,催促道:“小心点,快上车!”

    陈默的外婆道:“武元,等下你和老三一起陪着去。”然后又对张武林道:“带钱了没,我这里有一些你先拿去急用!”

    陈默外婆说着从怀里摸出一个陈旧的布包,从里面掏出来一叠钱,这些是她今年卖菜存下来的钱,有一毛两毛五毛的,也有一块五块十块的,大红牛只占了其中一小部分,从中数了三千块递给张武林。

    张武林一边拒绝一边说:“谢谢大伯妈了,我还要回家去取合医本,顺便拿银行卡,等不够再找你们借!”

    张武林家就在停车场旁边不远,顺着旁边的田埂走几分钟就到。

    他说道:“进哥麻烦你多等一下,我回去一下马上就来!”

    过了五六分钟,张武进满头大汗的跑回来,手里提着一个小塑料袋,说道:“可以了,走吧。”

    车子启动,沿着泥巴路往村子下面走,几分钟后就到了桥头。

    这时候拦在桥头上的那些大石头已经被挪开,几十个村里的男人们坐在桥边或者路边的田埂上,黑压压的一片,吞云吐雾的在闲聊着。

    看着车子过来纷纷站起来打招呼,询问着德洋奶奶的情况。

    张武林从车里面探出头来连连道谢,并从塑料袋里面拿出了五包烟对走过来的张武生道:“哥,我急着送我妈去医院,这些烟请你帮忙招呼一下大伙。”

    看着小轿车扬尘而去,大家一边抽着烟一边议论纷纷,有人说张武进这家伙真有钱,这车搞下来二十几万。

    有人说,张德洋家真是不幸,几年前大儿子媳妇跑了,前几天小儿子进局子里了,两个老人这些年不是这病就是那病,今儿这大过年的老太太又出这事,多灾多难啊!

    “唉,真是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