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十四章 真的出事了(第一更送到,求票求收藏!)
    “卧槽!”

    这是此时此刻唯一能形容张武元现在心情的就这两个字了。

    接连看了两次牌他才敢相信,那是三个一模一样的数字。

    “666!”

    “豹子啊!”

    我好慌,要不要这么刺激?

    张武元疯狂地在心里面呐喊,心头仿佛有一头野兽就要摆脱了牢笼要跑出来一样。

    站在张武元身后的陈默第一次就看清了小舅手里的牌,他也是有些吃惊,想不到这把牌这么恐怖,这绝对是王者!

    就在张武术以为张武元被自己的K清吓到了,准备继续下注的时候,他看见张武元做了一个他始料未及的动作。

    “噗!”

    张武术发现张武元把他K清的牌给扔了。

    卧槽!

    我的是K清啊!

    要知道张武元可是蒙的牌,看都没看瞎蒙的,这是走的什么狗屎运,居然把自己的K清给干掉了?

    要不要这么无情!

    要不要这么生猛!

    张武术忍不住道:“把你的牌拿给我看看!”

    他不愿相信张武元的牌比自己的大。

    张武元没有马上拿给他看,而是看着剩下的那家,才缓缓道:“不要慌,等下再给你看。”

    这时候张武进有些心慌,虽然手里面拿着一手红桃A字打头的清一色,而且两个尾巴也都不小,一个红桃K,一个红桃J。

    这是仅次于同花顺的存在,不过想想应该不会这么巧吧,蒙也能蒙到同花顺或者豹子吧?

    这么一想,心里面就没那么慌了。想在跟几把再说,他把牌压在地上故作镇定的道:“我再跟150块。”

    这时候周围的人一片嘘声,都觉得两人可能要王见王了。

    “进老板,你不开我吗?”张武元笑呵呵的说。

    张武进是做工地小包工头的,村里人给他取了个外号叫进老板,长得不胖,还有些瘦,但是很有钱,家里修了一栋三层楼的小别墅,是村里最有钱的一家。

    张武进笑着说:“开不了,你来开我吧。”

    张武元心说,这可怪不了我了哈,是你自找的。

    “我跟200!”

    张武元脸上笑容很灿烂,但是看在张武进眼里却是有些坏坏的感觉。

    他深深看了一眼张武元,迟疑了一下又跟了一把。

    200已经是牌局的封顶。

    “这家伙该不会也是豹子吧?”

    看这家伙的做派,张武元十分怀疑张武进是不是也拿了豹子,张武元也不管了,看着手中还有三百多块钱,他又放了两百下去。

    这时候场中已经有一千七百多块了,十几张红彤彤的老人头散乱的堆在地上,加上一些五块十块和五十的,看起来有点壮观。

    张武进犹豫了一下,没有继续跟,而是选择开牌了。

    “算了,开你了,我AKJ清一色,你什么牌?”

    张武进如释负重,蹲在那里不停的晃着两条腿,脑袋搁在膝盖上,歪着头看着张武元。

    眼神中有紧张,也有期待。

    看到张武进亮出来的牌,周围的人发出一阵乱哄哄的声音,基本都觉得这次应该是张武进要赢了。

    但是又有些期待的看着张武元,一个个呼吸急促,似乎都在期待着奇迹出现。

    会有奇迹吗?

    奇迹自然会有的,张武元也没上他们等多久,当看到张武进的牌的时候他就笑了,大笑!

    “哈哈哈!”

    张武元猛地把牌翻过来摔在地上,掷地有声的道:“三个6,豹子!”

    那三6果真是666!仿佛自带光环,看得人有些晃眼。

    “狗日的,真是大老虎啊!”

    奎爷闷闷不乐的骂了一句,因为出豹子每个人都要罚10块钱红钱,坐着也躺枪,受不了!

    “来来来,给钱!给钱!”

    张武元乐呵呵的催促着大家给红钱,每个人十块除了他自己是庄家剩下还有十四个人一共是140块。

    这一把下来,出去自己五百五十五块的本钱,不多不少正好赢了1500块钱。

    张武元从输了五百多块身上只剩下20块,到现在身上有两千二,总共就两把牌的时间,真的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难怪那么多人都抵挡不住赌博的诱惑。

    张武元现在完全是飘飘然的状态,脸上乐开了花。

    接下来陈默就不管他了,只是嘱咐小舅悠着点,找个时机脱身,毕竟赢了这么多钱就走人有些不好,要走得找个由头。

    张华走过来用手搭在陈默肩膀上,羡慕的道:“你家小舅今天赢大了!”

    陈默点了点头说:“刚开始输了五六百了,这两把才开始翻身。”

    陈默突然小声问张话:“奇怪啊,今天好像没看到我洋外公家武学舅舅?”

    他说的武学舅舅全名叫张武学,是三外公张德洋家的小儿子,比陈默小舅小七八岁,但陈默记得以前小时候他经常和小舅一起来自己家,出门去哪里玩也是跟小舅一起,关系相当好。

    “呃……”

    张华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道:“你不知道?”

    “知道什么?”

    陈默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不过心头忽然间掠过一个不好的念头。

    “你外婆家的人没跟你说啊”张华附在陈默耳边轻声说道:“武学叔大年初三那天开车进城里的时候就被警察抓了。”

    “啊!”

    “为什么?”

    陈默惊呆了,放假前自己还坐过一次他的车。

    武学舅舅看起来那么忠厚老实的一个人,从来没听过一个人说过他的坏话,在陈默印象中一直都是阳光帅气的形象,怎么就被抓了?

    “听说是为了一个女人打架把人打的很重,判决书都下来了,要被关一年!”

    陈默一脸懵逼,居然会发生这种事?

    正在陈默发愣的时候,突然听到有个女人在喊:“不好啦,德洋奶奶晕倒啦!”

    接着是一个老头有些中气十足的声音吼道:“张武林,你个挨刀的,你妈晕倒了你还在打牌!”

    陈默瞬间回过神来,发现是洋洋外公在喊。

    闹哄哄的人群突然一静,小舅张武元,三舅张武师另外还有一个看起来跟三舅差不多年纪的中年男子一蹦而起,向着陈默外婆家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