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奈何武元没文化,一声卧槽走天下!(求推存求收藏)
    “嗞……”

    “我去!”

    “卧槽!”

    “早知道老子我跟着就好了!”

    当大伙看到张武元掀开的三张牌时,一个个反应不一而足,表情相当精彩。

    有倒抽一口凉气的。

    有惊讶的。

    也有后悔的。

    尤其是奎爷,更是气得垂足顿胸,骂骂咧咧唾沫星子四处乱飞的道:“狗日的,老子的对J是最大的,这把牌本来应该是我赢的,亏大了亏大了!”

    一副后悔不迭的样子,惹得旁边的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他看着张武元说:“你这家伙把我给坑惨了!”

    有人忍不住说:“奎爷你别马后炮了,自己没本事怪得了谁,要是我早就跟上了。”

    其实马后炮不止奎爷一个。

    三张明晃晃的杂牌看起来有些讽刺,分别是黑桃A,红桃10和方块4。

    而对面那个胖子的是红桃A,梅花10和方块3。

    不大不小,张武元的牌正巧比他的牌大一个点。

    这结局有些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看到那几个拿对子的都弃牌了,而且胖子跟的那么猛最后这两个人怎么也有一个拿不小的牌吧?

    本以为是王者,但现实告诉你这两货原来只是青铜。

    服了!

    “赶紧收钱啊!”

    看着傻愣愣的小舅,陈默赶忙喊了一句。

    “嘿嘿……”

    张武元一副傻呵呵的模样忙不迭的把地上那一堆钱扒到自己跟前。

    看着他磨磨唧唧准备要数钱的样子,奎爷没好气的道:“不就赢一把嘛,看把你乐的,赶紧发牌等下再数。”

    张武元看着其他的人也都有点着急的样子,忙洗牌发牌,先不数钱了。

    他一边发牌一边乐呵呵地打趣说:“奎爷你肯定是嫉妒了,你一对J被我的一个A大给干趴下了,有什么感想?”

    看着张武元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奎爷气得不打一处来,“你狗日的得意什么,没你外甥你这把能赢?”

    想着刚才张武元输了钱的时候黑着脸的样子,奎爷又忍不住嘿嘿嘿地道:“你知不知道刚才你输钱的样子,简直帅得一塌糊涂!”

    两个人互怼了几句,张武元很快发完牌便迫不及待的开始数钱。

    其实陈默早就算过了,算上小舅自己下注230,一共是1120块,这把纯赢了890块钱。

    这把牌奎爷拿了一手烂牌,看了一眼就扔了,看着张武元数完了便神秘兮兮的问:“嗨,这把赢了多少钱,等会搞点来喝酒哈。”

    小舅心情不错,点点头道:“喝酒小意思,要不等会去我家好一伙?我家今天人多。”

    然后又道:“赢了八九百,之前输的五百多回本了,实际算起来差不多赢了400块。”

    奎爷摇着头道:“去你家就算了,搞两块钱我打点酒喝就行。”

    村里卖的酒便宜,五毛钱二两,两块五一斤,当然也有贵的,三块多一斤,不过奎爷喜欢和两块五的那种,酒味比三块多的辣,喝起来舒服!

    张武元从手里抽出五百块给陈默,大气的道:“这些钱你拿着!”

    陈默笑着摇头:“没这么多。”

    张武元笑呵呵说:“叫你拿你就拿,推迟什么,多的就当给你的压岁钱!”

    在场人多,陈默也懒得跟舅舅争,对他来说这点钱不算什么,本来就不打算要的。

    但是一来现在人多,推来推去的麻烦!

    二来有句话说:长者赐,不敢辞。

    长辈给,那是心意,推迟那是不敬,真不想要找个机会还回去就是了,倒不是这种时候推拒。

    陈默接过钱后说道:“快三点钟了,玩差不多就算了吧。”

    小舅现在回了本,还多赢了几百,有些心有戚戚的想着要是没有陈默可能今天就赢不回来了。

    他点了点头说:“我再玩几把,等下就回去了!”

    正说话间,其他人弃牌的弃牌,跟的跟,现在又到小舅说话了。

    这时候有六个人在跟牌,两个人蒙牌,四个人看牌。

    陈默心头一动,感觉小舅这把有大牌,比那六个人都大,心想再帮小舅赢这次就让他自己发挥吧。

    不等小舅看牌,陈默便道:“好牌有三手,不看,蒙!”

    其实这是一种打牌的人之间公认的说法,虽然没有什么科学依据,但是很多时候确实是这样,刚赢牌的人下一把大多都所有很大的概率能拿到不错的牌。

    小舅有些迷糊,感觉今天今天打牌一点都不在状态上,问道:“蒙10块还是20?”

    “蒙50!”

    陈默想也不想的道。

    “呃……”

    不仅是张武元,其它的人都有些无语,这小家伙走了狗屎运,瞎猫碰到死耗子侥幸赢了一次,现在是赢了钱胆儿肥了?

    张武元也是想着,反正也是赢钱了,50就50吧,这把输了就不玩了。

    于是他蒙了50块。

    结果好几家牌似乎都不小,有一个跟着蒙了50,有三个都跟了150。

    轮到张武元,他有些犹豫,心想差不多就行了,看牌吧。

    陈默也不管他怎么想,继续道:“再蒙50块!”

    张武元有些麻木了,继续就继续吧。

    又下了50暗注后,那个跟着下暗注的看牌扔了,那三个看牌走的三个人中有一个选择开其中一个的牌,结果对方是K打头的清一色,自己是顺子8910,没能赢过对方。

    “跟150!”

    拿K清的不动声色的下了150 块,另一个好像手里也有大牌,跟着也跟了150块。

    “怎么样?”

    张武元看着陈默,陈默盘算了一下,场中资金有一千出头了,差不多该收了,这些不是喊舅舅就是喊外公的,不好宰得太狠。

    于是道:“蒙开武术舅舅吧。”

    武术舅舅全名叫张武术,正是拿K清的那个。

    张武元道:“武术,我开你了,你的牌给我看一下。”

    张武术把牌合起来递过来,张武元一看,“咯噔!”

    看到是个K清,便感觉自己肯定要输了,露出沮丧的模样。

    不过他还没看自己的牌,把对方的牌放下后,他拿起来自己的牌轻轻的展开一个小角。

    不敢看得太快,怕失望来的太快。

    “嗯……”

    张武元突然愣了下,他以为自己看错了,忙擦了擦眼睛再看了一次。

    心里头暗呼一声道:“卧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