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三十八章 笑谈生死
        (感谢责编麒麟大佬的照顾,给给安排了两个不错的推存位,分别是客户端和都市连载推存,时间是7/12号14:00开始,看来这周末我要爆肝了!下一章就是转折点了,只有经历了一些事,才会得到思想的升华,请大家多多支持,投票!收藏!)

    一顿饭吃下来,中间有些波折,但是结局还算不错。

    在二舅妈眼泪的助攻下,二舅家分了一块不错的宅基地。

    陈默默默的听着大家说话,期间没有插话也不好插话,不过这时候他深切地感受到了普通人家生活的不容易。

    以前来外婆家的时候虽然也感觉到外婆家很穷,但是感受没有像现在这么深刻。

    回想以往,每次来一回外婆家,回去的时候外公总是给自己装一袋米带回去。

    每次见面要离开的时候三舅和小舅都会给悄悄自己零花钱,每次都是给几十块上百块的,那时候陈默潜意识中以为舅舅们挺有钱的,自己老妈就从来没舍得给过自己这么多零花钱。

    那时候自己也没多想,很欣然的接受。

    陈默发现,在外婆家这边,不管是舅舅们还是舅妈或者外公外婆,似乎都很喜欢自己,谁都对自己都挺好的,说话都会哄着自己开心。

    大舅和二舅很少在家,印象中只有偶尔过年过节的时候才会遇上一次。

    遇上的时候也总会给一些压岁钱,但是给的不多,记忆中最多的一次是给五块,是大舅给的,二舅给过一次两块。

    以前陈默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大舅和二舅给自己压岁钱或者零花钱都给那么少。

    难道说他们看起来笑呵呵的对自己很好,实际上并不怎么喜欢自己?

    陈默这时候才突然醒悟,原来这一切都是假象,都是因为生活所迫!

    也正是因为这样,更加让陈默体会到,外公外婆和舅舅们对自己比想象中的更好!

    以前没有发现什么贫穷的概念,这时候看外婆家就好像家徒四壁。

    就像二舅妈说的那样,自从嫁到外婆家这边来,就没有过上一天好的日子,常年性的跟着二舅在外面漂泊,回来家里面连个像样的住的地方都没有。

    结婚有十几年了,女儿八九岁了,儿子也好几岁了,却只能挤在一个小房间里面睡觉。

    两个没结婚的舅舅也只能同睡一张床,如今都三十五六了,一贫如洗娶老婆早就成为了奢望。

    这生活到底困难到何等地步?

    陈默从来没有想过这些,感觉以前来外婆家这边,记忆中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这时候心中突然有一种悲戚的感觉。

    这才是艹蛋的现实吗?

    这才是真正生活吗?

    咱们国家到底有多少人家是生活在这样的一种环境下的?

    又有多少人比外婆家这样的都还穷苦?

    此时此刻,陈默心中开始渐渐滋生出一些想法。

    我要改变这一切!

    陈默心底暗暗发誓,一定要竭尽所能,努力的挣钱,挣很多很多的钱,去帮助那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人们。

    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迫切的想要挣钱过。

    弟弟和表弟表妹几个早就跑到外面去玩了,陈默一边默不作声的帮忙收拾着桌上的残局,一边平复这自己心中的情绪。

    “你出去和表弟们玩吧,或者去火坑边烤火去,这些让舅妈来弄。”

    陈默正刚把脏的碗筷收起来,大舅妈连忙劝阻,陈默看了下外公外婆和舅舅们也都在收拾,收锅的收锅,烧水的准备烧水,挪桌子的在挪桌子,人挤人的反而有些碍手碍脚,不由得露出苦笑道:“好吧。”

    小舅突然道:“小默,等下我们去后山那边的那块大田捉鱼”

    陈默说:“好的,等会叫表弟他们也一起去。”

    外公驮着腰在火坑边烧热水,火刚点着,外公用嘴对着火坑里面的火星子吹气,吹起来一阵飞灰,被呛得咳了几声。

    陈默赶忙蹲下来帮忙,外公抬起头来笑呵呵的说:“这屋里面灰太多,别把衣服弄脏了。”

    陈默说:“不碍事,脏了就脏了。”陈默拿出打火机帮忙打火,火势很快熊熊燃烧起来。

    外公看着陈默欣慰的笑了。

    “我们家后山那块大田,鱼很多,巴掌巴掌大的,等会你跟你舅舅去多抓一些。”

    外公一脸慈爱的笑容,他知道陈默从小就有个习惯,肉类除了猪肉和鱼肉最喜欢吃,其它如鸡鸭牛羊狗等肉食都不吃。

    陈默连连点头说:“好的,外公,等会一定多抓一些回来。”

    陈默正跟外公说着话,忽然从门外传来一个老头哈哈大笑的声音,真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外公突然一笑,说:“你洋外公来了!”

    陈默的外公有三兄弟,外公叫张德龙,排行老大。

    二外公叫张德海。

    三外公叫张德洋。

    张德洋从偏房外面进来,首先遇到陈默的老妈和外婆正在偏房整理东西,他大着嗓门说道:“阿英回来啦,哈哈,刚才听到鞭炮声我就猜是阿英回来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哎呀,爸您来啦,您里边坐!”张英连忙回应:“妈怎么不来?”

    “家里也是刚刚吃过早饭,准备喂猪呢,等会就来,我先过来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张德洋跟陈默母亲张英说了几句就走进了中房。

    陈默连忙打招呼:“洋外公,您来啦,快请坐,快请坐!”

    一边说一边从旁边拿了一根小木櫈递过去。

    “哎呀,小默又长高了,真是越来越帅气了哈。”

    “还好还好,多谢洋外公夸奖!”

    张德洋很健谈,噼里啪啦的跟陈默说了一堆话,说了一会,小舅从屋外喊到:“小默,走啦,快捉鱼去。”

    陈默起身,跟外公和洋外公告别:“外公你们先聊,我去捉鱼啦。”

    “快去!快去!多捉一些鱼回来!”洋外公笑呵呵的催促。

    待陈默出了门后,张德洋说道:“这是去后山那块大田捉鱼啊。”

    外公张德龙点了下头说:“德海还在家干嘛?刚才你路过他家门口怎么不叫他一起?”

    “叫了,怎么不叫,他说地方太小人太多来了碍事,等开年饭了一家人再一起过来,我才不管这些。”

    “唉,到了咱们这年纪,还不知道哪天突然就没了,趁着啊英回来过年,抓紧机会聚聚,我这身子,过了今年还不知道有没有明年。”

    两个外公同病相怜,洋外公说:“咱俩大哥不笑三哥,你现在这情况,我都替你难受,腰摔成这样,平时还不知道多注意身体少磨点活。”

    “这辈子劳碌命,不干活比死还难受!”

    “哈哈,都一样!”

    “唉!”

    洋外公突然感叹:“我感觉我也是快到头了,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经常不是这个毛病就是那个毛病,今年医院都跑了好几次,浪费了好几千块钱,也没看见有什么用,以后都不去了,该活什么时候就活什么时候,也不给儿子们添麻烦。”

    两个不过六十来岁的老人,看起来却像八九十岁的样子,看淡了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