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七章 恐怖的财富增长速度
    短线才是王道!

    陈默默默地道。

    吃过了早饭,赶紧把‘蓝英装备’出手了,虽然这只股表现依旧强劲,明天很有可能连版涨停。

    10个点的涨幅,要搁在别人身上可能要笑掉大牙了,但是陈默依旧看不上。

    12500股刚一挂上去,结果眼睛眨了一下就没了,顺利出手后,账户总资产变成了156054RMB。

    从昨天初九下午开盘开始正式杀入股市,到今天初十上午十点多出手,赚了整整3万6千还多。

    陈默翻看着昨天添加在自选里面的那些股票,八只股目前有3只涨停,另外有三只涨幅超过了7个点,有两只堪堪涨了五个点。

    再次把自选股全部删除,重新去寻找潜力股。

    因为疫情的影响,大部分股票都出现了下滑趋势,就连大盘都跌了接近一个点。

    在一片秃势中,陈默发现,整个行情中制药行业和一些传媒行业以及金融行业好像有点逆势的感觉。

    花了不到二十分钟,陈默选中了3只股票,分别是‘国药股份’、‘新力金融’、‘众生药业’。

    这三只股是众多处于涨幅为负状态的潜力股,感觉都很不错。

    但是,从上升空间来看,‘国药股份’的空间更大,目前这三只股的涨幅分别是‘国药股份’-8.99%、‘众生药业’-8.21%、‘新力金融’-7.15%。

    这几只股目前仍然有向下震荡的趋势,但似乎随时都有可能逆反。

    陈默稍稍犹豫了一下决定入手‘国药股份’。

    目前这只股价位是27.5,不等它继续往下掉,陈默赶紧点击买入。

    陈默目前本金是156054RMB,因为买入量的最低单位是100股,最多只能买入5600股,需要的资金是154000 RMB。

    输入购买数量后点击提交,因为价格在27.5附近震荡,挂单之后不到一分钟就全部被吃掉了。

    “终于搞定了!”

    陈默舒了口气。

    继续观察了一会,股价在开始慢慢向上攀升,但是不是很明显,一直到了11:30关闭交易的时候,涨跌幅度才堪堪涨到了-8%左右。

    这时候陈默才准备开始复习功课,今天准备复习物理。

    陈默翻开高一上册的物理课本,然而看了半天感觉有点不在状态,不由得皱了皱眉。

    感觉心思都飘到股票上面去了。

    熬到下午开盘,陈默又开始时不时的开始看一眼手机。

    ‘国药股份’始终是不温不火,涨势很慢,偶尔还会往下跌一点。

    陈默有些心不在焉的趴在桌子上旋转着笔,心想着这只股明明感觉很好,可是为什么都快两点了还没有翻红?

    目前的涨幅是-4.77%,实际上陈默手中持有的股票已经涨了四个多点了。

    但这不是陈默想要的,另外两只加入自选但是没买的‘众生药业’和‘新力金融’都分别涨到了4.63%和3.97%。

    一直到14:47分的时候,一直不温不火的‘国药股份’突然涌入大量买单,股价突然直线拉升,涨幅从-3.59%一下子变成-2.21%,接着变成-1.22%。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使得陈默一下子目瞪口呆。

    “这是啥操作?”

    然而更让人意外的还在后面,盘面上相邻几个价位的买单持续堆积,虽然被不停的吸收但是冒出来的更多。

    价格在29.97左右胶着,当时间来到14:49分的时候,盘面上突然出现一笔50万股31价位的买单,涨幅直接跳到了3.6%。

    这一笔还没被消耗完,31.7价位又空降一笔50万的买单,一瞬间涨幅就跳到了5.9%。

    价格急剧攀升,在陈默忍不住砰砰砰拍着桌子激动得无以复加的时候,‘国药股份’涨停了。

    这时候离15:00停盘还有8分钟,‘国药股份’的价格稳定在32.97的位置。

    从走势图上看,线条基本呈直线往上走,然后是一条横线。

    再看持仓市值,184629.1RMB,算上户头的2054块,总资产已经达到了186683。

    对于这些数据,陈默已经开始麻木了,仅仅一天半的时间,资产从12万变成了18万6千8。

    这种财富增长的速度,简直堪称恐怖。

    等到第二天正月十一的时候,陈默持有的‘国药股份’一开盘就直接到天花板,而这时候,陈默的总财富正式突破20万元。

    没有犹豫,虽然‘国药股份’跟昨天的‘蓝英装备’一样后劲十足,但陈默还是随手就给卖掉了。

    总资产205351.4RMB。

    卖掉‘国药股份’之后,陈默又迅速入手‘南国置业’。

    同样的骚操作,‘南国置业’在涨幅-6.55%入手,价格是每股2.55,陈默从来不考虑什么三层或者半仓,向来都是火力全开。

    他每天都是快进快出,每天下来都有25个点以上的收获,到正月十三下午的时候,陈默的总资产已经达到41万出头。

    当天晚上,一家人正在吃晚饭,陈默的电话便响了,是小满舅张武元打过来的。

    “小默吃饭了吗,你爸妈在家没有?”

    小满舅在电话中说道。

    “在的,正在吃呢,你们吃了吗,”

    “明天过小年了,你们一家明天过来你外婆家这边过年嘛。”

    “刚刚我还想着吃早饭打电话过去给你们说呢,今年这个疫情太严重了,现在各村都封路了没有车,不知道还要不要过去呢。”

    每年过小年陈默基本都跟着母亲一起去外婆家那边过,这也是当地的一种风俗。

    离的不远,到了县城再去外婆家跟回来自己家距离差不多。

    通车的话直接从村里包车过去,半个小时就到了,没有车走路要两三个小时。

    “是舅舅打电话过来吗,拿过来我来说。”

    张英从陈默手机拿过电话说道:“小弟吗,你们吃饭了没?”

    张武元说:“吃了!姐,明天回来这边过年呗。”

    张英说:“多谢你们喊,但是这个情况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去哦。”

    “没事的,主要都是防外地回来的,离的也不是很远,没车的话走路过来也可以啊,几年前没通车的时候来这边都是走路呢。”

    “那好吧,明天要来的话再给你们打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