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二十三章 严峻的疫情形式
    “来,喝酒!”

    几人碰杯浅酌,酒虽然是冷的,喝到肚子里却有一种热乎乎的感觉。

    冬天其实适合饮酒。

    “小默准备考哪个大学,你学习成绩这么好,加把劲考一个清大,京大出来?”桥叔语气中带着些调侃,也有着几分期盼鼓励的味道。

    “叔,您太高看我了,清大京大哪有那么好考,我能考取魔都交大或者江浙大学都烧高香了。”

    “哈哈,江浙大学和魔都交大也都非常不错的,咱们村现在还没出过大学生呢,就看你和星君的了。”

    桥叔说的星君指的是陈默的一个堂弟,三爷爷家的大孙子陈景星,小名叫星君,年纪比陈默小一个月,因为小学转学的时候留过一级,目前读高二,两人是村里仅有的两个读高中的少年,其它的还在读初中或者小学。

    “桥叔今年准备什么时候出去,今年还去江浙吗?”

    “不知道呢,之前在的矿场工作不好做,钱也不好拿老板总是压工资,不想去搞了。”

    桥叔点了根烟,慢吞吞的吸了一口,看着陈应昌道:“昌哥呢,你这边有没有路子,带我一个呗。”

    桥叔顺手也给陈应昌把烟点着了,陈应昌吸了一口,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陈默赶紧伸手给他拍后背。

    “爸,您这咳嗽越来越严重了,以后还是别抽烟了,过几天咱们去医院检查检查,别不当回事,万一是肺炎气管炎什么的,也好早点发现早点治疗。”

    陈应昌其实不太想去医院,去了就是钱,而且不一定能好,不过陈默这么一说,他便点了点头应了一声:“行吧,过几天去看看。”

    “我今年可能会去鹏城那边,有江南的老板叫我去他那里开碎石机,以前我给他干过活的。”

    陈应桥眼睛一亮,问道:“开机器么,工作应该不是很难做,就是有点耗时间,多少钱一个月?”

    “5500一个月包吃住,夜班的话每天有15块的补贴,听说超产还有超产奖励,一顿两块钱。”

    桥叔笑呵呵地说道:“挺不错嘛,工资这么高,你帮忙问问看还要人不要的话我跟你一块去。”

    “行,等会我打电话问问。”

    “那就拜托昌哥帮忙问了,今晚上一定去我家吃饭,嫂嫂记得晚上别做饭啦。”

    张英急忙说:“都是家里人,这么说就见外了,吃饭什么的,哪天正巧遇上了肯定不会拒绝。”

    “嫂嫂你别这么说,没有见外,就是过年过节的,大家串串门热闹热闹,家里也没什么菜,你们别嫌弃就是了。”

    “唉,应桥都这么说了,咱们今晚就去凑个热闹。”陈应昌说道。

    “嘿嘿,这才对嘛!”

    “刚才来你家的路上,我碰到应得了,他说要去市里火车站买车票,可能准备这几天就要出去了。”

    “现在买票可以直接在手机上买啊,为什么要那么远去市里买,来回要好几个小时呢。”陈默奇怪的问。

    “听他说好像是手机上抢不到票,去车站应该有票。”

    “难怪了。”

    一顿饭吃了近两个小时,好在锅底下一直烧着柴火,菜都是热的。

    吃过饭,大家围在火堆边烤火,陈应昌去屋里翻了一会,翻出来一个巴掌大的笔记本,从笔记本上找了半天才找到江南那个老板的电话。

    陈默拿出手机看了下股票,发现昨天买的那只“工业互联”居然又涨停了,点开了一下里面的详细行情,只见从一开盘就是直接封顶,账户上的总金额已经变成了258763,一早上啥也没做就赚了两万三千多块钱。

    “小默,你这手机可以哈,多少钱买的?”桥叔看到陈默手上拿的手机赞了一声道。

    陈默抬起头来说:“7899。”

    “呲……”

    “这么贵!”

    桥叔露出吃惊的表情,他用的手机才一千来块钱,陈默这手机能换他那种七八台了。

    张英在一旁忍不住念叨道:“小孩子花钱就是不知道心疼。”

    陈默埋着头继续看手机不吭声,老妈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爱念叨,要是吭声的话肯定免不了又是一顿数落。

    这时候陈应昌用手里的老人机拨通了江南老板的电话。

    “喂,是胡老板吗,我是黔州的陈应昌啊。”

    陈应昌一开口就是一口浓浓的本地口音,陈默都有些担心那个老板能不能听懂老爸在说什么。

    好在那个老板手底下曾经有过不少黔州的工人,而且江南省跟黔州省相邻,说话有些相似,大致能听懂他的话。

    不过说着说着,陈应昌脸色有些变了,他的手机声音有时候听起来不是很清楚,他大着声音说道:“喂,什么?你那里不要人啦?”

    陈应昌说话有些着急,巴拉巴拉地说了一通,对面那老板也是有耐心,慢慢的给他解释。

    原来,因为XG病毒扩散,为了控制病毒传播,那边很多企业已经被要求停工停产,暂时不要人了。

    陈应昌一脸懵的回到火坑边坐下,摇着头道:“老板说现在好多地方都因为病毒扩散,很多企业已经停工停产了,复工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去。”

    “有这么严重吗?”

    大家都是满脸惊讶。

    其实这时候疫情已经开始在国内蔓延,尤其是发源地湖汉市据说已经封城了,很多地方也都开始交通管控,只不过黔州这边暂时还没受到多大影响,整个黔州省到目前为止,累计确诊才十几个,而且大部分已经康复!

    陈默突然有些感觉,这场疫情可能比所有人想象中的还要严重。

    果不其然,第二天网络上各种信息开始沸沸扬扬的传播开来,这种病毒能够人传人,目前湖汉市已经确诊三万多人,全国范围累计确接近四万人,死亡人数三千多。

    又过了几天,到了大年初七初八,疫情又进一步升级,全国拉响一级防疫警钟,全国陆续进入全面防疫状态,各省各市纷纷封锁交通要道,

    大城市里的各个小区也纷纷开始实行封闭式管理。

    而且很快,各乡镇,乡村也开始封路,不让车辆出行,甚至同一个村里,也在宣导不准走家串户,不准围坐闲谈。

    疫情形式已经升级到了一个十分严峻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