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六章 这个村最靓的仔
    红色的红包是不可能有的,也没有发红包的习惯,当地要么不发红包,要么就直接给现金,没有那么多讲究。

    还好,小孩们嘻嘻哈哈打打闹闹,很快就往下家去了。

    陈默开始洗漱,不过大年初一到初三这几天洗漱有点麻烦,按当地的习俗不可以扫地,不可以倒水在地上,不可以洗衣服洗菜干农活等。

    所以过年当天之前一般都会把过年这几天的用度准备好。

    刷牙要对着一个大木盆刷,洗完脸的脏水也要倒在那个盆里,等到了初四再把它倒掉。

    洗完脸的时候,陈默的母亲张英已经把饭菜热好了,兄弟两开始挨个门烧香,然后放了鞭炮后开始吃饭。

    饭正吃到一半的时候,村里那些吃饭比较早的人家,有人已经开始在村头的晒谷场呼唤人们去赶年了。

    现如今年味一年比一年淡,而且自从以前那种老电影院淘汰掉后,街头刮彩票活动也没有了,农村里的很多大人已经不怎么去赶年了,因为赶年主要是去玩的,现在城里大人能玩的不多,很多去的都是陪小孩子去。

    农村里的大人们大多都留在村里打打牌吹吹牛,或者聚集起来吃吃喝喝,这会在这家,那会在那家。

    当下去赶年的很多都是年轻人,年轻人能玩的就多得多了。

    打气球,套圈圈,打桌球,溜冰,上网打游戏,看电影,吃美食……

    尤其是对于那些年轻的单身男女来说更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相遇相识相知的好机会。

    去赶年的年轻人们,都会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全身上下收拾得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女生们化着美美的装扮,梳着精致的发型才会出门。

    可以说,不管平时在外面混的怎么样,打工也好,要饭也罢,即使再落魄再不堪,这两天也会把自己打扮得人模狗样,一个个看起来春风得意的样子!

    陈默兄弟两匆匆地吃了饭,穿上帅气的着装,当然,帅气这个词是形容陈默的,陈默的弟弟长相一般,而且才十五岁年纪还没长开。

    陈默目前17岁半,身高178,体重75千克。

    五官精致,轮廓清晰,出生于农村,有着农村人的纯朴,也有着农村人的野性。

    有道是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陈默从小就开始干劈材担水,挖土犁地的农活,在父母的教养下十分勤奋,是村里村外大多数人眼里的“别人家的孩子”。

    而且陈默自小就磨练出坚强独立的意志和健硕俊朗的身姿,加上读了十几年的书,整个人看起来洋溢着淡淡的书生之气但又不失阳刚之意,用一个比较时尚的说法叫:“英俊潇洒!”

    看起来白白净净,温文尔雅但是不娘炮,总之就是差不多帅到掉渣那种,不比当下娱乐圈里那些顶流小生差,往村里一站,感觉整个村的颜值都被拉升了几个段位。

    从家里出来,到村东口的晒谷场时,已经有好些村里的人已经在这里了,好多村里的妇女和老人们都来看热闹。

    那些妇女和老人们纷纷在讨论谁家的谁谁今年多大啦,谁谁谁长得好看啊,谁家的谁该娶媳妇啦什么的。

    村里的姑娘不多,尤其是大姑娘只有两个,小伙子十八九个,很多年轻小伙都得到了大人们的称赞,尤其是陈默到来的时候,场面的气氛更是被推倒了高潮。

    这个村最靓的仔来了!

    不得不说,陈默虽然穿的是很普通的衣服,但是上身是一件黑色的风衣,下身一条黑色长裤,勾勒出修长匀称的身材,脚上穿的是一双雪地靴,尤其是脖子上围着一条紫色的围巾,整个人看起来帅得一塌糊涂,不仅仅是大人们,就算是陈默同辈的那些年轻人,都忍不住啧啧感叹:“这屌毛真特么叼炸天了!”

    陈默这条围巾是放寒假前班上的一个女生送的,虽然他不太想接受,但是有些盛情难却,不忍心伤了姑娘的心。

    “小默,今天你这身打扮,不知道要勾走多少小姑娘的魂哦!”一个婶婶开玩笑的说,惹得众人齐声发笑。

    晒谷场前是一条乡村公路,这两年才修的,但是因为施工队偷工减料质量不达标,有好多路段都已经开裂了。

    从村里去城里中间要先经过乡政府,大概两公里的路程,从乡政府那里开始接入大路。

    从村脚下到乡政府这段路路况特别不好,因为要路过另一个村的很多田地,修路时产生许多纠纷,结果没谈好赔偿,只能在原来的泥巴路基础上打了一层混泥土,而且经过几处陡峭的悬崖,路也不好修,导致现在那一段路面已经坑坑洼洼,有好些地方已经崩塌了。

    好在路虽然不好,但还是会有车到村里拉人去城里的,是隔壁村的两个开面包车拉人的兄弟,大哥叫秦桥林,弟弟叫叫秦老九,哥俩都有一辆面包车。

    “都快十点了,赶紧给秦桥林打电话!”

    于是有人开始打电话,电话一打没几分钟车就来了,两辆面包车,各八座的结果硬是给挤了二十四个人。

    陈默坐在头车,坐秦桥林旁边副座没人挤,后面车厢里都是人挤人,空间不够的直接坐到有座的人的腿上,每个车超载6个人……

    秦桥林一边开车还一边跟陈默讲话。

    “狗日的你们村热闹哈,这么多年轻小伙子,今天都去赶年啊。”

    “你注意看路啊,开车慢点!”

    陈默感觉有些心惊胆战,这家伙开车有点野,这山路本来就不太好走,他还猛踩油门开的飞快,一起一伏间真的有种飞一般的感觉,他不仅开的飞快,而且还分心讲话,着实有些受不了!

    司机恍若未闻,用带着浓重地方方言的口音说道:“你不要慌,没得事嘞,这条路我一天跑几十趟,安全得很!”

    陈默等人也是无语,你说没得事就没得事,出了事可是要老子的小命!

    其实距离县城不过七八公里路程,只不过因为山比较多绕来绕去感觉比较远而已。

    一路颠簸,很快到了乡政府附近,这里以前过集体的时候是公社的位置所在,现在地名就要用旧时的称呼叫“公社”。

    公社这里现在已经发现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聚居区,成为了乡中心,苗岭乡中心小学就在公社对面的小山坡上。

    公社路口这里是一个三叉路口,有很多人在这等车,旁边开了几家小卖部。

    因为今天大年初一,出来跑车的人不多,所以很难等车,私家车倒是不少,但是如果不是熟人一般不拉,看见秦桥林兄弟两的车来了赶紧拦车,秦桥林本来还想再装两个的,结果陈默等强烈不同意,只得作罢。

    上了大路后走了两公里左右,路过一个叫花园的村子,这个村子有点大,有一两百户人家,也有很多人在这里等车,有一群男男女女远远的就开始招手。

    这次司机没打算停车,路过这群人的时候,面包车正要绝尘而去,陈默突然喊道:“师傅,停车!”

    结果车开的很快,司机一踩刹车,车里所有人都来了个亲密接触。

    坐后面不知道情况的人急得大呼小叫!

    “桥林,你搞什么,怎么开车的!”

    这时候,陈默的目光停留在车外面那群年轻男女中,一张格外清纯的少女脸蛋上。

    “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