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财富玩家寂寞的更夫免费全文阅读 > 第四章 恐怖直觉,大杀四方
    此刻陈默心潮澎湃,实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激动的心情。

    老子牛逼大发了!

    老子要逆风飞翔了!

    旁边的人看见陈默脸色急剧变幻,以为他身体不舒服,他之前感染病毒被隔离治疗,听说回来后还一直头痛,这不是又发作了吧?

    “陈默,你没事吧?”

    “陈默,你怎么了,脸色怎么这么红?”

    呃呃……

    这时候陈默才发现自己有些过于激动了,他努力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摇了摇头说:“没事,刚刚被华叔吸烟给呛到了,有些难受。”

    陈默随口扯了个理由,好在打牌的众人有几个都在吞云吐雾,确实容易呛到人,很好理解!

    有人开玩笑道:“唉,陈默你这不行啊,抽个烟你都受不了,要多学学抽烟啊!”

    这时候几个在一边边看春晚边摆龙门阵的妇女中有一个人接着话道:“你个挨刀的,小默你别信他啊,抽烟有什么好,抽烟有害健康还浪费钱,不抽烟不喝酒的才是好人。”

    陈默嘿嘿笑着不答,这话不好接。趁着这一轮要结束,而且看着自己老爸一直没赢过,太老实了,打牌中规中矩,牌面大小差不多都写在脸上了,能赢钱除非运气爆棚了。

    陈默悄悄用手指戳了戳他老爸,陈应昌回头看了他一眼道:“怎么了?”

    陈默低声道:“爸,你运气太差了,打了这么久居然没赢过,让我来替你玩两把吧。”

    陈应昌闻言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小孩子家家,玩什么玩,好好看着就是!”

    “哎,不是……爸,我就只玩几把,我感觉我今天运气特好,你说我头痛发热这么久,早不好晚不好,偏偏在过年今天突然好了,祖宗保佑,大喜气啊!”

    陈应昌愣了下,感觉好像有点道理,犹豫着道:“好吧,你就玩几把试试。”陈应昌说着起开让位置给陈默坐下。

    陈默刚坐下牌正好发完,陈默上一家是庄家的下家,必蒙两块,也就是下暗注两块。

    这时候轮到陈默说话,如果看牌跟就需要下五块以上。陈默不急着看牌,也没有跟着下暗注,而是循着桌子看了一圈,他感觉这一把自己的牌不小,但好像自己的牌不是最大。

    陈默犹豫了一下,为了印证自己的感觉,陈默觉得还是看牌比较稳妥,于是摊牌一看,是一对J加一个A。

    看来感觉是对的,于是跟了五块。

    看到陈默一来就有话说,牌应该不小,陈默的下家华叔直接弃牌,然后接连几家都是小牌,都不要了。

    轮到堂哥陈景生,他看牌之后,嘴角带笑的看了陈默两眼,然后从手里的一叠钱中抽出一张十块道:“我走十块!”

    陈景生这一走,而这把后面的人都没什么好牌,都纷纷把牌扔了,到陈默的上家,他也看了牌,是一对10,牌不大,但也不小,扔了可惜,跟了又没安全感,最后一咬牙,决定比牌。

    他是按顺序比的,扔了十块钱后跟陈默比,结果看了陈默的牌后,感觉有点蛋疼,刚好比自己大一点!

    他把牌一扣,示意陈默继续。

    这时候只剩下陈默跟陈景生了,在陈默的感觉中,陈景生的牌要比自己的大,但是感觉大的不多,事实也确实是如此,陈默的是一对J,陈景生的牌是234,一个杂花小顺子。

    不过陈默也不虚,有时候牌大不一定能赢,牌小也不一定会输。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陈默笑吟吟的扔了十块进去道:“我也跟个十块吧!”

    陈应昌在一旁看着有些着急,如果是他他已经选择比牌了,因为此时陈默手中的牌并不是很大。

    陈景生见陈默走的好像很稳,感觉可能在吊自己,不过他的牌也不算小,于是再次跟了十块。

    这时候陈默身上只有不到十块钱了,从一开始他身上总共加起来就二十来块,第一把下了五块,第二把下了十块,现在身上还有六七块钱的样子。

    陈默回头对陈应昌道:“爸,我钱不够了,先拿一百块给我一下。”

    陈应昌倒是没说什么,拿了一张红太阳扔给陈默,拿钱后陈默出乎意料的把钱扔到桌上道:“生哥,我走三十你敢不敢跟?”

    按说陈景生牌不小,但是都走了几轮了,陈默还敢提价,牌想来牌应该不小,心里不经有些发虚,如果比牌的话输了有点不划算,扔了又有点不甘心,于是硬着头皮跟着下了三十块,这时候是比耐力的时候,看谁坚持到最后。

    这时候围观的人,以及弃牌的人都议论纷纷起来,猜测可能要出清一色了。

    在陈默的感觉中,陈景生的牌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走到现在差不多到极限了,等着陈景生跟注30块的时候,陈默直接道:“我还剩下70块,全压了!”

    陈景生牌拿在手里有些颤抖,心想着陈默肯定是大牌了,叹了口气道:“让你吃了吧,你肯定是清一色了,我的牌搞不赢你了。”

    陈默不动声色的把牌一扣,笑着道:“你肯定搞不过我,我的是J清!”

    当然,陈默是在布故疑阵,目的是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的低细,在场的只有两个人才知道陈默的牌是什么。

    陈应昌感觉背后冷瘦瘦的,不是因为天气冷,是因为紧张。

    陈默的上家多看了陈默几眼,感觉这小子胆子挺大的!

    陈默把一百块还给陈应昌,陈应昌道:“你拿着吧,明天赶年能用。”

    如果是在这以前,陈默自然毫不犹豫的笑纳了,这时候有了底气,他摇头道:“不用不用,我有钱了!”

    看着陈默面前的桌子上差不多百来块钱的样子,陈应昌不在坚持,只说明天要再给陈默。

    第二轮,陈默是庄家,陈应华是头家,他直接下了五块钱暗注,后面的如果看牌最低要跟十五块。

    “我跟五块!”

    陈应华的下家也跟着下5五块暗注,后面有人弃牌,有人同样跟暗注,有两个看牌后都下了二十块。

    一圈下来有六个人弃牌,包括陈默在内还有八个人在坚持。

    现在到陈默说话,此时陈默有种强烈的感觉,自己的牌很大,是这一轮中所有人的牌里最大的。

    陈默已经不在怀疑自己的自觉了,因为经过上一轮的验证,自己的直觉果然没错。

    这一轮中目前有五个人下的暗注,有两个人看牌跟二十。

    本着娱乐的目的,大家打的不是很大,封顶是一百块。

    陈默现在有了底气,直接道:“我蒙二十块!”

    蒙二十块看牌最低要跟五十块,一下子提高这么多周围看热闹的人都感觉有好戏看了。

    陈默的下家陈应华犹豫了下也跟着下了二十块,后面几家又有两个人跟着下暗注,有两个摊牌看了后扔了。

    那两个原先看牌下二十块的,这时候都跟了五十块,看来牌也不小。

    现在又轮到陈默说话了,一共还剩下六个人,陈默有恃无恐,跟着又蒙了二十块。

    很快,你来我往,桌面上已经有七八百块钱了,陈默身上只有二十块了,而对手还有两家没倒下!

    “我蒙开!”

    陈默没看牌直接选择比牌,也是按顺序比的,这时候陈默才拿起牌来看,牌面是A带头的红心清一色,对家也是A打头清一色,黑桃心的,不过陈默第二张是一个K而对方是一个9,陈默的牌更大自然是赢了。

    剩下最后一家,对方是Q打头的黑桃清一色,本来感觉很稳的,这时候又感觉没把握了,于是也选择开牌,结果五十块钱又打水漂了。

    场面的气氛浓烈到了极致,这一把很多人都拿了好牌,导致桌上的钱已经快过千了,这是今晚为止最激烈的一轮!

    本来陈默和老爸说好只玩几把的,现在看情况又不好收手了,赢了快上千了,所以陈应昌也不吭声。

    陈默则凭着恐怖的直觉开始大杀四方,不知不觉间快到凌晨了,电视上的春晚也接近了尾声,所有的主持人,当晚表演的明星们都聚集到舞台上进行最后的合影以及整齐划一的数着新年的倒计时十、九、八、七……

    当数到零的时候,一道洪亮的钟声敲开了2020 新年的大门。

    牌打到这时候,观众基本已陆陆续续回到自己家中,开大门,放鞭炮,迎新年!

    打牌的人也只剩下不到十个。

    陈默不动声色的数了几遍手里的钱,一共是四千出头,今晚打牌的除了个别运气爆棚的,基本都输了钱,少的输了几十块,多的输了六七百。

    陈默心头如小鹿乱跳,扑通扑通激动得不行。

    “哈哈哈,今晚就到这啦,谢谢各位叔叔伯伯,谢谢几位大哥们!”

    “小默,今晚赢大了哈!”

    “嘿嘿,还好~还好!”

    “'小默,今晚就你赢钱了,明天赶年车票钱看你了哈!”

    “好说好说,没问题!”

    “明天所有人,赶年的,车票全包我身上了。”

    虽然很多人很多人都输了钱,除了输的比较多的感觉有点沮丧,其他的都没啥感觉,顶多因为自己没赢钱而感到可惜而已,今晚赢钱意味着今年开了个好头,来年红红火火!

    牌局到此结束,主家陈应强以及他媳妇张金香准备好了宵夜,当桌子清理出来的时候,好酒好肉很快就端了上来,留下的人,推杯换盏,把酒言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