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元道阴阳 > 第四十四章 竹马青梅情深种
    回到小楼,窗外的明亮月光照进房间。小蕊正在床上熟睡,小饕餮趴在桌子上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小蕊应该正做着好梦,口水都流了出来。

    张小小擦了擦小蕊嘴角的口水,随后捏了捏她可爱的小脸蛋,便也走到自己的床位入睡了。

    第二天一早,张小小询问小蕊昨晚做了什么好梦。只见小蕊脸色一红,随后抱起张小小的手臂撒起娇来。张小小则是一反常态,逼问小蕊。

    在张小小的逼问下,小蕊差点哭了出来。后来,清婵赶来才化解危机。

    吃完早饭,张小小笑着向小蕊道歉,只是昨晚看到小蕊流了许多口水,好奇究竟做了什么好梦而已。

    小蕊则是嘟着嘴,装出一副生气的样子。

    “好了。你现在试着练习我昨天教你的呼吸吐纳之法。”张小小说道。

    小蕊点了点头。

    “凡行气,以鼻纳气,以口吐气...”小蕊按照心法调节自己的呼吸节奏。

    刚开始感觉这种呼吸方法非常难受,喘不过气来,不过习惯之后却发现自有其玄妙之处。

    看到小蕊渐渐进入状态了,张小小也不再久留,独自一人朝着瀑布走去。

    在这一个月间,张小小的呼吸吐纳法已经渐入佳境,现在在不知不觉间就会按照修炼的状态呼吸。

    同时,他对太虚步的修炼也略有小成,可以在短时间内达到神行如风的层次。

    小蕊在掌握呼吸吐纳心法之后,圣子心法的修行也已经登堂入室。

    “田叔,我的心法已经修炼得差不多了。你教教我其他招式吧。”小蕊来到田生乐面前撒娇道。

    “嗯。确实不错,短短一个月你就已经完全领悟圣子心法了。下面你就跟着落雪一起练剑吧。他来做你的师父。”田生乐说道。

    “啊。让西门落雪教我,他真的可以吗?”小蕊疑惑地问道。

    这句话就让西门落雪不舒服了,自打记事起,自己就跟师父学习剑术了,自己是从基本功一点一点练起的。新手的修炼之法,他早已牢记在心。教别人不敢说,但是教小蕊这种小菜鸟还是绰绰有余的。

    “好,那从明天开始,就由我来教你修炼。”西门落雪对着小蕊抱拳说道。

    “不行。还是田叔来教我吧。”小蕊显然不相信西门落雪有能力教人。

    “就这么决定了,落雪,明天开始,你来教小蕊练剑。从基本功开始交起。”田生乐说道。

    “弟子遵命。”

    回到小楼之后,小蕊向张小小抱怨此事。

    张小小则是呵呵一笑:“我看着西门落雪基本功扎实,练功刻苦,在剑术方面应当有独到的理解。我想,他会是一个好老师的。”

    第二日,小蕊来到西门落雪修炼的桃园。

    小蕊的面前是两个木桩,西门落雪向她展示了基本功的练法。

    只见他利落地跳上木桩,两腿开立,膝盖弯成直角,双手抱拳收于腰间。

    西门落雪演示一边之后对着小蕊说道。

    “你就像我刚才演示的那样在桩上扎上半个时辰。”

    “啊?要用到这么粗鲁的姿势,还要站半个时辰。这样会累死的。”小蕊抱怨道。

    “那有什么,武学之路哪来的什么粗鲁不粗鲁的,许多芳名长传的女剑修也都是从马步扎起的。刚开始扎马步可能会有点累,但是练久了就慢慢习惯了。你看我现在在桩上站半天都不会累的。”西门落雪说道。

    虽然这么说,但是小蕊心中还是不愿的。清婵姐姐和小小哥哥平时没有照这种折磨的方法修炼也可以很强。换作自己却要遭受这份苦。小蕊的心里实在是有点不平衡。

    “小蕊,开始吧。训练基本功确实很枯燥很折磨人,但是到了以后,到了你真正修炼招式的时候,你会发现扎实的基本功是多么得重要。”西门落雪继续说道。

    迟疑了许久,小蕊终于点头同意。

    “好吧。”

    “今天我陪你一起站桩。”

    西门落雪说完,立即跳到桩上扎起来马步。

    小蕊也随后而至。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小蕊的两只小腿就已经酸痛无比。

    她的脸部肌肉紧绷,双腿在不停哆嗦。即便如此,她依旧紧闭双眼,咬牙坚持。

    过了数分钟,小蕊终于坚持不下去,右脚一抽,整个身体失去平衡。她的背部向后倾倒,就欲向地面坠落而去。

    就在此时,桩上的西门落雪瞬间飞身而出,右臂一揽,将小蕊抱入怀中,随后稳稳落地。

    感觉到现在的姿势是如何的羞耻,小蕊脸色一红,一把推开西门落雪。

    西门落雪没想到小蕊的反应会这么大,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被猛然推开,一下子失去平衡,踉跄倒地。他的手肘接触地面,皮肤被磨破,鲜红的血液流出。

    小蕊知道自己的反应过了,于是上前关心西门落雪的伤势。

    “西门落雪,你...没事吧。”小蕊弱弱地问道。

    西门落雪则是低头不语,用手捂住伤口。

    “我去找田叔过来。”小蕊焦急地说道,就欲跑开。

    “别去,别告诉师父我受伤了。”西门落雪急忙叫住了她。

    “那你的伤口怎么办?”

    “这点小伤,没事的。”

    “这怎么行,我去找清婵姐姐拿点草药过来。”

    “不用。”

    小蕊走到他的身边,用嘴吹了吹伤口:“让我来照顾你吧。”

    西门落雪听到小蕊的这个请求非常开心,但还是迟疑了一会儿。

    “好吧,我们先休息一下。”

    休息了一刻钟,小蕊让西门落雪好好养伤,自己一人上桩练习马步。

    不论做什么事情,信念往往是一个重要的条件。

    这一次站桩,尽管很累很痛苦,不过小蕊还是坚持下来了,达到了站桩半个时辰的目标。

    看到小蕊坚持了下来,西门落雪由衷的欣慰。

    “做的不错,你站桩站了这么久也很累了,先休息一下。下午,我教你拿剑姿势,再教你几招基础剑式。”

    随后小蕊休息了一会儿就跑开了。

    过了许久,小蕊不知道从何处拿了几株草药回来。

    “这是三七和当归,把它们捣碎敷在伤口上应该可以加速伤口愈合。”小蕊说道。

    随后,她便找了附近一块坚硬的石头将草药捣烂,贴在西门落雪的伤口上。

    “谢谢你,小蕊。”眼前的姑娘就像个小媳妇在照顾自己,西门落雪心中一暖。

    “没事的,毕竟这伤口是我造成的。”小蕊娇笑着应道。

    这幅温馨之下,一颗小小的种子在两人心间深种。

    ......

    十月初八,是五大派入宗测试的日子。张小小早就想见识一下传闻中的道宗究竟是何模样。如今宗门测试,正好去凑凑热闹。

    于是,张小小找到杨在,告知自己的打算离开的意图。

    杨在爽然同意。

    不过就在离开之前,杨在封印住了古纳德令的气息,避免张小小的身份在无意间暴露,同时嘱咐他,在紧急情况下,可以点燃手中的烟火,附近的杜那尔教教众看到就会赶来支援。

    后来小蕊听说张小小要去外面玩,就跑到他的面前,吵嚷着要带上她。

    张小小实在没辙,只能答应小蕊的要求,不过在离开之前,为求保险,再次麻烦杨在封印住小蕊琉璃宝体气息。

    在走之前,他让杨在寻找一位名叫叶韵的女性和一位名叫张凌云的男性。

    九月的最后一天,张小小和小蕊在告别清婵、杨在等众人之后,离开了杜那尔教,朝着东南方向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