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狂邪神 > 第三十九章 放人
    这两个黑袍老者,乃是王子阳年轻时的兄弟,三人一起闯荡、打拼,都是过命的交情。

    后来,王子阳做了王家家主,他们依旧跟在他身边,做王家的长老。

    在王家,除了那些常年闭关的老祖和王子阳,再没有人能比这两人尊贵。

    对白皓宇出手的叫黑虎,乃是炼神境初级强者,凭借一套黄阶大圆满的功法“黑虎啸月”打遍同阶无敌手。

    这人刚一临近,白皓宇便感觉周围元力瞬间被抽干,就连空气都变得稀薄。

    黑虎这一爪,看似很慢,实则快到了极点。刹那间就已经出现在白皓宇的喉咙处。

    没有人会怀疑,若这一下被抓实了,白皓宇的喉骨会被捏成骨头渣滓。

    台下观战的两个天藏宗弟子更是浑身气息一冷,瞬间扑向黑虎。

    然而,他们的动作终究慢了一步。

    黑虎已然出现在白皓宇身边,他黝黑的脸上带着阴毒的笑,似乎怀念起以往抓碎骨头带给自己的快~感。

    在他看来,白皓宇不过是一个有几分天资的小辈,他堂堂一个炼神境初级出手,那还不是手到擒来?

    白皓宇依旧站在原地,不闪不躲,只等黑虎的一只手距离自己的喉咙不足半尺,这才抬起右手。

    没见他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动作,只是轻轻抬起来,放在自己的喉咙位置。

    然后,众人就看到了令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黑虎的手腕,就那么突兀的“撞”进白皓宇掌心,被紧紧握住了。

    这一切,都自然的恰到好处。

    就仿佛是白皓宇的手就放在喉咙处,等着黑虎把手腕送进来一样。

    可是,台下所有人分明都看到了,先动手的是黑虎。

    “黑虎,小心!”

    王子阳面色一变,大喝一声,出声提醒。

    然而,已经迟了!

    白皓宇抓着黑虎的手腕微微用力,又是“咔嚓”一声脆响,黑虎的右手就软棉棉的吊在那里。

    “额哼!”

    黑虎一身闷哼,黝黑的脸色有些发白,眼见自己一招失利,也不慌乱,左手直接抓向白皓宇胸口。

    这份临危不乱,这份应变能力,都是在无数次的生死边缘练就的。

    白皓宇身体微微一侧,躲开黑虎的左手,同时右手一抓,再次抓住了黑虎的胳膊。

    黑虎的心脏“噗通”一跳,左臂猛的发力,想要震开白皓宇的右手。

    然而,他体内的元力还未来得及流转至左臂,就感觉一股巨力顺着筋脉涌向左臂。

    顿时,一股撕心裂肺的疼痛让黑虎的整张脸都开始扭曲。

    “砰”

    只听一声闷响,黑虎的左臂直接炸开,化作一团猩红的血雾飘散在周围。

    白皓宇手中多了一条白色的绳索,指尖元力一动,这条绳子就像是活过来一般,直接捆住黑虎,令他动弹不得。

    随着白皓宇的手搭在黑虎肩头用力一按,黑虎“噗通”一声就跪在王子墨身边,连腰都直不起来。

    做完这一切,白皓宇拍拍手,再次看向王子阳:

    “王家主,你也知道,年轻人没什么耐心,你若不同意换,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王子阳身边的黑鹰刚想出头,就被他给拦住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你若敢动他们一根毫毛,我一定倾尽王家全力追杀你,不死不休!”

    他微微抬头看向白皓宇,语气中的冰冷和杀意显而易见。

    白皓宇也不说话,指尖一弹,两股元力没入王文成双膝之中。

    “呜……”

    王文成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来,可实在无法忍受这穿膝之痛。

    刹那的功夫,身上的衣服就被冷汗打湿了,他的一张脸真是比雪花还要白上几分。

    “住手!”

    王子阳急了,从黑虎落入白皓宇手中,他就知道,天藏宗这次是来了个硬茬子。

    这一次,王家算是踢到铁板了。

    而且,当他出现在演武场的第一时间,就已经用神识探查过儿子的伤势:

    剑法反噬,脏腑移位,神魂也已经受到了重创,能坚持到现在实属不易。

    若再不及时治疗,恐怕神魂受损,日后会变的完全痴傻。

    “黑鹰,去水牢把天藏宗的人都提出来!”

    王子阳不是那种古板的,为了面子赔上一切的人。

    年轻时闯荡的经验告诉他,任何事情都不比命重要。

    只有活着,才有希望。

    因此,为了他儿子的命,他对于天藏宗数十年的谋划也可以推倒重来。

    不到一炷香的功夫,黑鹰就带着天藏宗所有弟子出现在演武台下。

    众人看着这些生机薄弱,面容枯槁,衣衫褴褛,双目无神的天藏宗弟子,一个个唏嘘不已。

    这些人,虽然都穿上了衣服,但浑身上下散发出来的恶臭依旧让所有人都心惊肉跳。

    他们能闻得出来,这是身上的血肉腐烂时才会发出的恶臭。

    他们在陇西城呆了这么多年,知道这王家做事心狠手辣,但却依旧想不到竟然能狠到这种程度。

    他们宁愿死了一了百了,也不愿意如同畜生一般被关押着。

    宋天富和那两个后来的宗门弟子一见这些人,当即红了眼眶。

    见对方这么痛快,白皓宇也不拖泥带水,直接收起黑虎身上的缚神索,将三人交给王子阳。

    现场众人一见如此,纷纷离去。

    宋天富带着那三百五十一个神情麻木的弟子回到天福酒楼。

    随即大批的丹药、天才地宝、食物从酒楼库房拿出来。

    白皓宇去后厨晃荡了一圈,给那几口煮着参汤的大锅里各自滴了一滴稀释过的“先天圣露”。

    这些人在王家被折磨的太久了,体内生机干涸,若没有“先天圣露”滋养,恐怕就算活下来也没多少时日。

    白皓宇必须要让他们每一个人都活着。

    他们吃了那么多的苦,受了那么多的罪,若是在有生之年不能报仇雪恨,岂不是没了天理?

    天福酒楼后院

    宋天富看着眼前这个自己的兄弟,老山羊。

    还是那张熟悉的面孔,但他的举动却让他感觉如此的陌生。

    他竟然想在饭菜上做手脚,让那些刚刚从水牢出来的宗门弟子全部死绝。

    “老山羊,我想了很久,一直都想不明白你这么做的原因。”

    宋天富的语气有些沉重,这么多年的兄弟,他怎么说背叛就背叛呢?

    (本章未完,请翻页)

    “呵,想不明白?”

    被当场按住的老山羊冷笑着反问道:

    “这天福酒楼,能有如今都规模,其中有没有我的功劳?”

    “有,若没有你,酒楼也做不了这么大!”

    宋天富认真的回答。

    “那么,为什么要把赚来的元石白白给了天藏宗?”

    原本平静的老山羊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顿时暴跳如雷:

    “我已经卡在炼体境大圆满三十年了,整整三十年,若是有那些资源定然可以更进一步!”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吃天藏宗的饭长大,可这么多年了,我们明里暗里给了他们多少,难道还不够吗?”

    “宋天富,你欠天藏宗的,可我不欠,我没必要把自己辛辛苦苦赚来的元石白给了别人。”

    宋天富听完老山羊的话,原本还有些惋惜的脸顿时冷了下来:

    “老山羊,我给宗门送的资源,都是我自己的,该给你的,我一分都没少你吧?”

    “呵,不过是贪心不足蛇吞象,还给自己找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借口,有意思吗?”

    “我们这么多年的生死兄弟,终究还是比不过那几块元石。”

    宋天富满脸的失望,说完这几句话,他长长的叹息了一声:

    “我一直以为是王家找上你,给你许了什么好处,原来是你自己想要取代我啊!”

    “事到如今,成王败寇,我没有怨言!”

    老山羊沉沉说了一句,低下不语。

    是的,他之所以找上王家,就是想借助王家的手,离间宋天富与天藏宗的关系。

    失踪的天藏宗弟子越多,就越会引起天藏宗的怀疑,只要稍微查一查,自然就能查到宋天富头上。

    这是老山羊早就计划好的。

    他就等着,有朝一日,那些水牢中的天藏宗弟子都死了,尸体曝光之后,天藏宗对宋天富的雷霆之怒。

    可是,没想到王家竟然那么没用,只一个白皓宇,就把天藏宗所有人都救出来了。

    “你走吧,别让我再见到你!”

    最终,宋天富沉沉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老山羊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是这个结果,但很快回过神来出了天福酒楼。

    然而,刚走出去没几步,迎面就碰上了王家两位长老。

    他刚想迎上去打个招呼,却不想对方一见他,直接一掌劈了过来。

    老山羊目光惊悚,浑身战栗,对方是炼神境强者,他根本无力反抗。

    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一只手掌朝着自己当头劈下,然后红的、白的溅的到处都是。

    直到死前的最后一刻,他都想不明白,王家的人为什么要对自己动手。

    ……

    王子阳看着床上昏迷的儿子,转头询问一旁的医师:

    “先生,我儿的情况如何,还能恢复正常吗?”

    医师是位须发皆白的老者,在这陇西城颇有名气,人送外号“刘一手。”

    意思是,就算是伤者下一刻要死,“刘一手”也能有手段能帮忙吊住小命,争取一定的时间。

    “肉身的伤势自然无碍,但神魂之伤,恢复过来以后,若没有泼天的机缘,恐怕日后修为再难寸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