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亲亲故乡情断肠 > 第75章 江湖客报恩传武艺(3)
    此时,三个贼人也凶神恶煞般的在怒目圆瞪着长乐哥。

    贼人甲和贼人乙是两个约莫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其两人握棍互相对视了一下后,又向握棍的年纪约莫三十几岁的贼人丙示意了一下。

    “上!”三个贼人在大吼了一声后,便又蹑步围了过来,“打!”三个贼人接着便又举棍或挑、或劈、或打,在向长乐哥盖了过来。

    此时的长乐哥却不慌不忙地抡棍一托,接着又一撩一拔,随着“哐!哐!哐!”三声棍棒交碰的声音后,长乐哥又行云流水般接连使出了“横扫千军”、“前打后劈”、“左穿右挑”、“流星赶月”、“双手擎天”、“乌云盖顶”……等数招。

    身材高大的三个贼人也围着长乐哥时压、时劈、时扫、时挑、时盖、时打……他们追前又追后、进进退退,但是,却就是伤不到长乐哥的半根毫.毛。

    而身材矮小的长乐哥则飘拂不定,他忽前忽后,忽左忽右,犹如猴子一般左穿右刺、前打后劈,他一样也是时拔、时挡、时戳、时劈、时扫、时挑、时盖、时打……

    其实,眼看着长乐哥的棍头明明已经是可以打到贼人的身上了,但是,霎时,却又被他抽了回来,他是在有点手下留情的感觉。

    此时,“哐哐当当”的棍棒交碰声不绝于耳。

    在交手了十几招过后,长乐哥手上的“滑子棍”的速度便放慢了下来了,力度也变小了,他似乎已经由十足减到八成又再减到了六成的用力了。

    突然,长乐哥在使出了一招“雄鹰回巢”后,他便抽棍护身跳到了一边,然后,他在笑道:“呵呵!就你三个人这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出来抢劫?特别是还想抢劫你长乐叔呢!你们也太不自量力了呱,你也不问一下你长乐叔是谁!”

    那三个贼人听后便在互相对视着,似是在交换着眼色。

    长乐哥说道:“嗯……算了吧,你们快走吧!长乐叔我有好生之德,不想伤了你们,你们快走吧!以免被路上后面的来人认出你们,传了开去,伤了你们的颜面和辱没了你们的祖宗就不太好了……”

    正所谓高手过招,伸伸手便知有没有,高手往往在三招过后便能把对手了解个大概。

    长乐哥在刚才打了十几招,平均、分拆开来,那便已是与每个贼人过了五、六招了,此时,长乐哥便已经判断出三个对手多少是懂得一些棍术的套路,虽然落棍的力度够足,那劈、压、盖、扫的招式也颇有杀伤力,但是,他们招式的速度不快、反应迟缓、出手僵硬、变招也不连贯,虽然有狠劲,但是招式平平、抢劫逞凶的道行便不算老道。

    这样,那长乐哥便认为:这三人都不是自己的对手,自己完全可以在十招八招之内把三人打倒,也可以轻松地取其性命。

    但在交手之时,长乐哥在细看细想之下,这三人既蒙着脸,又是在先开口叫“打劫!”之后再动手,这按自己的江湖经验,他猜测这三人必定是本地的山里人,只是见钱起了歹心而已,还算不上是那种心狠手辣穷凶极恶一声不响出其不意就出招暗算人的恶徒。

    于是,长乐哥的心里突然就泛起了练武之人要有武德的师训来,自己的师傅在教武时曾说过,得饶人处且饶人,不到万不得已不要伤人,因此,他就好言相劝,想放那三个贼人一马,以让他们知难而退。

    虽然交手几招也未能打到长乐哥,但是,那三个贼人也看出长乐哥棍子的速度和力度都已经变小了,又在听了长乐哥的话后,他们便以为长乐哥是胆怯和故弄玄虚在吓唬人了。

    因此,那三个贼人仗着自己人高马大力气十足人多势众,便没把长乐哥放在眼里,他们在交换了一下眼色后,那三人的眼睛只眼定定的在盯着长乐哥腰间的钱袋,似乎这钱是志在必得,于是,三人又拉开了架势,又在围了过来……

    长乐哥见状后便在笑道:“好吧,既然你们不听劝阻,非要跟我打,那阿叔就陪你们玩几招吧,反正我也是好久都找不到人来陪练了,整天都是打空拳耍空棍的,我手脚正痒着呢,正好正好!那就来吧……”

    说完后,长乐哥便提棍又迎了上去。

    那后面打斗的情形我不用讲想必大家都可想而知了。

    此时,四个人手上的棍棒在“乒乒乓乓”,他们时左时右、时前时后,在转过来又打过去……

    那长乐哥的“滑子棍”在左挑右刺、时上时下,但往往都是点到为止,而那三个贼人则是在往死里打,但却又伤害不到长乐哥,气得他们在大呼大叫。

    场面真是犹如猴子戏大象一般,一边是气定神闲,一边则是气急败坏。

    在三、四十个回合以后,那三个贼人便已急躁起来了,他们的步伐和棍法便已经是毫无章法可言了,他们只在死捶烂打、只剩下一股牛劲了、身上也是大汗淋漓在喘着粗气了。

    长乐哥见状,他又在使出了一招“横扫千军”之后,就想跳出重围……

    然而,那三个贼人却还是紧追不舍。

    长乐哥见此后便往他们的上盘虚晃了一招“流星赶月”,之后,他把棍子一挥迅疾转打向下盘,只听见“啪!啪!啪!”连续的三声,“滑子棍”的棍头便已重重地就各打中在了三个贼人的一只脚板上了,然后,长乐哥又一撩一拔,便把三个贼人的木棍扁担打飞在地,再看那三个贼人时,他们都痛得蹲了下去,脸部的表情甚是难看……

    长乐哥便收起了“滑子棍”,然后,他走到了三个贼人的跟前在笑着说道:“我都叫你们别跟我打了,我都放你们一条生路了,可你们就是不听。你们是打不过我的,我每招都在让你们三分,难道你们看不出来吗?”

    那三个贼人只痛苦不堪的蹲在地上。

    长乐哥又说道:“唉!你们怎么这么蠢?!就你们这样的三脚猫水平和这么愚蠢的智商哪抢得到我的钱呀?可是,你们就是要跟我打,就是要缠着我,唉!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现在好啦?满足啦?嗯……算啦,你们走吧!我长乐哥不跟你们计较。”

    就这样,长乐哥在打完后又在阴阴的羞辱了贼人一番。

    贼人丙听了,他便赶忙在说道:“长乐哥饶命、长乐哥饶命,我们有眼不识泰山,请饶了我们之过吧……”

    其实,长乐哥也不是头一回遇到抢劫了,他常年都是在山区走江湖,这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是不是?

    只是,这次的三个抢贼的功夫也太平常了,所以,这长乐哥根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里。

    这样,便见长乐哥在说道:“好了,玩也玩完了,你们走吧,我也要赶路了。”

    长乐哥说完后,他又在看了他们一眼,此时,贼人甲和贼人乙垂头丧气、都不敢向上看,他们两人都表现出了一副打输了又抢不到钱的憋屈状态。

    长乐哥也不与其计较,随即,他便把“滑子棍”架上了肩,并把两手平伸搭在了棍子上,然后,他便慢吞吞地转身就要往箩筐的方向走去。

    此时的长乐哥啊真是太轻敌了!

    因为,就在长乐哥转身之际,贼人甲和贼人乙眼珠一转就同时抽出了腰间的砍刀,跟着,其两人就以闪电一样的速度砍向了长乐哥的两只后脚跟……

    这一招真是阴险啊!

    贼人甲和贼人乙想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砍断长乐哥的脚筋,如果脚筋被砍断了,那任你再有功夫便也是站不起来使不出了呀!

    但是,会武功的人呀,一般都比较敏捷,一般都能眼观六路耳听八方。

    那背对着贼人的长乐哥忽然觉得后面“呼!”的有声响,随即,他便本能地朝前跳跃了起来。

    然而,迟了!

    就在长乐哥起跳之时,那贼人的刀是往下,而长乐哥的腿是往上,那刀与腿霎时便在地面上半尺的空中相撞了。

    长乐哥“哎呀!”的一声,他的左小腿后便已经是中了贼人甲的刀了,那鲜血瞬间便迸流了出来,疼痛难忍。

    长乐哥便迅即转头瞄了自己的小腿一眼,见是小腿肚子中刀了。

    霎时,长乐哥便火冒三丈,那怒火即从胸中熊熊燃起、直喷脑门,是可忍孰不可忍!

    长乐哥便两眼圆瞪、口中一声大吼:“竟敢暗算我!”

    话音未落,便见长乐哥的右手挥出了“滑子棍”,他左手一接、身体一转身,那双手只一挑一打,“啪!啪!”的响起了两声……

    在这眨眼间,还来不及反应的贼人甲和贼人乙便各被打断了一只手骨了,其两人在“哎呦!”了一声,随即便歪倒在了地下,那身体便卷缩了起来,两人在痛苦难堪、似要痛死一般。

    长乐哥又抡起“滑子棍”准备打向贼人丙……

    贼人丙本能地把身体向后一射,然后便向前“噗通”的一声跪倒在了长乐哥的面前,他五体投地、口中哭着在叫道:“饶命啊!长乐叔饶命啊!我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个月的孩子……”

    长乐哥一听便把落下去的“滑子棍”从半空中收了回来,然后怒喝道:“你还知道上有老下有小啊!你这些小毛贼呀,也敢暗算我!我不打断你的手就对不起我自己,就对不起我的功夫,我不想伤你都不行!”

    贼人丙在哭道:“是是是,对不起、对不起……”

    长乐哥愤怒地呵斥道:“我先看一下,看有没有伤到我的骨头,如果伤到了,呵、呵!我就要打爆你的头、要了你的狗命!”

    此时,那三个贼人便已经完全是没有了还手之力了,也绝对是不敢再还手了。

    那贼人丙听后,他已经是被吓得两眼泪汪汪、可怜兮兮了,他已是一副等人审判、任人宰割的无奈状态了。

    贼人丙乞怜地说道:“饶命啊!长乐叔饶命啊!我也上有八十岁的老母,下有三个月的孩子,我有5个小孩要靠我养育啊,对不住啊,对不起呀……”

    而那痛苦异常、卷缩倒在地上的贼人甲和贼人乙此时也装起了可怜来了,他们两人也流泪、瘫软了,在死到临头了才求饶了。

    贼人甲在说道:“饶命啊!长乐叔饶命啊!对不起,刚才对不起了,我知错了,望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家也有七十岁的老母,我也有三个小孩要我抚养,我只是一时的贪念才……饶命啊!长乐叔饶命啊!”

    那贼人乙也在乞求着说道:“长乐叔饶命啊!饶命啊!都是我们的错,都是我们一时心生邪念,对不起,我们以后都不敢再打劫了,你饶了我们吧……”

    长乐哥喝道:“还要有再次呀?早知今时何必当初!不见棺材不落泪!太迟了!不准说话!通通跪着!再敢乱动,我即时就打爆你的头、拆了你的骨……”

    三个贼人便乖乖地跪着,他们低着头、痒都不敢搔。

    长乐哥提棍走回到自己的箩筐边,他活动了一下左腿,感觉除了流血和疼痛外并无大碍,于是,他便挽起了烂裤腿,再细看一下,只见那小腿肚子上被刀划开了三、五寸长和一寸多深的伤口,那伤口在汩汩地冒着血,所以,他便从箩筐里拿出了自己的金创止血消炎药,在往伤口上撒药,然后,他又拿出了一件薄衣服撕作了布条,他再严严实实地把伤口包扎好。

    长乐哥在做了这些后,他才挑着担来到了三个贼人的面前。

    那三个贼人还在乖乖地跪着,还是虱痒也不敢搔。

    长乐哥便慢慢地教训着说道:“站在你们面前的,好在是我长乐哥,否则,你们早就没命了。看你们的装束,想必也是烧炭卖炭之人,我长乐哥也是烧炭卖炭出身,也知道卖炭翁的苦楚,卖炭翁山里来山里去,十指墨黑全身黑不溜秋也养不饱家人。但是,就算有苦楚,那也不能出来做抢劫的勾当嘛!被抢的人难道就没有苦楚吗?做人要将心比心!知不知道啊?”

    三个贼人哭丧着脸应道:“知道知道,都是我们的错,以后都不敢了,长乐叔饶命!饶命……”

    长乐哥看着他们三人,觉得既可恨又可笑还可怜,于是,他便说道:“走吧,以后见着我长乐哥一定要绕道走,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可恨之极,我的腿还在疼着呢!”

    那三个贼人一听,便起身互相搀扶着,在灰溜溜地向左边通往大山山沟的小路走去。

    他们刚走了七、八步,突然又听到了长乐哥在后面叫道:“站住!等一下,先不要走!”

    那三个贼人闻声后,心里便大惊,心中都以为长乐哥变卦反悔了,随即,他们的身腿好像都在发抖起来了,三人便在面面相觑。

    隔了一会,那三个贼人才慢慢地回过头来,此时,他们三人已被吓得了脸如土色、屁滚尿流了,已成了惊弓之鸟了。

    长乐哥却在朝着他们三人扔了八、九包的药散过去,又从钱袋里摸出了十个、八个银元,也扔了过去。

    接着,长乐哥在愤愤地说道:“拿去找驳骨医师接骨医手吧,这药散可以散瘀消肿通血通络行气,外用敷在断骨处的皮肤之上,拿去吧,拿了快走,你们好自为之。”

    这长乐哥真乃侠士心肠,他悯惜贼人是卖炭翁,卖炭翁的苦楚他自己乃有感同身受,因此,长乐哥便内疚于打断了贼人的手骨,他在思前想后后,便好心给了他们药散和医药费!长乐哥却全然不计较自己的腿伤仇恨和得失!

    那三个贼人便战战兢兢、唯唯诺诺,在捡起了药散和银元后便离去了。

    那长乐哥也挑起了担,在沿着崎岖的江边山路、在一拐一拐地继续往三河坝的方向走去。

    在走了一、二里路后,长乐哥觉得实在是疼痛难忍,再看看小腿上的伤口处,鲜血淋漓,他估计应该是挑担走路用力震得伤口裂开了。

    唉,从此处至三河坝镇可还有七、八公里的路程要走,这可如何是好呀?

    正在犹豫盘算之间,长乐哥忽然看见岸边竹林下有一条小渔船停泊在那里,于是,他便在“船家、船家……”的呼叫了起来。

    这样,便有了上述长乐哥与罗家福和李雪梅的相遇了。

    罗家福和李雪梅撑着船在逆水而行,夫妻两人便一边撑船一边在听长乐哥讲着他自己的身世和遭遇,当然,其夫妻两人也不断地在与长乐哥搭话。

    就这样,在一个多小时后,罗家福和李雪梅便把长乐哥送到了三河坝的码头了。

    船靠码头人上岸后,长乐哥不等罗家福和李雪梅开口,他便拿出了6个银元塞到了李雪梅的手上。

    罗家福看见后便说道:“不用那么多!我们没那么贪财,只是举手之劳嗟。”

    李雪梅往自己的手上一看,她只拿了2元,然后,她就把剩下的塞回给长乐哥,口中也在说道:“哎呀,长乐哥啊,不用这么多,我们不能乘人之危,不能收取不该收之钱呀。”

    罗家福又接口说道:“对呀,长乐哥啊,我们虽然人穷,但志不短、仁义在,我们不能乘人之危收取不义之财呀,这……随便收一点就好,意思意思一下就好,拿回去、拿回去,绝对不能收这么多。”

    长乐哥笑道:“哎呀,你们真是好人啊,真是仁义道德有侠义的夫妻啊,见到你们这样的人呐,那我就更加要多给你们啦,我刚才也说过,要加倍付你船工费的呀,收好收好,这钱一定要给。”

    这时,一个要给,两个不收,三个人就在码头边推来让去、甚是客气……

    欲知后事如何?请看下章续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