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一百二十二章 又过一年
    被扬程打折手臂的罗明一脸怨恨地望着扬程,心里诅咒着,特别是他望着三个小美女围着扬程身边,眼里便一阵火热,心想一定利用家里的权势让扬程家破人亡同时还要当着扬程的面蹂躏那三个小美女。

    只是当警察出现时,不是他所熟悉的面孔而是一些陌生的精干刑警时,罗明被其中一个刑警粗野地从地上提起来时便忍不住大喊:“你是云雾警局哪个分队的,敢这样粗野对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市刑警分队的,你如果想投诉,向我们大队长投诉就好,他就在那边。”说完,该刑警便指着与井三言说笑的一位中年刑警。

    罗明张了张嘴,最后便不再说话。

    当扬程众人与押着劫匪的刑警下到云雾山脚下,山脚那边迎来一队警察,带头的是一位身体肥胖的中年警察,扬程望着对方那一脸笑容的满脸肥肉的脸,就觉得有点眼熟。

    接着身后传来一个男子急声呼喊,“三叔,救我!”

    扬程转头朝罗明望了过去,然后心里暗想:“这个坑叔啊!”

    罗海明愣了一下,然后头顶的冷汗直冒,局长家的公子和市长家的女儿都在这,他被人通知后立即从家里赶过来,好在市长和局长面前表现一下,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想到那坑叔的侄子,罗海明很想用眼神去把对方“毁尸灭迹”,以免祸及池鱼。

    张三峰望着罗海明进退两难的样子,便笑了笑,正想说话,眼尖的他立即发现不远处局长正陪在一个表情严肃的中年男子身边,他立即把身体站的笔直,同时朝身边的手下低声说:“老板和大老板来了,全体给我精神点。”

    此时,罗明继续哭泣地说:“三叔,救我,我右手被人打断了,你帮我把他捉起来。”

    押着罗明的刑警听到罗明那荒谬的言语便低声笑着问:“其实如果当时他杀了你也是正确防卫,用刀背打断你的手还是对方仁慈,如果他用刀锋砍你手臂,估计你早就人手分离了,还有挂在身上那么好。”说完,该刑警一脸崇拜地望向站在最前面的扬程,自小喜欢武术的他对会武功的人特别崇拜。

    张立生望见女儿和扬程两人身上并无大碍,一直悬起的心才慢慢放下来。

    不久前正在开会的他突然见秘书一脸慌张拿着手机地跑进会议室,他心里便知道发生大事情,如果不是这样跟随他两年多的秘书不会如此慌张失措。

    当他拿着秘书的电话听见女儿慌张的声音以及劫匪的那嚣张的对话,便立停止会议,然后给市警察局井海打了个电话,命令对方立即派出警力到云雾山去救护被劫持的学生。

    井海接到儿子的求救电话就已经火冒三丈,正打算派出警力却又接到市长的电话指示,便猜到市长的千金估计也在那群学生当中,于是他便立即让手下最得力干将立即赶往云雾山。

    张三峰接到电话刚好在云雾山附近办公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便带着手下立即赶向云雾山,才有了市刑警大队比云雾警局早到的原因所在。

    张容仪见到父亲,便笑着朝对方开心地招手说:“爸,你怎么来了啊?”

    张立生虎着脸望着女儿,然后沉声说:“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你说我能不来吗?我还不敢跟你妈说,回去你自己跟她说。”

    “哦!”张容仪望见父亲一脸严厉,低声应了声便不敢说话。

    张立生朝张三峰望了过去,张三峰立即朝对方敬礼。

    “辛苦你们了!我代表我女儿向你说声谢谢!”张立生说完便朝张三峰等人微微躬了躬身。

    “张市长,我们并没有做什么,您向我们行礼,我们受不起!”张三峰立即解释说。

    “怎么说?”张立生狐疑地问。

    于是,张三峰便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大概说了下,张立生听完便转头望向扬程,然后笑着说:“扬程,你给我的惊喜有点大哦!果然是虎父无犬子啊!当年你爸在战场上也是勇冠三军,战力惊人,没有想到你也遗传你爸的天赋啊!”

    “张叔叔,你说爸以前在战场上很厉害,能够跟我说下吗?”扬云探出小脑袋好奇地问。

    “哈!云云你也在啊!还好没有事,要不我也不知道怎么跟你爸交代了!”张立生说完,忍不住叹了口气,然后表情严肃地朝井海说:“井局长,我想问下你,你是怎么维护市民安全的,云雾山并不算郊区吧,还在市区范围,竟然还出现劫匪光天化日下进行抢劫,而且还持枪,我想你要我们一个交代。”

    井海低着头不敢说话,这的确是他的失职,面对市长的责骂他不敢反驳半句,还好这次这群学生出了个武力值过人的小伙子,要不后果他真的承受不起。

    于是他便朝身后的罗海明冷冷地望了过去,因为刚刚他还听到其中一位劫匪曾喊对方“三叔”,这简直就是警队的蛀虫存在,看着对方那肥胖的身躯,井海心里一阵厌恶,同时也有了一个对那些尸位素餐,不务正业,肥头大耳的警察进行整改的想法。

    之后,韩城警局进行一次全市打黑除恶行动,为期三个月,同时进行一次警局人员整顿,三个月后 进行一次全体警员体能测试或是专业技能测试,达不到最低标准的警员进行警告处理,同时给予三个月宽限期,让其把体能和专业技能训练达标,最后不能达标者进行劝退处理。

    作为一个警察连最基本的条件都达不到,还指望他们来维护治安,成为井海在未来三个月开会经常提及的口头禅。

    扬程一群学生被几台警车接送回家后,当晚这件事便被当地新闻曝光出来,同时扬程的名字也再次出现在韩城公众的面前,并由此引发了一阵练武热潮。

    而当晚扬程则被云清雅拧着耳朵一顿训责,说到最后,云清雅则失声哭了起来,扬程立即拍着胸口表示以后不敢后才让云清雅止住哭声。

    (本章未完,请翻页)

    而当扬云问及扬青平当年在战场的事情时,扬青平则笑着避而不谈,云清雅则斥责女儿不要再多问当年战场的事情,毕竟这件事也曾经是扬青平过去的痛。

    只是当云清雅第二天一早被专门带着女儿过来道谢的周静谈及儿子时,却一脸自豪地说:“程儿作为男人,做了他应该做的事情,晓丹跟着他出去玩,他就应该保护晓丹的人生安全。”

    完全不像昨晚那样逼着儿子以后不要逞英雄的模样。

    没过几天便到了过年,而扬青平则赶在过年前再次开多十家药店,生意更是好得爆棚,因为前段时间扬程又再次在韩城露了一次脸,而且不是因为篮球而是因为武术,一些更是出了高价想请扬程过去做形象代理人,只是唯一能够得到代言的还是家里的药店——“云扬药店”,易拉宝不再是扬程抱着篮球的照片而是扬程拿着长刀的照片,“扬程邀请你来他家买正品医药,价平药正无伪劣产品。”

    年三十晚扬程在家守夜,与张容仪聊了一个多钟头的电话,而隔壁的赵晓丹则与扬云跑到楼上房间聊天,顺带在扬云的带领下参观了一下扬程的房间,当然这并没有让扬程知道。

    与张容仪打完电话的扬程便陪着父母在家看春晚,煮了汤圆的云清雅最后上楼叫扬云和赵晓丹下来吃汤圆,吃完汤圆的赵晓丹便告辞离开了扬程家,只是她衣口袋多了张扬云从扬程的相册里拿出的一张扬程小时候的相片,然后和她小时候的相片放在一起。

    “两小无猜”这是赵晓丹合上相册的唯一想法,有些喜欢可以默默进行,到将来年老的时候回想才会发现那时的自己是多么的天真与浪漫,只是青春时期那些天真与浪漫陪伴着每个夜晚直至进入梦乡。

    过年之后扬程几乎每天都去张容仪家陪着她做功课,然后亲自下厨把容海清买回来的菜做出一顿顿色香味俱全的菜式,直接让容海清这个丈母娘有种看女婿越看越喜欢额想法。

    张容仪每次吃饭的时候便会打趣母亲过去做的饭菜就像“猪食”般,对此,容海清沉默不言,因为事实就是如此,以至扬程上帝都后,母女两人的饭量大幅度减少,让张立生有种想把扬程臭骂一顿的想法。

    回到帝都的扬程三月初参加国际奥林匹克数学比赛,所以便向球队和学校请假一个月的时间。

    只是没有想到的是当华国听到举办点在华国台岛时,所有华国人都愤怒了,因此整个临时从华国各地集中过来的数学天才便各自回府。

    赵晓丹则带着失落回到了学校继续上学,她并不是为不能参加国际赛而失落而是为了不能与扬程一起共同相处二十多天而失落。

    而明珠市的韩青在一家私家医院正准备做手术,进入手术前,她含着泪摸着肚子低声说:“宝宝,原来妈妈好吗?”,而远去帝都的扬程根本就不知道这件事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