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一百二十章 云雾山
    众人一路有说有笑地沿着山路上山,沿途的风景真的很美,绿色植被覆盖着整座山峰,放眼远眺一片苍绿,哪怕是在深冬,南方的树木依然绿意依旧,只不过并不像初春那样翠绿,而是一片深绿,而远处则是一片茫茫的山野,让久困在城市的钢筋水泥的少年男女顿然觉得心胸一片开朗,特别是这群人当中几乎都是成双成对,因此,让整个登山游玩的心情变得带有淡淡的浪漫情怀。

    山腰有个天然的水潭,大约有半亩大,水清澈见底,可以看见水里的游鱼在嬉戏,冬日的暖阳十分柔和,晒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感觉,而扬程这群沐浴在阳光下的大男孩们的笑容便像受到加持般,阳光且充满了温馨,让那些还在考虑当中的女生心里暗暗情动。

    比如,赵晓峰,罗凯玲因为体力问题,从山脚下走了一公里多路后便被赵晓峰一路拖着手前进,众人在潭边停下来休息的时候,赵晓峰因为舍不得放手,而罗凯玲也没有让赵晓峰放手,两人便这样一直拖着手坐在谭边的一块石头上休息。

    扬程那边就相对热闹点,刚坐下休息,扬云便嚷着让扬程把包里的零食拿出来,说要处理一下帮扬程分担一些重量。

    然后她一个人便干掉了一包番茄味薯片,一盒奥利奥夹心饼干和一瓶可乐。

    而张容仪和赵晓丹则拿了一瓶矿泉水喝了小半瓶。

    之后众人收拾好行李和把垃圾倒到一旁的垃圾桶后便继续登山,之后沿着山道走过山间瀑布,路过山间小寺庙后便是一条陡峭蜿蜒的阶梯石道,走走停停,一路修整,众人才爬上山顶。

    此时的山顶云雾缭绕,远眺远处的山林似都笼罩在一片云雾当中,让人仿佛置身于高耸入云的山峰之间。

    “哥!难怪这里叫做云雾山,原来真的是云雾缭绕啊?”扬云兴奋地喊。

    “对啊!这里风景美吧!”扬程笑着说。

    “嗯!哥,你说我像不像天庭上的小仙女啊!”扬云说完,便跑到远处那云雾缭绕的地方,然后她的身影被云雾遮掩,若隐若现,似乎是从云雾走过来的仙女般。

    其他女生见也跟着像扬云那样然后向邀约她们过来的男伴愉快地高喊着,似乎都想过把仙女瘾,文静的张容仪则拉住赵晓丹跑向扬云,然后三人手挽着手,在云雾之间让扬程为她们三人拍照。

    之后扬程和张容仪拍了不少双人照,也和扬云拍了几张双人照,并在扬云起哄下与赵晓丹拍了张双人照。

    之后众人在山顶各自把干粮零食拿出来,解决好肚子问题后,各自再分开过着二人世界。

    扬云和赵晓丹坐在山顶凉亭的一角望着远方那云雾缭绕的山林,扬云便笑着问:“晓丹姐,你为何突然跑去帝都上学了啊!”

    赵晓丹想了想才说:“我爸觉得帝都那边的教育条件更优越,便让我到帝都去上学。”

    扬云狐疑地望了望赵晓丹,左右望了望,才小声问:“晓丹姐,你不会是因为我哥到帝都去,你也跟着过去吧?”

    (本章未完,请翻页)

    赵晓丹连忙摇头否认,“没有,怎么会呢!你哥不是有女朋友了吗?我去帝都上学真的是我爸让我过去的。”

    扬云叹了口气,感慨说:“本想着能够时不时上门找晓丹姐你玩,结果你一声不吭就走了,和我哥一样,都去了远方,可惜家里就我一个人。”

    “那你将来考到帝都来,跟我们作伴就好了啊!”赵晓丹笑着说。

    “那都是三年以后的事情了,而且我过去帝都,你们也差不多又要毕业了,而且我妈想我在南方省读大学,那样她就可以经常去看望我,而我也能经常回家,我妈和我爸舍不得我到北方去受苦,他们觉得我受不了帝都那边的天气和饮食。”

    赵晓丹愣了一,仔细打量了一下扬云,才问:“那你呢,你的意见是什么啊?”

    “我啊,我当然想在南方省读书啦,我才不喜欢北方的生活,那边天气冷死人,更何况还有雾霾,听起来都吓人,而且我也舍不得我爸妈。”扬云摇晃着小脑袋,笑着说。

    “那你还感慨什么啊!你这不是在无病呻吟吗?”赵晓丹打趣地说。

    “那没有办法啊!谁让我习惯哥哥在身边了,只是他还没有等我长大就跑了。”扬云说完,便咬着小虎牙朝扬程和张容仪的方向望了过。

    赵晓丹愣了一下,也跟着深深叹了口气,她何尝不是,因为习惯了住在某人的附近,如今对方远走他方,所以她也跟着对方远走他方,但那了了无期望不到希望的日子何时才是个头,但是她并没有后悔,因为她觉得人年轻的时候就应该为自己而努力一次,哪怕结果不尽人意,但无悔青春就行了。

    张容仪靠在扬程的身上,一脸甜蜜地望着对方那菱角分明的侧脸,心里泛起像喝着甜柚气泡水般,一脸幸福。

    “扬程,你说什么时候才能像今天这样每天都能靠在一起看风景啊?”张容仪一脸向往地说。

    “等你将来大学毕业考来帝都这边,我们就能天天都腻在一起,看日出日落,赏春花秋月,在雨夜相互撑伞,在冬雪里挽手行走,早上我做好早餐叫你起床,晚上你吃完为你做的晚餐,然后一起挽手散步。”扬程一脸憧憬地说着。

    张容仪突然伤感地说:“扬程,如果我不能考到帝都,那怎么办啊?”

    “那你考到哪,我跟你去哪,【妇唱夫随】怎样?”扬程说完便用手在对方那小巧的瑶鼻轻轻刮了一下。

    “我才不会让你跟我一起,我要考到帝都那边的大学跟你一起。”张容仪挥舞着拳头笑着说。

    “那好,我就努力打球,然后赚钱在帝都买间属于我们两人的小窝!”扬程笑着说。

    “你到时会写我的名字?”张容仪打趣地问。

    “那当然,我都是你的人了,难道你想抛弃我!”扬程一脸认真地望着张容仪那漂亮的脸蛋,忍不住低头吻了下去。

    过了好一会,张容仪才红着脸推开扬程,然后笑着说:“但是那是你的钱买的啊,你写上我的名字,你就不怕吃亏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

    “这是夫妻共同房产,我怎么会吃亏呢?”扬程含着笑望着一脸娇羞的张容仪。

    张容仪想了想便笑着说:“那好吧!到时你买房子的时候我也出一半钱,我的嫁妆还是有点的,哈哈!”

    扬程看着对方一脸认真的表情,便知道张容仪刚刚并不是在说笑而是很认真地看待买房的问题,他有些无奈,但是心中更是疼惜,便抱着对方那娇柔的身体笑着说:“好好好,都听老婆你的。”

    张容仪见扬程这么说,心里面更觉得甜滋滋的,便主动探头吻向扬程。

    在山腰的某处山路偏僻的地方,三角眼瘦削男正笑着对其中一位额头有条巴掌大刀疤的粗犷男人说:“雄哥,你说那班肥羊什么时候才下来啊?我都有点按捺不住了。”

    刀疤男眯着眼朝对方冷冷望了一眼才说:“猴子,他们晚点下来不是更好吗?总好过日光日白,行事也不方便吧!最后他们天黑才下来,那样月黑风高,正是我们行事的最好时机。”

    “雄哥,这群人当中有几个非常漂亮的女生哦!你说兄弟我这么久都没有开荤过了,你说我这次能否享受一下啊!”三角眼瘦削男人说完吞了吞口水。

    “不行!万一弄出人命来怎么办,猴子,你就收起你那龌龊的心思,我们抢劫哪怕给关进去了,也不会坐几天,如果你犯了那些事,罪名就大了,所以你想都不要想。我不想对方到时报警到时断了我们的财路。”刀疤男冷冷地说。

    “雄哥,那里面真的有几个女孩长得很漂亮,我不骗你!”瘦削男人依然不死心,蛊惑地说。

    而此时,几个拿着长刀和铁管的男子则笑着起哄说:“猴子,你可要为你的话负责任,如果那几个女生长得不咋地,那你怎么说。”

    猴子咬了咬牙然后笑着说:“那我请大家去桑拿一条龙。”

    几个手背有着纹身,穿着华丽花俏的男子立即来兴趣了,便齐声笑着说:“好!”

    其中一个留着长发,戴着墨镜的男子笑着对刀疤男说:“雄哥,如果这次真的如猴子所说的那样,我们就干了吧,反正做完便到外面躲一段时间,毕竟像这种雏儿应该还是处,你说呢?”

    刀疤男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明少,你说怎样,就怎样!”

    虽然明面上他是大哥,但是真正说得上是的反手是眼前这个叫“明少”的男人,他只不过是“陪太子念书”的打手而已。

    猴子见杨雄点头答应,便笑着对明少说:“明少,说好了,人先让我挑,我要吃头啖汤。”

    长毛墨镜男则笑着说:“没有问题!什么女人我没有玩过,我更喜欢刺激惨烈点的。”

    杨雄重重叹了口气,他虽然对这些欺辱妇女的事情不齿,但是他劝阻不了明少,便希望那群人当中并没有多漂亮的女生,免得遭到对方的毒手。

    扬程等人在山顶饱览风景后便结伴下山,只不过没有想到在山腰上会遇到劫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