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谈话
    扬云似乎想到了什么,便笑着问:“哥哥,你不是参加了【冬令营】吗?考得怎样啊?是不是考砸了,不敢提前啊!”

    “你觉得我会像你这个小脑袋那样偏科严重吗?”扬程说完便从背包里拿出一本红色的证书交给云清雅,“妈!这是我的奖状!”

    云清雅一脸兴奋地望着儿子,然后笑着说:“神秘兮兮的,考了第几名啊?”话刚说完,便听见她惊讶地大喊:“老扬,老扬!你快来看看,儿子拿了金牌,金牌!”

    “真的!”扬青平连忙探头过去,而扬云则狐疑地说:“那金牌呢?”

    她话虽然这么说,但人却也跑到云清雅身旁探头猛瞧,然后便转头疑惑地问:“哥,都说是金牌了,你的金牌呢?”

    扬程有点不好意地说:“送人了!”

    “送人了?”扬云疑惑地重复说了句,然后便恍然醒悟,大喊:“哥,你不会是送给嫂子了吧?”

    看着父母妹妹三人纷纷朝他望了过来,扬程点了点头,才说:“容仪她也参加了,没有发挥好,回来的时候还哭了!所以我就把我的那块金牌送她了,反正就是个奖牌而已。”

    云清雅笑了笑,扬青平则无奈地摇了摇头, 扬云则唉声叹气,嘀咕地说:“哥,你不要送我啊,让我拿到班里去炫耀一下也好,嫂子估计不会拿你的奖牌回班里炫耀,这多浪费啊!”

    “扬云,这东西又不是你的,你拿回班上去炫耀有意思吗?你如果争气就自己考个金牌,炫耀起来才叫真才实学,你拿着我的东西这叫住狐假虎威,到头来一场空,知道吗?”扬程一脸认真地望着妹妹,企图说教对方。

    “借口!哥,你这借口真是冠冕堂皇,可惜你妹妹我冰雪聪明一眼便识破你的真实意图,一句话,你爱嫂子胜过爱我,哼!”扬云也以她的准则来批判扬程。

    最后还是云清雅笑着说:“好了好了,就一块奖牌而已,争什么争呢!程儿,你还没有吃饭吧!妈给你做了你最喜欢的吃的饭菜。”

    “谢谢妈,本来没有什么饿的,听你这么一说,我的肚子又饿起来。”扬程说完便转身快步走向饭厅。

    扬云在嘟着嘴,一脸的不高兴,委屈地说:“妈,哥哥那么快就把心偏向嫂子了,连我这个十几年的妹妹都不爱了,呜呜!”

    云清雅望着撒娇的女儿,然后笑着说:“好了好了,云儿,你再这样胡搅蛮缠我就把你哥刚刚送你的小说收起来,等你哪天想通了,我再给你。”云清雅因为受到女儿的影响,最近也成了个武侠小说迷。

    扬云连忙跑到沙发上抱起扬程送她的两套小说,然后一脸警惕地说:“妈!你想都不要想,这是哥送给我的!”说完,便抱起小说跑向楼梯直奔房间。

    扬青平朝妻子竖起大拇指,笑着说:“老婆,还是你能把家里这个混世魔王制得住,我和程儿就拿她没有办法。”

    “你们两个从小就宠着她长大,家里面能做恶人的也只有我了。”云清雅想起过去冷起心肠凶女儿的样子,忍不住摇头笑着说。

    “那也没有办法,虽然女儿只要跟我撒娇,我心都软了,哪敢对他说半句重话,要是看到她那眼睛挂着泪

    (本章未完,请翻页)

    水,我心都碎了!”扬青平也跟着叹息道。

    “就是因为你和程儿那么宠着他,才把她造就成混世大魔王,我说老扬,女儿现在是青春叛逆期,要好好的引导她,知道吗?不能再像过去那样一昧宠着她。”云清雅想起跟容海清和周静两人请教的育女之道,便语重心长地对丈夫说。

    对于父母的谈话,正在吃饭的扬程是听得一清二楚的,只是他觉得这是父母在探讨妹妹的教育问题,他还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免得将来扬云找他算账。

    云清雅似乎想到了一件事,便抬头朝饭厅望了过去,笑着问:“儿子,晓丹去了帝都上学,这件事你知道吗?”

    “我,我回来的飞机上碰到晓丹,然后她跟我们也进了冬令营,而且还拿了银牌,过完年我们还要到国家集训队进行集训,然后代表国家参加国际赛。”

    “哈!那你和晓丹还挺有缘分的,可惜了!”云清雅说到最后,便叹了口气。

    作为过来人和父母,她很清楚赵晓丹对儿子的感情,只是有时候缘分这东西勉强不来,不是你想努力就能开花结果,对于张容仪和赵晓丹,她内心虽然稍稍偏向于后者,因为作为一个母亲,她看到后者为了爱情而付出更多,而且也因为对方住在家附近,经常跟着女儿过来串门,稍稍偏袒这也是人之常情。

    但她也知道感情这东西,作为父母不能过多干预,毕竟感情是两个人的事情,而不是像过去那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包办婚姻,一切也只有顺其自然。

    扬程当然知道母亲最后的叹息是什么意思,也跟着低头叹了口气,继续吃饭,毕竟有些事情只要不去多想,也不要给对方制造机会,感情这东西随着时间的推移便慢慢变淡了,就像他对于上辈子的妻子,重生之后想法就淡了很多,因为当时的他根本就没有机会认识对方,更何况两人还隔了数千公里的距离。

    人很多时候就要面对现实,然后接受那突然起来的缘分,只有把握现在,才能把握未来。

    扬程望着窗外的夜市,淡淡地对远方的人说了声,“你还好吗?”便拿起筷子继续吃着母亲做的饭菜。

    没过多久,把小说放好的扬云便从楼梯那“咯噔”,“咯噔”地跑下来,“哥,你那还带回来帝都那边的小吃吗?”

    扬程放下手中的筷子,然后笑着说:“没有!我哪有时间去逛小吃街啊!”

    “难怪你在帝都是条单身狗!”说完,扬云便转身跑上楼梯,哥哥不香小说香,《绝代天骄》走起。

    扬程愣了一下,望着扬云消失在楼梯口。

    “程儿,你可不要在帝都乱搞,要知道我们老扬家的家风,花心萝卜头勾三搭四的事情千万不要做。”云清雅一脸正经地教训起儿子来,其实话里的意思也在暗示着扬青平。

    “老婆,程儿敢乱来,我到帝都打断他的脚!”扬青平闻声知雅意,立即表态,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

    扬程无奈地摇了摇头,这躺着也能中枪啊,难怪古话说得好,“唯小人和女子难养也!”

    吃完饭收拾碗筷后,扬程便拿着行李回房间洗澡去了,洗完澡出来便给扬青平叫进了书房。

    两

    (本章未完,请翻页)

    父子在书房喝着茶,一边聊天。

    “爸,你最近的生意怎样了?”扬程望着一脸兴奋的父亲笑着问。

    “儿子,你说呢?”扬青平笑着反问说。

    “我想一定不错吧!”扬程话刚说完,便见到父亲那喜上眉梢的样子,心中也猜到大概。

    扬青平听儿子这么一说便知道儿子已经猜到了一大半,便笑着问:“儿子,你走的时候我同时开了三家分店,你猜一个多月后我现在有多少家分店了啊?”

    扬程想了想,便摊开五根手指说:“五间?”

    扬青平摇了摇头,伸出十根手指笑着说:“这个数!”

    扬程一脸惊讶,好奇地问:“爸,你怎么做到的啊?”

    “用你那空手套白羊的手法啊!”

    扬青平笑着说,然后看着儿子还是一脸疑惑,便解释道:“儿子,你离开的时候我不是正开着三家连锁药店吗?结果因为你给我们店名打广告,店里几乎天天都人头涌涌,络络不绝,特别是你张叔还让人加快批复准许我们能够刷医疗卡的资格,我们三个点也算得上是日进斗金了。”

    “而你建议我跟药商谈的三个月结一次货款,因此我便想着用店里面的流动资金继续开分店,而跟那些租店面的房东也谈条件,就是前期我们出装修款,半年后结一年的铺租,对方见我的生意做得那么大,想着半年后收一年的房租,也就同意了。”

    扬程一脸古怪地望着父亲,然后叹了口气才说:“爸,你这胆子比我还大啊,不过说明你的经商能力还是很厉害的,所以妈今晚才这么以教训我的名义点拨你啊!”

    扬青平一脸自豪地说:“儿子,你知道吗?我们家如今的现金流有多少了吗?”

    扬程诧异地问:“爸,你先说个数字吧,要不我怕我这小心脏有点承受不了。”

    扬青平竖起一根手指头,然后笑着望着儿子。

    扬程思索了一下,才惊讶地问:“爸,不会是一千万吧?”

    “对,就是一千多万,估计这十个店面两个多月后我们的流动资金会有三千万左右,而三个月后给药厂结算一千万左右,加上十个店的一年铺租六十万,我们净赚两千多万。”

    扬青平看着儿子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便笑着说:“在未来的日子里,我会每个月都开十个分店,并且把这套模式复制下去。”

    “爸,没过几年,你都能成为巨富了!”扬程一脸崇拜地说。

    “那还不是到时给你和你妹妹的,扬程,我跟你说,你爸我做到五十岁退休,家里的生意你到时不接手的话我就交给职业经理人去管理,如果你接手的话我就交给你,至于你妹妹,她那性格没有经商的头脑,就让她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扬程叹了口气,然后看着父亲,无奈地说:“爸,按你这么一说,你将来这摊生意估计又要落到我的头上啊!”

    扬青平眨了眨眼便说:“我不是说如果你不愿意接手家里的生意,我可以请职业经理人管理啊!你这是不是瞎操心了啊!”

    扬程“呵呵呵!”笑了几声,扬青平则拿起茶杯慢条斯理地喝起茶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