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回家
    回程的路上扬程和赵晓丹一路说着好话哄着张容仪,最后张容仪的心情才变的好起来。

    扬程把身上的金牌交到张容仪的手中,然后笑着说:“这个金牌给你咯!反正将来你拿给女儿看就说这个金牌是你的,我是没有意见的。”

    张容仪脸微微红了起来,然后羞涩地说:“谁跟你生女儿了,难道就不能是儿子吗?”

    扬程在张容仪话刚说完,便笑着打趣地说:“张容仪同学,你还说是文科生呢,你的语文水平去哪了?你这话不是前后矛盾哦!”

    “你没有听过女人说话没有理由的吗?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嘴巴在我身上。”张容仪一脸傲娇眼神望着扬程,一副女王范。

    “对对对!将来你对我们的儿子说,这金牌就是你当年过三关斩六将历尽千辛万苦获得的。”扬程继续绕回刚刚的话题。

    张容仪拿着扬程递过来的金牌爱不释手,这倒不是她被扬程的话所蛊惑,而是因为她手里拿着是扬程的荣耀,而这个获得如此荣耀的人就是她的男人。

    赵晓丹坐在副驾座,看着两人的甜言蜜语心里十分难过,便闭眼假寐来掩饰心中的难过,赵父派过来的司机也是个人精,大概猜到三人的关系,心里虽然暗暗为自家的小姐喊屈,但是他却知道什么话该死什么话不该说。

    从珠城回韩城要五个多小时,中途在一个服务站修整了一下,扬程本想和司机轮流换着开,但却给司机婉拒了。

    晚上八点多回到韩城,由于扬程和赵晓丹住在同一个小区,所以司机便送张容仪回家,车刚到张容仪家楼下,便见到容海清站在楼下张望着来往的车辆。

    车刚停下,张容仪便欢快地跳下车,然后拿着金牌跑向容海清,笑着说:“妈,看看,我手上拿着的是什么?”

    容海清望着女儿那清秀的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然后再朝女儿手上拿着的金牌望一眼才笑着说:“这块金牌是扬程的吧?”

    张容仪疑惑地望着母亲,好奇地问:“妈,你怎么知道这金牌是扬程的啊?”

    “知女莫若母,你有几斤几两我还不知道吗?你能够进入冬令营都是成绩加运气而已,如果你拿个铜牌回来我还有可能相信是你的,如果是金牌,那就只能说明是别人的,而能让你拿着金牌一脸幸福的样子,那只有是扬程的咯!”容海清说完便朝扬程望了过去,眼里透着满意,这样优秀的女婿打着灯笼都找不到,而她的女儿却那么好运能够被对方所钟情。

    扬程笑着从车尾箱拿出张容仪的行李箱向容海清走过来,然后礼貌地说:“容阿姨好,好久不见,你越来越年轻了!”

    容海清则笑着对扬程说:“程儿,你真会说话,难怪我们家的丫头为你日思夜想,魂不守舍。”

    扬程望着嘟着嘴巴的女朋友,立即给其带了个高帽,笑着说:“容阿姨,你说错了,是我对容仪日思夜想,魂不守舍,这次能够拿到金牌都是容仪的功劳,有她在我身边,我才能超常发挥,考出这么好的成绩。容仪他就是运气差了点,没有正常发挥而已,要不也一定能够拿到奖

    (本章未完,请翻页)

    牌。”

    扬程话刚说完,张容仪立即傲娇地说:“就是,就是!妈,我这次是发挥失常所以才没有获奖,要是我能够正常发挥那一定能够拿个铜牌回来。”

    此时,赵晓丹从副驾驶走了下来,然后走到容海清的面前礼貌地说:“容阿姨,你好啊!”

    容海清愣了一下,然后笑着问:“晓丹!你也在啊?”

    赵晓丹点着头笑着回答:“嗯!容阿姨,我和容仪扬程都在冬令营,所以才一起回来。”

    “妈,你知道吗?晓丹她好厉害哦,这次比赛她竟然能够拿到银牌,和扬程一起获得进入国家集训队,明年年初代表国家出国参赛呢?”张容仪一脸兴奋地说着。

    容海清朝赵晓丹那秀美瓜子脸望了一眼,心里虽然有些想法,但脸上的笑容依旧,笑着说:“晓丹,你比我家的容仪厉害多了。”

    说完,容海清便笑着对扬程说:“晓丹是女孩子,扬程,以后在集训队你要像照顾你妹妹那样照顾好晓丹,知道吗?”

    扬程连忙点头说:“容阿姨您放心,我一定像照顾妹妹那样照顾好晓丹的。”

    容海清见女儿想说什么,便出声制止说:“容仪,现在时间不早了,你让扬程和晓丹也早点回去休息,有话明天再说吧!”

    “哦!”张容仪应了声然后朝扬程说:“那再见咯!妈叫你早点回家休息。”说完,她便转头笑着对赵晓丹说:“晓丹,今天谢谢你了,帮我向你家司机说声谢谢。”

    赵晓丹点了点头,然后跟容海清和张容仪道别后便回到了后座,而扬程则坐到副驾上。

    望着逐渐远去的汽车,容海清望着一脸天真的女儿,忍不住叹了口气,不过随后她又摇头笑了起来,因为她相信扬程的人品,更何况还有一年半,女儿将来也会考到帝都上大学,两人就不用再分隔两地谈恋爱了。

    回去的时候,赵晓丹躲在后座暗暗伤心,扬程以为对方是因为坐车劳累又在车上睡着了,所以也没有出声去打扰对方。

    十多分钟的车程,司机本想先送扬程回家,但是扬程却坚持送到赵晓丹家门口,让坐在后座黯然伤心的赵晓丹心里好受不少。

    车刚到赵晓丹家,赵宝路和周静便从别墅里走了出来。

    扬程一下车便礼貌地朝赵宝路和周静礼貌地打了声招呼,“叔叔,阿姨,晚上好!”

    赵宝路望着高大帅气的扬程,心里既爱又恨,但脸上的却是相当热情地望着扬程笑着说:“扬程,恭喜了哦,听丹丹说你这次拿到金牌?”

    “还好!我这是超常发挥才拿到金牌的,但晓丹她也很厉害,拿到了银牌!”扬程一脸谦虚的说。

    “爸,你别听扬程瞎说,他这次以满分的成绩拿到了金牌,那是超常发挥啊!他这是正常发挥而你的女儿我则是趁他的光超常发挥,拿了个银牌。”赵晓丹说完,便把从飞机上遇到扬程,然后托他的福进入冬令营,然后才有机会拿到银牌。

    周静听女儿说完,便笑着说:“扬程真旺我们家的丹丹啊!简直就是我们家丹丹的福星嘛!”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扬程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静姨你说笑了!”

    周静则笑着转过话题,热情地邀请扬程到家里坐坐,而扬程则委婉地推却,从司机那接过行礼箱,然后跟赵晓丹一家礼貌地道别后才拉着行李箱转身朝家里走去。

    众人目送扬程消失在小道后,司机才笑着说:“依我看扬程少爷跟我们家小姐才是天生地一对!”

    “周穆,以后这话千万不要在扬程和其他人面前说,知道吗?”周静说完,一脸严肃地望着本家的远房亲戚。

    周穆立即躬身说:“静姐,我知道了!”

    而赵宝路则笑着说:“小周,你这话说得不错,回去我让财务这个月给你加工资。”

    周穆心中暗喜,连忙朝赵宝路躬身说:“谢谢赵哥!”

    “今天辛苦你了,回去开车注意安全!”赵宝路朝周穆客气地说了句。

    “那我就先回去了!”周穆说完便转身走进驾驶座,然后开车消失在茫茫的黑夜里。

    赵宝路接过女儿手中的行李箱,然后笑着说:“丹丹,这一个来月看把你廋成什么样子了,走,进去吃饭,你妈妈给做了你最喜欢吃的菜。”

    赵晓丹则用手挽着父亲和母亲,一家人走进别墅。

    扬程拖着行礼箱刚拿出钥匙打开大门,便听到妹妹扬云兴高采烈地大喊:“哥哥,你终于回来了啊!”

    见到扬云欢快地跑到面前然后想扑进来,扬程立即制止说:“扬云,你给我站住。”

    扬云根本就不听扬程的话,整个人抱住扬程的肩膀,便跳了上来,整个人像个布袋熊般在扬程的身上,然后哽咽地说:“臭哥哥,云儿就要像小时候那样挂在你身上。”

    “扬云,你树懒吗?”扬程无奈地看着挂在身上的妹妹。

    “我才不是树懒,我是布袋熊!布袋熊!”扬云红着眼睛撒娇说。

    看着母亲和父亲都从大门走出来,扬程无奈地向母亲诉苦说:“妈,你看下扬云,这么大的人了还这样挂在我身上,这多不好啊!”

    云清雅则笑着说:“云儿她是你妹妹,而且她还没有成年,你就让她挂一下又怎样了!”

    扬青平也跟着点头说:“就是,我想我们家的丫头像过去那样挂在我身上可是她一脸嫌弃,她能挂在你身上,你就偷笑吧!”

    扬程摊了摊手,只好一边走一边拖着行礼箱和身上挂着的扬云。

    扬云挂在扬程身上好一会才下来,然后低声说:“哥,我让你买给我的礼物,你买了吗?”

    扬程望着妹妹,然后再朝走在前面的母亲望了一眼,便见到扬云竖起食指,眼神示意让其不要乱说。

    “买了!晚点你到我房间拿。”

    “谢谢哥!”扬云说完,本想探头亲扬程脸一下,结果发现扬程太高了,便抱怨地说:“哥,你是不是又长高了啊?”

    扬程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云云,你再不多喝点牛奶,估计你就这么高了。”

    “哥,我都一米六一了!”扬云无奈地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