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一百零一章 月上柳枝头
    张容仪红着脸拿着房卡快步走向扬程,然后拉着扬程的手低着头快步走向电梯。

    扬程倒没觉得什么,只是他看着张容仪那娇羞的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动,心里刚刚还有着旖念的想法早就抛之云外。

    其实酒店里还真有人认出扬程来,于是张容仪便感觉到不少眼光朝她注视过来,于是拉着扬程更是加快了脚步。

    扬程当然也全程配合,眼里也只有低头疾走的张容仪,至于其他的人的目光和议论他根本就不在乎。

    好不容易走到电梯门口,张容仪低着头按着电梯门,恰好此时电梯门刚好打开,还真巧,里面的人竟然是程婉儿和朱玉芳。

    朱玉芳刚想出声向扬程打招呼,结果却看到扬程竖起食指放在嘴边,于是便急把想说的话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扬程见对方并没有说话,便摊开手朝对摇了摇,算是打了招呼。

    程婉儿则上下打量低着头拉着扬程的张容仪,脸上虽然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眼神却带着淡淡的失落,而朱玉芳则一脸惊讶地看着扬程和张容仪。

    张容仪因为低着头并没有发现三人的异样,见电梯里的人并没有走出来,以为对方要下地下车库,便拉着扬程走了进去。

    只是在她和扬程走了进去后,里面的两个人才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扬程笑着问张容仪:“几楼啊?”

    “五,五楼!”张容仪一时紧张便忽略刚刚那两个女人的奇怪举动。

    朱玉芳看着电梯门关上,便拉着程婉儿的手兴奋地说:“他们俩不会是去开房吧!”

    程婉儿则气恼地说:“他们开不开房关你什么事啊?”

    “他们才高中生耶!不行我就要看看他们要干什么?”朱玉芳说完便拉着程婉儿站在电梯口默默地看着电梯升起的层数。

    程婉儿看着电梯一直上,她那悬起的心慢慢冷了起来,因为她知道五楼以上便是客房楼层。

    “五楼耶!那他们可定是去开房了,看刚刚的情况,好像是那女生拉扬程去开房哦!”朱玉芳惊讶地喊。

    只是程婉儿却转身离开。

    “婉儿,你等下我啊?走那么快干嘛?”朱玉芳连忙追了上去。

    扬程与张容仪走进房间,关上房门后。

    张容仪则变得相当紧张起来,她打开房间的所有灯光,然后才鼓起勇气望向扬程,看见扬程满脸笑容地望着她,心里的紧张便放松了不少,含嗔地打了扬程一下,“你在笑什么啊?”

    “没有啊!我这是因为高兴才笑的啊!”扬程说到最后实在是忍俊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哼!你这是在笑我!”张容仪说完便举起小拳头轻轻地敲打起扬程的胸部。

    扬程看着张容仪娇羞的样子便一把抱住对方,然后低头汲取对方嘴里的芬芳,也不知过了多久,张容仪才全身无力气喘嘘嘘地从扬程身上离开。

    此时的张容仪变得情动起来,便小声对着扬程说:“要不你先去洗澡,你洗完我再洗。”

    “好!”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扬程轻轻刮了张容仪那粉嫩的脸蛋,便走向卫生间。

    十几分钟后扬程便围着浴巾走了出来,张容仪抬头望见没穿上衣围着围巾的扬程便害羞地喊出声来:“你,你干嘛不穿衣服啊?”

    扬程嘴角扬了扬,便假装无奈地说:“我这不是学电视剧那样吗?男女到酒店开房,男生洗完澡出来不是像我这样的吗?”

    “那,那我现在就洗澡!”张容仪急忙从床上站了起来,低着头不敢看扬程,只是当她走到扬程身边时,却被扬程一把拉住,“你拉着我干嘛?我要去洗澡啊?”

    扬程拿着张容仪那双因为紧张而不知安放的双手放到他的腹肌上,然后笑着说:“你摸一下,这是腹肌哦!我有八块腹肌哦!”

    张容仪一开始因为紧张想抽手离开,只是被扬程的双手强硬压着,但后来她低头看下扬程的腹肌,一时还好奇起来,一边用手摸一边笑着说:“看不出来你还真有八块腹肌哦!扬程,你平时训练是不是很辛苦啊?”

    听见对方语气里带着怜惜,扬程忍不住低头在对方的额头吻了一下,才笑着说:“怎么辛苦也比不上我对你的思念之苦。”

    张容仪听了心中像喝了蜜桃水般,含嗔地推了推扬程,还真让她挣脱了扬程的禁锢,“你就会油嘴滑舌,也不知道在帝都骗了多少无知少女!”

    扬程见对方走进卫生间,便问:“容仪,你给我写的信带来了吗?”

    张容仪从卫生间探出头来,笑着说:“带来了,在包包的内层,用红色信封装着,你可以拿出来看,那你后来给我写的信你有没有带来。”

    “当然有!等下你出来看!”

    “嗯!”张容仪说完便关上门,里面传来了阵阵流水声。

    扬程从张容仪包包里找到了信封,然后打开来看,每看一页,他都从信纸内容里感受到张容仪对他的浓浓深情,特别是在他离开韩城征战珠城和帝都的时候,张容仪都会记下每天对他的思念与惆怅的情怀,而且他从对方的信纸内容上隐隐感觉到对方内心的忧虑与不自信。

    扬程并没有想到对方那小小的脑袋为何会想得那么复杂,两人在一起是因为感情并不是因为彼此身份的对等,感情并不是拿对等的能力相互攀附,两人之所以在一起,是因为爱,因为彼此一起相处愉快,想到这,扬程决定等下要好好开导一下张容仪,让其把那些无畏的顾虑全部丢弃。

    想到对方突然要跟他开房,想把最宝贵的东西献给他,估计也是这不自信所导致,想到这,扬程觉得十分惭愧,作为男朋友,他并没有真正了解到女朋友内心的忧虑,还想着以此作弄一下对方,想到这,他便开始陷入了沉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扬程,你在想什么啊?”扬程才从沉思中回过神来,抬头朝张容仪望了过去,见对方如同出水芙蓉般,一头乌黑的秀发随意披散,一双桃花眼像是水做般,特别是对方那粉嫩的鹅蛋脸因为刚刚洗过热水澡,白里透红,穿着酒店的睡袍并没有遮挡太过严实,天鹅般的长颈下那如同白玉般锁骨以及锁骨下那抹

    (本章未完,请翻页)

    雪白都隐隐若现。

    此时,扬程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刚刚消散的念头再次涌上心头,下腹隐隐有股热流涌动。

    张容仪见扬程一动不动地望着自己,甚至到最后还吞了吞口水,早已经在离开卫生间时不断给自己鼓气的她变得不再娇羞了,反而娇媚地对问:“我美吗?”

    “美若天仙!”扬程从床上站了起来,抱住张容仪便低头朝对方的红唇吻了过去,张容仪也热情地回应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扬程才松开张容仪,重重地呼了几口气,平复下来,才把张容仪那掉到腰间的睡袍整理好。

    张容仪情动地望着扬程,当见到他为自己重新披上衣袍时,她似乎想到什么,整个人变得暗淡下来。

    扬程也留意到张容仪脸上的表情,然后笑着说:“傻瓜,你想怀孕啊?我们刚刚来的时候忘了一件最重要的事情了。”

    “啊!怀孕?”说到这,张容仪也吓出一身冷汗,对了他们好像真的忘了买东西了。

    “唉!还好我临时想到,才没有犯下大错。”

    张容仪想了想,便低声说:“听说好像有事后药吃的!”

    “笨蛋!吃那些药会导致不孕的,对身体影响很大,所以你想都不要想。”

    “那怎么办啊?”张容仪有点纠结起来,她真的想把自己的清白送给扬程,酒店都开了,就差那最后一步了。

    扬程见到张容仪一脸忧愁的样子,便低头在对额头亲了一下,才笑着说:“这可能是上天让我们把这美好的记忆留到以后,等我们下次开房的时候在发生。”

    “要不我们下去买吧!”张容仪想了想,提议道。

    扬程拿起手指轻轻在对方那小巧的鼻子刮了一下,才笑着说:“这次就算了,等我们下次开房吧!”

    “下次开房,都不知道到什么时候了!”张容仪小声抱怨说。

    “老婆!你还怕我跑了不成?”扬程忍不住打趣起来。

    “谁是你老婆,我们都还没有发生关系!”张容仪心情愉悦嘟着嘴巴说。

    “刚刚还不算吗?你我都坦诚相对了!那好吧!我们再睡在同一张床上,同床共枕算是了吧!”扬程说完,便给张容仪一个公主抱,然后把对方放到床上,他也跟着躺在床上。

    张容仪嘟着嘴望着扬程,最后忍俊不禁,笑出声来。

    “老婆,以后我就是你的人了,你可要对我负责啊?”扬程撒着娇说。

    “你走开,谁对你负责。”张容仪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去探头在扬程嘴角快速吻了一下。

    “你这口是心非的小妖精,等为夫好好惩罚你!”接着亲吻起来,少了情欲却多了柔情。

    两人温存了好一会,张容仪才对扬程耳边小声说:“老公,你给我写的信呢?我要你念给我听。”

    扬程松开抱着对方的右手,从床上坐了起来,然后从床头柜拿起他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信纸,轻声念了起来。

    此时,月上柳枝头,窗外秋意渐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