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八十九章 醉酒
    第三瓶酒两人喝得没有刚刚那么急,因为韩青时不时被涌起来的酒嗝阻碍了她喝酒的速度,当地三瓶酒喝完,扬程便笑着对整个人有点飘的韩青说:“酒也差不多了!我们就到这吧?”

    韩青摇了摇头,指着扬程说:“我还能喝,你赶快去开酒,今晚无醉不归。”

    “你已经在酒店了!”扬程无奈地望着韩青,他知道对方心里一定有着很大的委屈,不随波逐流,不接受潜规则,坚持自己心中那份信念,承受的压力与委屈一定不少。

    此时的韩青在扬程眼里变得让人怜惜,让人产生一种保护欲。

    “我不!你说好陪我喝完这些酒的,扬程!我知道了,你一定是不行了!”哪怕韩青有点飘,该表达的意思依然十分明确,最后几个字咬得特别重。

    扬程双手抓了抓,拿起开瓶器一下子把另外两瓶红酒都开了,然后大声说:“喝酒,谁怕谁!”

    韩青向韩城抛了个媚眼,笑着说:“那就对嘛!男人怎么说不行呢!赶快倒酒!”

    扬程头脑也有点酒精上头,朝韩青狠狠望了一眼,酒也不倒到醒酒器了,直接拿起酒瓶帮两人的酒杯倒的大半杯。

    “这就对嘛!醒酒做什么,麻烦!”韩青抓起酒杯便往嘴里灌。

    扬程也跟着一口气把酒杯的酒喝完,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吧台上的两瓶红酒都给两人喝完了,此时,韩青整个人已经处于喝醉的状态,醉眼朦胧地望向扬程,嘴里一直嚷着,“上酒!上酒!我们再喝!”

    扬程摇晃他那沉重的脑袋,让自己保持清醒,看着韩青已经醉趴在吧台上,深深吸了几口气,才靠近韩青低头在对方耳边说:“你喝醉了, 我扶你回房间吧!”

    韩青一把推开扬程,然后站了起来,身体摇晃两下,指着扬程说:“我没醉,我能自己回房间!”打了个酒嗝后,韩青眯着眼探头到扬程面前看了看,才说:“扬程,我可告诉你,你那点小心思我可是知道的!想进我房间,没门!”

    说完,韩青转身走着“醉八步”,还没有走两步,便颓然

    (本章未完,请翻页)

    坐了下来,“咦!我怎么走不啦?扬程,扬程!你是不是对我做了什么?”

    扬程很无奈,上前弯腰给韩青一个“公主抱”,把韩青抱在怀里,然后走向卧室。

    韩青因为突然失重,出于本能抬起双手环抱住扬程的脖子,整个人靠向扬程。

    扬程突然感觉到胸前被一团柔软挤压,接着脖子传来对方那呼出带着温热的酒气,身上立即起了反应,吞了吞口水,他连忙加快了脚步。

    韩青双手抱住扬程后,眼睛自然顺着扬程那菱角分明的下巴看着扬程那帅气的侧脸,一时忘了说话,她似乎想起前几天晚上无助时扬程抱她的情景,心里顿时对扬程产生了一种依赖的想法,特别是看到扬程那帅气的脸,让她有种想狠狠啃上一口的冲动。

    喝醉酒的人内心的想法会被因为某种特别的情感而无限放大,韩青在扬程抱她进卧室这几秒钟,身体的感官和情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所谓“酒醉怂人胆”,当扬程克制着本能的冲动躬身把韩青放到床上,正准备离开时,却给韩青一把拉住,然后在他错愕间,对方那性感的红唇吻了过来。

    从刚开始被动接受的“老司机”扬程在韩青那生涩的亲吻如同被“啃”般的感受中慢慢变得主动,“法式热吻”让韩青这个青涩的小苹果娇 喘连连,只能热情回应,那胡乱扭动的身体一次次让扬程沉迷,而最后韩青因为动情,柔若无骨的小手碰到扬程的下身,瞬间点燃了扬程身体的欲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才恢复平静。

    大厅的吧台,米色灯光下,残留的五个空酒瓶与两个残留着酒渍的空酒杯静静地伴着窗外那透进来的月色。

    第二天,扬程虽然宿醉,但生物钟准时的他依然在六点多的时候醒来,感觉到身体被一团柔软抱住,猛然睁开双眼的他瞬间清醒过来。

    借着晨早的阳光,他看到熟睡在他身旁的韩青,回想起昨晚的荒唐,扬程突然有种内疚感,他也顾不及偷看韩青那雪白的躯体和胸前的美好,小心从床上爬起来的扬程为裸露的韩青盖上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后,迅速找到自己散落的衣服穿了起来,朝熟睡的韩青望了一眼,最后重重吐了口气,才走出卧室。

    当他快要走到门口时,他再次走了回大厅,来到办公桌上,拿起笔和纸,把脑海里一首熟悉的歌词写在纸上,本想离开的他再次坐下来。

    因为刚刚他用了一万的经验值购买了【贝多芬音乐天赋】,然后把脑海里关于刚刚那首歌曲的音乐旋律用曲谱写了下来。

    本是过客,阴差阳错发生了关系,扬程并不想与韩青有任何感情的交集,而且他也有女朋友,所以能够为对方做的只能为其写上一首未来的经典歌曲。

    最后,他还给韩青留言:本是萍水相逢酒色男女露水姻缘,相忘于江湖,祝你前程似锦,火遍南北,特献上歌曲一首。

    扬程压低着帽子,探头朝门外左右望了望,发现没有人,才迅速从房间走出,关门后立即疾步走向电梯,当他回到酒店房间时,发现赵晓峰依然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他便连忙那好换洗衣服跑进洗漱间。

    洗完身上的酒气和身上那淡淡的酸味,扬程甚至把他所换的衣服也用肥皂擦洗一遍,只是当他对着镜子时,脖子上两道明显的吻痕让他很无奈。

    为了掩饰,他只好拿了两个止血贴贴在上面,队友问他他便说被人不小心抓伤,所以贴了止血贴。

    快到中午的时候,韩青才幽幽醒来,虽然感觉到头有点重,有点晕,但是并没有恶心反胃,她抓了抓头发,意识逐渐恢复过来。

    突然她猛地扯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自己那裸露的身体,感觉到下身的疼痛,闻着房间残存的酸味,她便意识到昨晚发生了什么事情。

    想到这,韩青银牙咬了咬,把被子扯到床下,看着床上那抹赤红,韩青深深吸了口气,有悔恨也有淡淡的欢喜更有少少的失落,她左右看了看,想找到昨晚那个男人的身影,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从床上爬起的韩青感觉下体有着轻微的疼痛,咬了咬牙,一拐一拐地走向洗漱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