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六十六章 变故
    “恭喜主人,你的随机任务是帮助米小琪度过难关。”

    “米小琪,刚刚那诊断报告进入病房那位女护士?”

    “是的!主人,你要快点哦!米小琪正处于危险当中哦!”

    扬程急声问:“【13】,她现在在哪?”

    【13】用那甜死人的女声在扬程脑海里响起,“直行走到尽头,左手边的办公室,你要破门而入然后来个英雄救美。”

    扬程听完后有种热血沸腾的冲动,于是便按照【13】的指引跑到走廊尽头,想都不想抬脚便朝那紧闭的大门踹了过去。

    办公室的木门虽然很厚实,但是也受不了身体素质增强一倍的扬程全力一踹,大门轰然被踹开,与墙壁发生剧烈的碰撞,爆发出一声巨大的声响。

    扬程看到一个中年秃顶的肥胖男子正把米小琪压在办公桌上,米小琪正奋力抗拒着,而她身上的衣服因为撕扯有点破烂,护士服早已被褪到半身,上身隐约能够看到一些雪白。

    看到此情景,怒发冲冠的扬程立即跑到那中年肥胖男子身后,在其惊恐没有反应过来,把其从米小琪身上扒了下来,然后挥动右拳,朝对方那肥胖的面门就是一拳。

    看着对方惨叫一声,接着鼻血狂喷,扬程突然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原来做大侠“行侠仗义”是如此的“爽”。

    扬程虽然想朝对方那高企的裆部狠狠踹上一脚,但是怕自己没有控制好力度,真把对方弄惨了不好办才忍下冲动,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从办公桌挣扎起来的米小琪不得整理衣服,反而走到该中年男子的身前狠狠朝起裆部踹了一脚。

    “啊!”一声凄厉的喊声从那中年肥胖男子口中喊出,然后双手抱住下档左右滚动起来。

    米小琪朝扬程感激地望了一眼,才迅速整理身上的衣服,虽然她里面的衣服已经破烂,但是白色的护士服并没有被扯烂,当米小琪把护士服扣好时,办公室外闯进好几个人,有男友女。

    扬程大致跟他们说了一下,便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拨打110,医院方本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扬程这波操作让医院领导很被动,特别是扬程的身份,一个被市长亲自打电话过问的男生,哪怕是院长也无法把这件恶劣的事件遮掩掉。

    很快警察便来到现场,只是让扬程意想不到的事情竟然发生了。

    出警的几位警察是由一位肥胖的中年警察带队,当这位中年肥胖警察走进办公室门口,便听见坐在地上的那位秃头男子如同见到救星般大喊:“表哥,救我,我被人打了!”

    那中年肥胖警察朝那秃头男子打了个眼色,环视办公室四周一眼才问:“刚刚谁报警?”

    扬程看着那中年肥胖警察,心里便知道等下可能有变故,便笑着说:“是我报警的。”

    “电话里你说这里有人强奸,对吗?”

    “是的!”

    “那强奸嫌疑人是哪位?”

    “就是坐在地上那位秃顶男子!”

    “那谁是受害者啊?”中年肥胖警察说完便朝双眼红肿的米小琪望了过去。

    米小琪在中年肥胖警察那威严的眼神下有点害羞地低声说:“是我!”

    中年肥胖警察朝那秃顶男子问:“你是否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承认他们说的事实?”

    秃顶男子立即惨叫说:“冤枉啊!他们在污蔑我!”

    中年肥胖警察面带笑容地问:“哦!他们怎么冤枉你啊!”

    秃顶男子装作一副可怜的样子,惨声说:“米小琪她勾引我,我一时没有把握住便被其勾引了,而正当我们要发生关系时,那个高大男子就踹开我办公室的门,然后把我一顿暴打,他威胁要我,说米小琪是他女朋友,要我拿一笔钱赔偿他。”

    中年肥胖男子转身威严地望向扬程,沉声问:“他说的是不是事实?”

    扬程突然感觉十分好笑,便翘起双手笑着问:“那警官你觉得谁讲真话,谁讲假话啊?”

    中年肥胖男子见扬程虽然年轻但说话十分镇定老成,心里便暗暗警惕,笑着说:“这个我也不好判断。”说完他便环顾四周笑着问:“请问你们谁当时也在场。”

    一个中年护士本想说话,但最后还是没有吐出声来。

    中年肥胖警察见没有人说话,心里便有了计较,便笑着说:“那既然你们各有说辞,我们先回警局再说,怎样?”

    扬程见那中年肥胖警察眼里闪着得意,便摇了摇头说:“我想这个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为何要回警局把这件事情弄清楚,难道你相信一个强奸犯的荒唐之言,还是我像一个敲诈犯。”

    中年肥胖警察朝左右两位年轻的警察望了一眼,才笑着说:“我们先回警局再说!”

    他话刚说完,两位年轻的警察便拿出手铐,准备把扬程拷上。

    扬程当然不会让他们得逞,迅速跨前一步,离开两人的包围,“看来你们真的是把我当做敲诈犯啊!”

    站在扬程左边那位年轻的警察是个暴脾气,举着手铐厉声说:“小子,你还是乖乖配合,别看你牛高马大我们就弄不了你。”

    扬程冷冷地望着对方,满脸不屑地问:“那你弄下试试?”

    “小子,你想找死是吗?那哥我成全你!”暴脾气警察立即从腰间掏出警棍,正想气势汹汹地给扬程一顿教训。

    此时,坐在地上的秃顶男子眼里闪过一阵报复的快感,心想对方真够哥们,不枉他经常请对方吃饭桑拿。

    就当那暴脾气警察要对扬程一顿狠打时,门外传来一声威严的男声,“谁赋给你权利对普通市民进行殴打,你还是个警察吗?”

    暴脾气警察听完火冒三丈,立即回怼一句,“老子是不是警察是你说了算吗?老子今天就当着你面教训他,你又拿老子怎样?”

    “我以市长的名义命令你立即放下手中的警棍,否则后果自负。”

    “你是市长,那老子我就是……”突然,暴脾气警察清醒过来,转头朝门外望了过去,结果不望还好,一望他整个人便如同软脚蟹般,不单单手上的警棍掉地上,手上的手铐也掉地上。

    只见他颤声说:“市,市长,我真不知道是,是你!”

    张立生生气地朝另外那位瑟瑟发抖的年轻警察厉声说:“把他扣起来!”

    “是,是,我马上执行!”

    说完,暴脾气警察很快便给拷了起来。

    张立生满脸怒容走到扬程面前,关心地问:“扬程,你没事吧!”

    “张市长,

    (本章未完,请翻页)

    我没事!”

    “没事就好!你跟我说下情况。”

    于是,扬程便把刚刚发生的事情陈述了一遍,听得张立生火气直升,曾经身为军人的张立生是个嫉恶如仇的人,听说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会发生如此龌龊的事情,便朝那中年肥胖警察冷冷地问:“请问你还是个警察吗?”

    中年肥胖警察冷汗直冒,背后的警服已经湿了一大片,只见他战战兢兢,刚刚口齿伶俐变得半条都吐不出半个字来。

    “请问你对得起你身上的警服吗?”

    “张,张市长,我,我……”

    张立生懒得再望中年肥胖警察一眼,对着刚刚那位年轻警察沉声说:“你去把那个强奸犯拷起来,我等下让你们的周局亲自过来处理这件事。”

    “是,市长!”

    很快那秃顶男子便被双手反扣,艰难地蹲在墙角一边,和那位暴脾气警察一起背靠背蹲着。

    张立生处理这事后便转身带着秘书离开,本来他过来视察医院顺便想探望一下扬程,结果却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张力的心情变得十分沉重。

    办公室围观的人被疏散,只留下科室副主任和一位中年护士陪同米小琪。

    过来不久,容海清和云清雅走了进来,扬程大致跟她们说了一下后,两位母性泛滥的女人立即坐在米小琪身边,小声开导起来。

    大概半个小时左右,办公室门才匆忙走进三位警察,带头的是位中年平头国字脸男子。

    只是他刚走进办公室便瞧见容海清,立即跑前笑着说:“嫂子,你怎么在这啊?”

    容海清抬头望向周毅,疑惑地问:“周毅,你怎么来了?这事归你管吗?”

    周毅立即行礼,沉声保证说:“嫂子,领导派我来处理这事,您放心,我绝对会公事公办,不会包庇任何人。”

    “嗯!你按你的流程走吧!如果今天不是碰到我的侄子,估计今天就给某些人只手遮天,指鹿为马了。”

    “请嫂子放心,回去后我一定会整顿警队,把那些害群之马那些蛀虫从警队中清除,并让他们受到应有的惩罚。”

    说到这,周毅冷冷地朝颓然坐在地上的肥胖中年警察望了一眼,脸上闪着厌恶。

    于是,新来的警察在周毅的带领下,认真做了笔录,记下供词,甚至他还让女警察跟着米小琪到另外一间空置的房间取证,过了一个多小时,周毅才带着手下,压着暴脾气警察和秃头男人上了警车,而那位肥胖的中年警察则在同事的搀扶下上了警车。

    之后,容海清甚至还认了米小琪做干女儿,这事让扬程有点迷惑不解,但云清雅则心里十分明白容海清的用意,笑着把扬程带回病房。

    回到房间,扬程立即听到【13】那甜美的声音,“恭喜主人顺利完成随机任务,5000经验值已经到位,您现在的账户的经验值总共5450,随机抽奖一次,请问您是否要抽奖。”

    扬程立即兴奋地说:“抽!”

    过来一会,【13】那甜美的声音再次响起,“恭喜主人,幸运抽到【记忆大师】,请问主人您是否要使用?”

    “使用!”

    扬程有点迫不及待,想知道使用【记忆大师】后的他记忆究竟多恐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