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带引擎小说 > 第六十一章 系统升级(1)
    井三言面对扬程的挑衅,心里涌现出怒意,最后他深呼吸几次后才朝跑到他身边鼓励他的何家建摇手笑了笑。

    过了半场的井三言依然被扬程贴身盯防,无论他怎么做假动作就是摆脱不了扬程。

    何家建也尝试帮忙挡拆让井三言摆脱扬程,但刚摆脱扬程的井三言立即便给补防上来的赵晓峰贴身盯住,而扬程则退回到三分线内,接替赵晓峰刚刚的位置。

    井三言刚刚在三分线外拿到球,做了几个假动作但无法骗到赵晓峰,他只好利用身高优势强行跳投三分。

    赵晓峰高高跳起,伸直的右手对井三言的视线造成干扰,虽然篮球最终还是被投进,但这次投篮真有点上天眷顾的运数。

    扬程拍了拍脸上带有点愤愤不平的赵晓峰,轻声说:“打球有时也很讲运气的,所以不要介意,你刚刚已经做得很好了。”

    “我生气的就在这。”

    “走吧!”

    扬程接到张笑阳的发球,缓慢地运球走过中线,很快井三言便压逼上来,扬程继续侧身背对着运球,慢慢地向左侧压入。

    快到三分线的时候,他突然变速向右运球,井三言立即跟着向右侧移。

    只是扬程在身体刚与对方接触时,运球的右手突然向左拉180°,整个人贴着井三言右脚为轴心脚向左转到井三言的左侧,右脚迅速跨出,左手迅速拍球,扬程瞬间突破井三言,向篮底突进。

    由于扬程前面出现真空地带,跨出两步的扬程立即持球跑两步半,刚踏进三秒区的右侧位便高高跳起。

    而他前面的朱雄也跟着跳了起来,只是扬程的弹跳实在太好了,足足超出朱雄半条手臂,朱雄感觉到身后的篮圈传来一声爆响,内心也为之一震,扬程的暴力让他有种无力感。

    扬程这次隔空爆扣对华立高等中学的球员士气影响很大,但整个篮球馆的气氛完全给点燃,几乎所有人都在呼喊扬程的名字,而扬程则笑着与回防的赵晓峰高举右手在空中拍了一下。

    比赛继续。

    井三言刚过半场,这次跟防他的是张笑阳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扬程却去防守华立的控卫冯兴隆,两人在三分线葫芦顶的位置相遇。

    冯兴隆一边运球一边用眼睛的余光扫视井三言的方向,见到井三言突然甩开对方的10号,向他的方向跑来,立即跟着把球甩向井三言。

    而侧身背对着冯兴隆的扬程眼睛的余光也看到摆脱张笑阳的井三言,在冯兴隆传球前,他的右脚就向左侧迈出,接着整个人便想左侧迅速伸出左手,冯兴隆传出的篮球刚好被他所拦截,扬程拍着篮球飞速跑向进攻半场。

    而他的身后则跟着回防的冯兴隆和井三言,只是扬程的速度太快了,两人本身就慢了一个半身位,当扬程开始两步半时,两人已经落后两个多身位。

    扬程在离篮板一米多的地方高高跳起,再次暴扣华立。

    华立的士气再次暴跌,接着下来基本都是扬程进行个人表演,主要以突破中投为主。

    当华立用两人对扬程进行贴身盯防时,扬程才开始收敛下来,但是依然无法阻挡其进行冲抢篮板,上半场华立高等中学这边可以说被扬程依然吊打,整整收割了34分。

    贵宾席上,张容仪一脸崇拜地望着在球场上奔跑的扬程,她多想跟坐在她身边对扬程赞不绝口的父亲傲娇地说:“那个11号就是你女儿的男人。”

    只是这种冲动被她死死地压了下来,毕竟她还是没有多大信心父亲会接受她早恋这一事实。

    虽然父亲对扬程赞不绝口,但万一不赞同呢,那她与扬程便会遭受像书所描写的那样“被棒打鸳鸯”。

    上半场华立高等中学被扬程所带领的韩城实验吊打,下半场的时候扬程坐在休息席上由替补孙耀明顶上。

    下半场华立这边无论在进攻还是防守都慢慢发挥出球队的本身水准,两队球队你来我往,互有得分,华立高等中学这边也知道韩城实验这边放水,所以防守也相对松了很多,下半场简直就是一场友谊赛,但更具观赏性。

    直到下半场结束,韩城实验和华立高等中学的比分为89:68。

    韩城实验获得这次联赛冠军,与第二名的华立高等中学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代表韩城出席南方省高中联赛,而扬程获得本次篮球联赛的最佳球员称号。

    当张立生亲自为其颁奖时,张立生笑着对扬程说:“小伙子,我们又见面了哦!想不到你的篮球打得那么好!”

    “你好!张市长!”

    张立生立即虎着脸说:“我女儿和你是同学,你应该叫我张叔叔。”

    “啊!张叔叔,你女儿是?”

    张立生满脸自豪地说:“我女儿叫张容仪,你应该认识吧!”

    看着张立生盯着自己看,扬程立即笑着回答:“认识,认识!”只是他内心相当忐忑,只是被他掩饰得很好。

    张立生从扬程脸上并没有看出什么,便笑着说:“我已经让你容阿姨跟你妈约了时间,下个周末我们两家一起吃个便饭。”

    旁边的官员听见张立生市长邀约扬程一家吃饭,心里羡慕不已,而扬程则相当惊讶,心想“那么快就要见家长了啊!”

    “怎么?你下个周末没有时间?你不会是谈恋爱了吧?年轻人要以学业为重,切记不要早恋,知道吗?”

    扬程有点哭笑不得,连忙解释说:“不不,张市,张叔叔!我这是受宠若惊,一时没有缓过来。”

    张立生忍不住摇头笑了笑,转头对身旁的官员说:“水生,你说这小子那么小就会拍马屁,将来如果混官场那不得了啊!”

    那个叫水生的肥胖中年男人立即笑着回答:“市长,他这不叫拍马屁,他这叫诚实,对于市长您的邀约,他还真的是一时没有缓冲过来。”

    张立生小子看向扬程,说:“好了,我就不再打趣你了,好好打球,将来为国争光,叔叔看好你!对了我等下有事回政府一趟,容仪就交给你送他回去。”

    扬程一阵惊喜,笑着问:“容……张容仪同学也来了吗?”

    张立生指了指坐在贵宾席戴着口罩的张容仪对扬程说:“她就在那,你等下过去找她吧!”

    “好的,叔叔!”

    张立生和扬程聊了几句后便在下属的陪同下离开了篮球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