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69章一家人
    李大成这么一听就全然松了口气,笑着说道:“既然你没问题,那我可就安心了,回头我再去问问你奶和春花儿就成。”

    李天昊闻言这轻声笑了笑说道:“阿奶和春花都喜欢她,指定也没什么问题,爹你就放心好了,大家都乐意接纳她。”

    李大成这才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道:“那可不,到时候那就是真正的一家人了,你可得善待你姐姐,若没有她啊,咱们家指不定还在那破地方窝着,哪有今时今日?”

    李天昊闻言也真认真地说到:“嗯,我晓得,倘若没有她,我也不能重返学堂,我记着她的好,以后也会努力学习,争取一下,若是能成事,也不算辜负她和爹娘你们的栽培了。”

    李大成听见孩子这样说就满意的很,“你自小就不让我们操心,心里主意正着,我们也从来没有管过你学习,你尽管照着你自己的安排走就是,爹娘都信你会好好的。”

    李天昊自然也是颔首答应,在家人面前他一向都是尊敬有加的,因为从前家里那么紧巴巴的也还是供他上学,而先前家里长姐生病后,外加他爹收入也撑不起来。

    他也就辍学了一段时间,那段时间成日跟在他爹身后,他才更深刻地明白当父母的有多不容易,所以自然更加懂事,并且强迫自己成长起来,说实话,最开始他挺瞧不上他爹娘烂好人的性格,什么都不计较什么都忍耐一下就好,什么能帮的都帮一下,他总觉得这样很傻。

    因为付出和回报根本不成正比,更年幼时他总想是不是爹娘没上过学,所以算术不好,但是长大了才知道他们那是善良,只是不去同人太计较而已,他还是觉得他们傻。

    直到田恬的出现,这才颠覆了他的想法,原来好人好报是真的存在的,平日里付出的那些微不足道的善意,早晚也会变成其他方式回报回来,这世道有时候还是很公平的。

    李天昊这才逐渐悟出来,平日里也开始学会乐于助人,虽然冷着张脸,但是大家都说他是面冷心善,所以都不介意他话少面冷的事情,男孩子之间就更不计较这个了。

    大家都乐意接纳他,所以如今他的朋友可比起从前多多了,而且有人情这种东西在,别人欠了你人情总也觉得不好意思,下回他们也会还回来,李天昊后边也陆陆续续收到许多帮助,例如别人去找先生教功课时会顺带帮他捎过去,他的位置在靠窗的位置,若是下雨了也有人帮他把窗户关上顺带还会帮他把湿了的桌子擦干净。

    虽然看起来都是很琐碎的事情,但是在生活里头真的很顺心。

    李天昊都明显觉得生活顺利起来,有种顺风顺水的感觉。

    这种感觉真的很美好,以至于他每日都过得很充实和美好。

    这些都要多些田恬的存在,改变了他们家那么那么多。

    李天昊怎么可能会不同意呢?成为一家人或许会更亲密吧。

    他在这儿胡思乱想。

    李大成已经笑着离开了,他直接找他老母亲那边去了。

    李奶奶正在房间给自己挽好发髻,瞧见他乐颠儿地进来,也好笑地看着自己大儿子说到:“一大早的乐什么呢?”

    当娘的看着他红光满面的模样也欢心,这段时间因为伙食很好,李大成整个人都壮了圈,看着更结实有力,先前家里吃得不好,外加压力也很大,他整个人都是憔悴的,哪里有如今的精气神,还是如今看起来好哟。

    只能说不管孩子多大了在爹娘面前那都是孩子来着。

    李大成瞧见自己母亲也是很软和的,他笑眯眯地在她跟前坐下,看着她在那边挽发,而后笑着说道:“娘您还记得不,从前小时候我就喜欢在你跟前看你梳发,等您给自己梳好了,我再凑到你跟前让您给我梳。”

    李奶奶听见了就笑起来,乐呵呵说道:“那可不,你可赖的很,不是在我跟前坐着等就是在床上躺着等,自己困得不成,可我起来了你总也得跟着,你自个又偏偏困得很,有时候自己就在那儿哭起来,我总笑得不行,你说你困就自个睡吧,还非要跟着我,瞧瞧你这粘人精...”

    想起从前的事情,老人家眼底也浮现许多怀念的情绪,而后她也感叹道:“那时候你爹都吃味,说生了个儿子跟他抢我,成天娘啊娘的,一会儿不见你都得找!转眼间啊,从前跟前跟后的小不点也成家立业喽,娘也老了,眼睛不中用喽,也没办法再给你挽发髻了。”

    李大成闻言心中也感慨万千,而后笑着说道:“哪的话,娘你还年轻,硬朗着呢,眼睛不好那没事儿,我都那么大了,能自己束发了,而且往后我也能给你扎发髻,别看我人大老粗的,我也心细的很,挽得也是很不错的,再说了,我不在家,嫣儿也能给您挽,她手巧,还有昊子也成,他手也挺灵活的,等春花儿长大些,她也能帮您,还有大丫头,往后都能陪着您身边呢!”

    李奶奶听见他跟报菜名似的说了一大串,而后就乐了起来说道好好好,心里也别提多高兴,有那么一群孝顺的孩子在啊,她心里其实也是高兴的,一辈子经历过那么多,酸甜苦辣算也是尝遍了,但是只要一家子在就安心。

    李大成瞧见自己的母亲被自己重新哄高兴,也就将要认干亲的事情说起来,“...事情也就是这么一回事,嫣儿说要给人孩子一个正经身份,别总叔啊婶啊地叫,叫爹娘总得亲些,外加外头的人听着也不会起疑心。”

    李奶奶听见这个就欣喜地转头看李大成,而后笑起来说道:“好事儿!你们能这样想也是好的,只是人那孩子怎么个意思?她愿不愿意,可别让人家为难才好...”

    李大成这下才憨憨笑着说道:“这个还没问她的意思,这不是想着说先跟你们通通气么?回头她在答应那就是水到渠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