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62章家常
    大家听见已经准备流口水,闻言气氛更是嗨爆了呢。

    李大成笑呵呵地很殷勤地说道:“你们娘俩那么累,我就去给你们俩打下手,保管不会让你们缺柴火缺井水的!”?

    李奶奶也乐得见牙不见眼,她说道:“好哟好哟,如今日子越过越有盼头,嫣儿多少年没有做过这道菜了,我也盼着吃呢,大丫头又有那么多拿手菜,老婆子我这辈子能不能都尝一遍都不晓得呢,你们娘俩尽管去做吧,春花儿那边也有我呢,我陪着她练字做功课,昊子不用人操心,自个就会去温习功课,保管不让你们操心!”

    家里的事情都被俩大家长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就等着让她们俩在厨房那边大展身手呢!她们俩自然也会不负众望。

    *

    厨房内。

    李大婶已经在忙碌着自己的酱肉,田恬也忙活开来,毕竟想想今日年二十九,明日就围炉等守岁跨年了呢,所以趁着今日有时间,还是得多备一些明日也能吃的新菜色。

    新鲜的五花肉之前冻了很多在外头,如今拿了一大条进来泡水解冻,这天冷到井水打起来居然都是温温的。

    地下水果然是很不同,冬暖夏凉的,还是挺不错的啦。

    李大婶在那边烧了很多热水,还对着田恬说道:“大丫头,这天儿冷,你洗什么东西都掺和着点热水来,仔细别冻着手,我们这些老手皮糙肉厚的不怕冻,你那手细皮嫩肉的可别冻坏了,到时候长冻疮可就不好喽。”

    田恬这会儿正在拿红豆准备洗洗蒸上做红豆沙来着,闻言就笑着说道:“诶,好,婶子也是,我听你们说今年的天比往年冷不是?那先前储着的水可冰着呢,您也别光用那种,这叔打上来的井水先用吧,不然这边温温的又冻上了多可惜,等把井水用完了再用之前水缸里头的水,咱们都用热水兑着用,如今不差钱,家里柴火也多,不怕没柴火,经得起咱们用到开春的!”

    不够到时候再买就是,如今家里也不差钱了不是么?

    身体要紧。

    万一哪里冻坏了。

    医药费都得多少钱啦!?

    所以还是得身体要紧。

    田恬一遍清洗着红豆一边这样跟李大婶拉着家常说到。

    李大婶闻言也笑着说道:“大丫头你说的对,确实是这样,这井水不用等会儿就还冻上了,是这个理儿,那咱们先用这个,对了,你那边的红豆是要做什么来着?”

    田恬刚刚把红豆和糯米清洗完毕,正放进水盆里头准备泡上呢,她闻言就回头笑着说道:“准备做红豆沙和糯米,等会儿做加沙肉,甜滋滋的,小春花肯定喜欢,就是容易腻口,吃两口还行,多吃一些就不成了,我就做一点点给大家换换口味,等会儿再做个咸口的梅菜扣肉,这东西也麻烦。”

    梅菜扣肉这个扣肉的功夫也不少呢,又得煮又得炸还得泡什么的,工序也是挺麻烦,这一顿饭下来不花个下午都做不成的。

    不过人嘛,就是图吃喝拉撒睡这些,吃排在第一位,自然是最重要的,反正也没啥娱乐,就是趁着过年做些好吃的犒劳犒劳大家么,等年后怕是想做都没时间了。

    田恬越想越觉得做这个是正确的,而后她看着那么多的猪肉还想做小酥肉,总归想做的东西可多了,一样一样慢慢来吧,她先把该泡的泡了,红豆和糯米还有干菜都得泡水,然后就是把解冻得差不多的猪肉给清洗出来分好。

    扣肉的肉是切有点厚度的肉段,加沙肉的猪肉也是如此切成长块状,而酥肉最简单,直接切成小块状就行啦。

    田恬花了一会儿的时间才把这些肉都给改刀切好分类放着。

    这会儿红豆糯米也泡得差不多啦就可以先煮一会儿再上锅蒸,把红豆和糯米弄好上蒸笼,她的夹沙肉和梅菜扣肉也可以开始弄了。

    田恬先将一段段的肉条都放进大锅里头焯水一遍去腥,而后的步骤就开始不一样了,夹沙肉的猪皮上边是抹红糖浆汁,扣肉上边抹得则是酱油,都是为了上色。

    只是甜咸区分罢了。

    而后夹沙肉的猪肉晾凉后,就可以改刀切连刀的肉片备用。

    田恬花了很多心思才把这些肉给片出来的,而后就是扣肉的肉条了,这个更麻烦点,还需要开油锅炸猪皮,炸之前的白猪肉条上边的猪皮还得用小签字扎孔好入味,而后就下锅炸起来,这过程简直灾难,劈哩叭啦的。

    动静超级大!

    李大成都被惊动到在屋外探头探脑的询问有没有事情。

    田恬只是赶紧把木锅盖盖上抵挡油星子飞溅出来,然后改小火慢慢炸,闻言也只笑呵呵说道:“没事没事,叔别太紧张,我们正在做好吃的呢,这东西确实还挺麻烦的。”

    李大成不关心什么美味,最关心她们的安危,闻言也只是说道:“好吃是一回事,安全也是一回事,你们俩可得小心些,倘若要你们受伤换这些新鲜吃食,哪怕被油星子蹦一下,我都觉得不划算,咱们有什么吃什么,没那么讲究,真不成咱们吃大白米饭都是美得很。”

    从前还咽粗粮呢,不也活得好好的么?不一定要吃那么好。

    田恬闻言只连忙笑着安慰道:“没事儿没事真没事儿!做饭有油蹦多正常啊,咱们注意点别被喷到了就是。”

    李大婶在那边沉迷做饭,闻言也探头说道:“哪那么矫情了,做饭进厨房了还在乎这个?怕这儿怕那的就做不成饭,我们这儿好着呢,你别过来打岔,有事情自然会喊你的。”

    她说着说着就带着嗔怪起来,埋怨他过来打扰人呢。

    虽然语气里头还是带着一丝甜蜜的,但是她就是嘴硬心软。

    田恬也只是冲着李大成乐啊乐,李大成也只能笑了说道:“成吧,我过来担心你们还招人嫌,行了,瞧着你们也是有分寸的,又是经常出入厨房,比我这个没碰过锅的人强多了,是我瞎操心了,你们俩弄去吧,回头有事情再喊我,我就在屋里头,一喊就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