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45章消遣
    一家人捡着闲话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打发着时间,但是这边的娱乐消遣实在太少了,这大雪天做些细致活儿又废眼睛,若是打络子吧,如今赚得钱挺多的也就不稀罕这点银钱了,更何况家里也没有那些个材料。

    他们除了烤火聊聊天就是烤火聊聊天,再吃点零嘴什么的,当真是到饭点都不觉得饿,着实是无聊过头了。

    李天昊还能带着小春花去房间里头学习,但是大人们又不好去打扰人家,毕竟大家早就错过学习的好时机,如今是真的学不进去,听着都觉得像念经只想打瞌睡,还会影响孩子,所以他们自然选择不去打扰为好呢。

    李大成倒是想着想着开口说道:“大丫头你怎么不过去?昊子那边教春花儿呢,你要是想学也能过去瞧瞧,看看这边学的跟你们那边有什么不同的没有?也没那么无聊。”

    李大婶闻言都挺赞同地说道:“是啊,大丫头你也过去玩儿吧,跟着我们多没意思啊,还是得过去那边跟他们兄妹俩玩儿。”不然他们这些就是干坐着再说说闲话而已,的确很无聊,小姑娘哪里坐得住哟,这才想让她走。

    李奶奶闻言都抬头看向田恬,笑着说道:“是啊,大丫头怎么不过去?昊子成绩还挺好的,你去多学点东西也好,总归不一样么是吧,你若是有什么可教的也能教教他们。”

    田恬闻言就笑着说道:“算了吧,我也不是那么爱学习的人,不过您倒是提醒我了,下回有时间我教昊子和小春花一些我们那边的技能点吧,肯定能帮上他们的。”

    她笑着说完又补充道:“至于现在么?大家实在是太无聊了,我看着你们这样干坐着也很没意思,不然咱们来玩游戏吧,保管你们没玩过的,既能打发时间又能益智。”

    李大成他们听见也纷纷好奇是什么游戏,田恬却神神秘秘说要等一等,然后就让李大成帮忙先削一些竹片出来,总归他对于这些手工活简直就是驾轻就熟的很。

    三两下就搞定。

    田恬则是往上头画画,她这是在做扑克呢,万能的消遣,玩法还多,当真能玩出花来,时间一眨眼就能消磨掉呢。

    李大成不晓得她在做什么,但是极其配合,让干嘛就干嘛,外加田恬速度快,所以很快就被她折腾一副扑克牌来,虽然但是,再薄也是没有现代扑克牌薄的但是也很方便了,所以她就开始教大家怎么玩斗地主和认牌。

    大家都是很聪明的,所以三两下也就都学会儿了的。

    田恬给大家发了几轮教了几轮后就笑眯眯开口说道:“玩法我已经给大家说过啦,想必大家都晓得怎么玩了,那咱们这下就开始吧,输的人就罚他洗牌发牌好了!”

    她又不参与堵也没有拿银钱出来更没有提过这种可能性,所以他们都不会往那上头去想,那么这游戏也仅仅只是游戏罢了,就啊用来大发时间联络感情的东西。

    李大成和李大婶自信心满满,李奶奶不识字年纪大了眼睛也不好,所以她就不参与玩了,但是她可以在一旁看呀,所以她也是看得津津有味,觉得比干坐着有意思多了。

    田恬麻利地洗牌发牌,很快就给大家把牌都发上来了,最先开始她要了地主,李大成和李大婶就是一边儿的,他们俩先玩起来的,一步一步的来打,也是有意思的很。

    李大婶和李大成的牌运还不错,所以哪怕菜鸡也赢了好几把,田恬赢得自然最多,而大家随着游戏也就都乐呵起来,一轮接一轮,李奶奶看着看着都跟着乐得合不拢嘴。

    田恬总算找到消遣的活动,还不花费什么银钱什么的,轻轻松松在家就能玩儿,大家还很有新鲜感玩的起来。

    李大成和李大婶也没接触过这种东西,但是真是新鲜感十足,乐得他们俩眉开眼笑的,笑声不断在堂屋里头响起,李奶奶看着也跟着乐,时不时还会帮着出招儿。

    他们大人在这边欢天喜地乐呵得不行,那边俩孩子正苦逼地学习着,小春花写到手酸但是还在坚持练字,李天昊盯着她的写字看书的姿势,生怕她养成不好的习惯,所以极其上心,真的很认真地在教导妹妹了。

    俩孩子发现不对劲还是因为学习到很晚,虽然吃得点心水果茶水不少,肚子压根不饿,但是没听到做饭的动静也就都觉得很奇怪,毕竟自家最近天天炖汤素日里头很早就熬了,如今天都黑了还没动静就很奇怪。

    李天昊就放下一本书籍站起身来说道:“你自己练字,我去瞧瞧外头怎么回事,等会儿就回来,别瞎操心。”

    他就是随口那么嘱咐一句就要人给他记得清清楚楚的。

    太龟毛了。

    小春花都嫌弃的很,但是又好奇自个娘亲和姐姐在干嘛呢,所以她也不害怕李天昊,直接就跟着他身后走出去。

    李天昊回头撇她一眼就真的自己这个妹妹没有那么老实的,所以也就没那么管她,只是走出去才明显听到堂屋里头传来的欢乐声,笑声也很大,显然玩得很开心。

    小春花鬼鬼祟祟地跟在李天昊的后背对着堂屋探头探脑的,“大哥你瞧见什么了没有?爹娘他们在干嘛呢?甜甜姐姐又在干嘛,厨房怎么都没有点油灯啊,黑漆漆的。”

    李天昊就看着那边堂屋里头的亮光再听见里头的说笑声在说着什么对三,对四,大你对诶的,还有压死对儿的,字他好像都知道,但是加在一块说他听起来怎么听懵了呢?

    “你听得懂娘他们在屋里头说什么么?我怎么听不懂?你们做买卖还设立暗号了?那我怎么没听说过呢?”

    李天昊感觉不解极了,十分搞不懂那些词代表什么意思。

    小春花也很懵地说道:“我也不晓得哇,爹娘和姐姐没同说说过,他们在里头说什么呢?说的那么开心的样子?”

    她也是好奇极了。

    兄妹俩听来听去,想来想去,最最也没讨论出个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