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44章帮理不帮亲
    大家也就都乐了。

    田恬自然也笑着说好,有说东西多着呢,尽管敞开肚皮来吃,不然像这种包子哪怕有冰雪冻着,但到底也是冻着的,一直留着也不怎么新鲜了,所以还是得吃的。

    田恬弄的这个大杂烩很好,她还直接把炭盆给搬上桌子,然后架上锅,这样慢慢煮着慢慢吃,整个堂屋都很暖和的。

    大杂烩里头的东西也越炖越入味,大家伙吃着都没时间说话了,都在认认真真吃饭呢,等吃得差不多后才起身离开桌子,而是到另一边小板凳那边烤火去了。

    外头的雪就没停过,他们吃个饭的功夫就又悄无声息地落下来,李大成好不容易清扫的区域,吃个饭的时间就又薄薄积着一层了,他自己本人看着都觉得无语呢。

    李大婶也是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她吃过早饭就在那边洗洗刷刷那些锅碗瓢盆了,也是个极其勤劳的人呀。

    田恬忙活完早饭其他的就被大家给承包了,衣裳因为天气太冷也没办法洗,所以就都先攒着日后再清洗就行。

    毕竟洗了也冻得邦硬,还是得老老实实地等天晴了再说吧。

    *

    等大家把事情都忙完,总算也开始觉得有些无聊了。

    因为雪天可见度不高,所以大家也就没办法做细致活儿,最最主要的也就是不差钱了,所以也不用那么费力去赚那几个铜板,毕竟细致活儿真的太伤眼睛了。

    还是不可逆转的,由此可见这种赚钱法子还是挺不好的呀。

    田恬也无聊,所以最终变成所有人都想打络子,可络子又没有那么多材料,所以就变成李天昊教小春花学字顺便自己温习功课,因此他就把闹腾烦人的小春花给带走了,整个堂屋瞬间就安静下来,差别大到想发笑。

    大家也就真的笑了起来。

    李大成都逗趣说道:“咱们家这个最小的烦人精总算是被她大哥哄走喽了,咱们也清净清净些,不然她那张小嘴也是叭叭叭叭个不停,咱们听着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李大婶都娇嗔地拍了一巴掌李大成,笑着说道:“你看看你这儿说的什么话呀,也没有个爹样,有你这样说闺女的么?”

    李大成也没脾气,知道自家媳妇儿压根没用力就晓得她也是在开玩笑呢,于是乐呵呵地跟着逗她讨饶说知道错了。

    夫妇俩难得打情骂俏的,而后反应过来瞧见李奶奶和田恬都在笑着看他们,他们俩才红着脸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瞧瞧我们这老不正经的还让你们给见笑了。”

    李大婶则是嗔怪道:“都是因为你,瞧瞧你多大个人了。”

    还跟她闹呢。

    李大成则是乐呵呵地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实则作为当家做主的人,他是真的心思细腻了的,就是外表有欺骗性,毕竟一米八来的壮汉,看着的确像似粗枝大叶的人,但实则相处起来才知道他是粗中有细的男人呢。

    田恬则是闷笑说道:“没事没事,无妨,叔和婶子可以玩得更厉害些,我们就权当看不见,在我们那边这样打情骂俏的人可不要太多了,叔和婶婶别把我当外人就是,我这就去那边烤火,您和婶子就逗趣去吧也正好放放松。”

    不然这段时间真的不轻松,只是他们能吃苦罢了就是,做吃食的人哪里有轻松的,忙忙碌碌赚那么些钱,每日都是起早贪黑的,赚钱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真的每个铜板掰开里头可都是血汗钱啊,都是认认真真赚回来的,大家也都花费了那么多功夫了,这是应得的。

    李大成和李大婶被她打趣都是臊得不行,夫妇俩还真的拌嘴两句,但是也是纯属打情骂俏啦,没什么大问题。

    李奶奶笑呵呵地默默表示看不见,而后跑到一旁跟田恬坐一块烤火,李大成和李大婶俩人都是哭笑不得的很。

    最最四个人围坐在烤盆那边坐着,无聊地发呆烤火,毕竟外头冷飕飕的,雪都还在下,也不晓得下多久呢,如今出门要是不带护具那就真的就是能把耳朵冻掉。

    出个门都被冷风刮到脸蛋红红的,火辣辣地疼的很。

    田恬早晨吹那么一会儿就这样,所以她也开口嘀咕说道:“回头我得调试个面霜了,不然这东西快用完了,冬天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呢,没有面霜皮肤得干燥死的。”

    李大成则是笑呵呵说道:“我们倒是没那么讲究,大冬天的怎么可能没被冻过的,那都是常态,我们也没那么娇气的,你的皮肤薄又嫩,自然会更难受,我们的皮糙肉厚不怕这个。”

    田恬闻言也就笑着说道:“叔您既然不怕那我就优先婶子小春花还有奶奶和昊子他们喽,最后做好了再轮到您去擦。”

    李大成则是摆摆手表示不用,“我个大老爷们用这个多丢人啊,我不用不用,你们用就是了,不用管我的。”

    田恬则是不赞同地说道:“要擦,不然脸会裂开的,到时候得更疼,那样可就使不得了啊,多难受呀,有的话自然大家都要涂的,叔您反抗无效,到时候我就去做去。”

    李大成和李奶奶都被她这样强势的语气给逗乐了,觉得小姑娘可真会心疼人,又觉得心里暖呼呼的,太贴心了这孩子,所以李大成都不好再拒绝,说是哪怕被人笑话也愿意擦了,不能辜负大丫头的这份心意不是么?

    李大婶也帮着说话道:“就是就是,这东西就跟药似的,不擦脸裂开了可就要疼的,能擦自然还是要擦的比较好,也是大丫头的一番心意,咱们家里谁都不能辜负她的心意不是,你这个大老爷们怎么了,该疼起来还得疼,大丫头心疼你,你晓得识相还成,若是一直拒绝,我都得说你两句,没有要面子白受疼的道理,傻不傻呀,你问问娘,看咱们俩谁说的有道理不是?”

    李奶奶也笑着帮着儿媳妇说话,毕竟儿媳妇说的话的确有道理,她只帮理不帮亲的,谁有道理她帮谁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