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30章初会
    鲁氏只点头答应一声,而后她们就再没有交流了,因为前边已经快要抵达目的地,周围的人都安静沉默下来。

    原本的土房子已经倒塌,只有茅草顶子还算完好些,那边的石头块上边坐了几个孩子,头破血流整个人蒙圈了,看着就让人心疼,一群妇人拿着干净布巾给压着。

    有人喊着大夫来了没有,有人喊着让家里给烧些热水找两件旧衣裳给孩子们换上先,不然觉得他们都缓和不过来似的,还是得转移环境才能缓和一下,所以都在忙碌着。

    那边还有许多力气大些的汉子们正围着那些土堆喊话,问里头还有没有人,人大概位置在哪里,他们得赶紧救。

    不然慢一些就多危险一些,有些还在那边据说困着几个人的大柱子后面的土堆清理着土块,田恬眼尖发现李大成夫妇就在那边帮忙清理和运送着土块,气氛很紧张。

    “不成啊!这边可不能再挖了,仔细着等会儿还得塌呀!”

    “是啊,再塌的话那危险可就大了,不好再随便挖了!”

    “这边这边!这边有东西撑着还行,咱们换这边挖吧,这边能掏个小洞,让那几个孩子先出来还是成的!”

    大家都大声交流着,商讨着,没有能给出决策的人的情况下,大家也只能靠着大家各自想到的办法来参考。

    若是全票通过。

    那么就照着执行。

    “成啊!我看着成,这边安全些,咱们就受累些再挖挖这边吧!赶紧的,手脚也都利落些,别耽搁时辰,万一再下雨还是下雪就糟了,到时候更麻烦,这土块一下雨就碎了!到时候底下的人还怎么喘气?雪若是大了回头就得把上面压实,咱们也得冷到没办法好好干活!”

    有人这样吆喝着,引发大家的强烈赞同,纷纷加快速度。

    鲁氏提着铁锹就是冲过去帮忙清理泥土,那副干劲儿也很能感染人的心情,大家都卖力起来,忙忙碌碌的。

    田恬见状也赶紧过去帮忙,李大婶和李大成一下子就注意到她,连忙开口说道:“大丫头你怎么也跟着过来了!”夫妇俩已经灰头土脸的了,但是脸上的神情还是那么关切,虽然看着狼狈但是心灵真的巨美巨美丽。

    她激动地说道:“我也要帮忙啊,像叔和婶子你们一样,好了,咱们快别说话了,先救人要紧,家里有昊子看着呢,叔和婶子别担心家里,一切都好呢,就我过来了!”

    李大成和李大婶闻言也觉得可以,毕竟她不来都来了,而后也只能擦把脸后继续埋头干起来,得加快速度才行。

    田恬也开始帮忙运输泥土,也是这会儿才明白有多累哦,她忙忙碌碌地拿着不知道谁家的小铁锹帮忙挑土。

    结果有人瞧见她身材比较娇小就开口说道:“那边那个漂亮丫头!赶紧的,没错,说的就是你,你个子小些瞧着也轻,你就站到土块上边帮忙清理东西吧,你小些压不坏!”

    这种关键时刻就是得配合,所以她觉得可以就一口答应。

    田恬立马就踩着土块石头块往那上边爬,而后开始捡石块和泥块给下边的人递过去,一个个传下去运送着。

    “成成成!大家再加把劲儿!可以可以,能成的!”

    “快!大家快过来帮忙,这块石块大哦!来,我喊一二三咱们一块搬吧!来一!二!三!!用力!快快快!!”

    田恬在这样的氛围下很难不紧张,她埋头苦干完全不敢停下来,偏偏老天折腾人哦,最怕下雪的它又飘起雪来,而且还不小,越来越大,田恬的手指都被冻红了。

    她还是坚持帮忙着,其实她不抬头看都知道大家都差不多,没有人救人还专门戴个手套的,更何况这边的人也舍不得买那个,费这个布料钱,所以大家都是徒手。

    但是显然这回没那么顺利,大家都在卖力干活努力救人,却还是进展不快,很多人都好泄气了,从底下传来的动静也越来越轻,下边的说话声也越来越小了。

    大家更紧张。

    田恬只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周围的大家也都没有停下。

    只是有些泄气而已。

    田恬还是给自己鼓励加油!只要坚持就一定可以的!

    忽然那边也是吵闹起来,她依稀听见谁说大人来了什么的,她想抬头但是又不敢抬头,毕竟手底下的活儿更重要,下方传出一个小姑娘的叫声,让她救救她们。

    田恬就更加卖力了,压根就没把那种有的没的放眼里。

    救人要紧。

    大家都是如此的努力。

    那边很快也给出决策,还是需要挖,一点点小心地搬运,她这边的位置选得刚刚好,正适合搬动那些石窟块。

    田恬只是大致听一下,除去那些重新定位挖土的话后就还有一阵姑娘家的惊叹声,她们都是那边帮忙送热水和送姜汤,顶多帮忙递个布巾而已,都是在最外围。

    像似她这样直接到内围搬运东西的小姑娘就她一个,其他全是年轻妇人或者像李大婶这样的长辈在帮忙。

    年轻小姑娘才不愿意靠近呢,所以她就显得格外显眼。

    悄灵灵的小姑娘也不嫌累不怕脏,专注埋头搬运什么的,很多小年轻看到她都忍不住脸红几分,而后又感叹她怎么那么厉害,半点没有姑娘家的娇气,生得却又那么漂亮。

    很多人已经暗搓搓地准备事后托人打听打听这姑娘哪家的。

    田恬对这些一概不知,就只是埋头接着干活,争取时间中,只是挖着挖着就依稀听见那边有人说大人什么什么的,大人不用不用的,她听了觉得奇怪但是也没有分心。

    大家闹一下就安分了,毕竟还有那么多人还没救出来呢。

    田恬后面回过神来也是因为自己身上忽然多了一件薄外套,带着冬日里头凛冽的气息,也带着温和沉稳的松香,让她原本急躁不安的心忽然就心安下来,她抬头一看吧,眼里就撞入一道修长的手,骨节分明又好看,而这双明明应该拿笔墨的手如今也沾染上尘土,再往上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