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07章火爆
    像这些的大小伙们在码头这边是最不缺的了,一抓一大把,外加有先前那个大小伙在那边宣扬导致人传人。

    这边的摊子几乎被堵得水泄不通,而人们又是最喜欢凑热闹的,八卦是人类的天性,所以很多大叔大婶也被吸引过来,跟着排队而后买上一碗,结果也瞬间被征服。

    田恬瞧见客人多也不禁起身帮忙招呼大家,她看着这些被风吹日晒的人们啊,肤色都是那么的黑,脸上也显得格外沧桑,倒是那一张张喝到甜酒被惊喜到的表情很纯朴。

    人们为了生活奔波,扛着那么多的重物只为了温饱,平常也是真的舍不得花钱去买酒,虽然大家都知道酒这种东西暖身子,但是这边的酒水也是不便宜的啊。

    若是去喝那种兑水的酒又何必去喝呢?寡淡的很喝着没滋味,还得不少钱呢,所以大家喝到这样的甜酒不惊喜才怪了,顿时人们更加狂热,卖到后面连姜汤都缺货了。

    毕竟天寒地冻的,有这样热乎乎的东西暖暖胃简直不要太幸福,大家怎么可能不追捧呢,价钱还那么实惠。

    闹哄哄的不行。

    “大叔大婶们你们先别急,诶!别挤别挤呀!你们都小心些,我们今日东西备得不足,所以如今甜酒没有了,但是我们明日还会过来,一定多加量,到时候还希望叔叔婶婶们多过来捧场,我们在这儿先谢谢大家的抬爱了!”

    田恬口齿伶俐地这样说着,哪怕一群人黑压压地围堵着大声询问怎么没了她也丝毫没有怯场,反倒反复安抚大家的情绪。

    大家伙也就是急躁些,并没有什么坏心眼,因为听说喝了手脚都会暖和,所以大家才会冲过来想要买一碗,大冬天的做搬运最难受了,天寒地冻的容易磕碰受伤不说,因为手脚被冻得僵硬动作不利索,还容易把货物弄掉,万一弄掉有损坏,还得自己赔付的那种呢。

    虽然说后面卖力后身体也就热乎了,但是最难受的也就是像这样刚刚从家里往这边赶的时候,被风吹的浑身都很僵硬,最容易出事情的也就是这个时间段,所以大家都喜欢买些热乎东西吃吃,但是其他热食物只能抗一会儿,温度也会很快地消散,所以大家还是难受的很。

    而后今日就听说这边有卖一种甜酒的,喝起来浑身都热乎乎的,功效很好,所以大家伙都乐意过来这边瞧瞧。

    见果真如此,就都巴巴地等着买上一碗呢,结果说没了。

    肯定很着急。

    但是被田恬这样一安抚,大家有个出口能发泄也就还好些,听见了也只是吆喝着让她明天一定过来来,大家都等着呢,其他人也就都开口大声喊着,反复说他们一定过来捧场!

    “是啊姑娘!你们明日可一定要来!不!以后每日都要来才好!我喝了你们的甜酒当真烫得胸口都热乎了,感觉浑身都是劲儿!真真是好喝!还不辣嘴巴辣喉咙!”

    “是啊,比起那些糙酒好喝多了,还那么便宜,你们一定要过来啊!”

    大家的所以虽然激昂但也不过是大家的说话方式罢了,并不是要吵架,只是嗓门大情绪激动听着像似要吵架一样,他们冷静下来更害怕她们被吓到不敢过来这边摆摊了,所以大家伙都很热气,还说让她们尽管过来摆摊,有什么事情他们一定罩着,保管不让她们出半点差错。

    李大成那边才从船上下来,瞧见那边一群人围堵在摊子面前还以为出啥事了呢,顿时抛开东西直奔她们那边。

    等挤开人群才听到别人都在这样说着,顿时也是哭笑不得。

    田恬听见了也欣然接受,笑眯眯地说到:“那大家伙可得照应好我们呀,不然我们还真是有些害怕呢,我在这儿谢谢大家了!”小姑娘人漂亮声音还甜,大家伙瞧着都顺心,顿时更是一百个答应,就没有不说好的。

    毕竟那么好喝对身体有益处的东西多么难得啊,而且还离得近,他们每次过来做事就能顺便买一碗喝喝多爽。

    他们可不能让这样的好事也跑了,所以自然要哄着她们。

    东西提前卖完了,大家说了几句也就依依不舍地离开啦,毕竟那边还有那么多活儿要干,都要养家糊口的呢,没时间在这边耽搁,得知他们明日还来也就安心离开。

    只是没喝到的回去看到那些喝了甜酒生龙活虎的同事们还是羡慕的很,摸着自己冻得有些凉的手也是叹口气。

    都认命地活动活动手腕,准备开启新的一天搬砖啦。

    李大婶这边倒是满心欢喜,抱着一堆洗好的碗筷过来笑着说道:“乖乖了不得,前面那阵仗给我吓得,咱们碗都洗不及人家喝的,人家也不介意用同一个,要我说咱们下回也不用一直洗,既然他们不介意这个。”

    其实她老早想说的,这边的人苦到饭都吃不起了,哪里那么讲究这个,换作他们李家遇到这样的事情也不将就,能暖和身体就行,哪里还在意有没有干净什么的。

    再说这碗里也没有泥巴那些,只不过是口水而已,人家还吃百家饭呢,真到这种不得已的地步不在乎这个的。

    田恬听到后也不恼怒,只是因为她知道李大婶虽然心善到底和她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直接横跨着那么多时间和文化跨越呢,她不怪她有这样的想法,真的不怪。

    所以她很温和地笑着说道:“婶子此言差矣,其实我要求洗碗也是不单单为了干净,也不是穷讲究,只是因为这样更不容易得病,婶子忘记那场病了么?就前不久的那个。”

    这么可怕的事情怎么能忘记了,李大婶肯定忘不了,毕竟自己的大闺女也在这种情况下病逝了,她如何不深刻。

    田恬无意戳她要害,只是缓声说道:“咱们这样可以预防疾病,因为照着我们那边的说法,很多病都是从接触传染的,大家若是食用互相的口水,婶子你想想对可怕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