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06章吸引
    李大婶闻言就乐不可支地举起两个手指头,笑着就说道:“两文钱!”她觉得这大小伙的反应太可爱了,再加上是自己摊子的第一个顾客,所以格外地热气似火。

    大小伙子刚刚还懊悔自己没听清楚价钱就乱点东西吃,生怕被恶宰一顿,所以当他听见两文钱而已顿时舒展眉头,笑着说道:“害,我还当十几文钱呢,两文钱啊!大娘你们可真实诚!这东西那么好喝我都没喝过这样的酒,还收那么便宜!我往后啊肯定日日来帮衬!”

    他说着又瞧瞧偷看田恬一眼,然后不自然地低头摸摸后脑勺,再接着才反应过来赶紧摸了两文钱给李大婶递过去。

    李大婶一听这话就欢喜,满眼都是手里的银钱啊,还真的能赚钱了,她想起那甜酒可以冲泡那么多份量,能卖好多钱啊!而且看着对方洋溢着的笑脸也很高兴。

    大小伙吃着馍馍就喝了一大碗甜酒冲蛋,把嘴一抹就飞快跑去搬货去啦,只留下他喝剩下来的一只空碗。

    小春花赶紧就想捡起来去洗,结果被田恬制止说道:“诶,先别急,这天儿冷,咱们这甜酒碗也干净,冲洗两下就好了,咱们攒几个再拿去洗吧,不碍事!”

    小春花便也点点头,笑眯眯地坐回田恬身边抱着她的手臂撒娇道:“姐姐好厉害呀,想出来的法子都能赚钱,适才那位小哥可真逗,看着姐姐就跟移不开眼睛似的!”

    她说着也嘟囔起来,不大喜欢那个大哥哥了,决定他侵犯到自己喜欢的姐姐,而且她一点也不喜欢自己喜欢的姐姐成亲,因为这样她的姐姐就是别人家的了。

    小春花嘟嘟囔囔地这样跟田恬说着悄悄话,把田恬逗得不行,咯咯咯地笑起来,李大婶听见也给小春花一个暴栗子,忍无可忍说道:“说什么胡话呢你这丫头,还能有谁不成亲的,你可别害了你姐姐,她以后可是要嫁给极其好的人,这无论男女都得成亲,这样才能有小家,若是都不成亲,像你爹娘我们,不成亲哪里来的你和你大哥大姐呀!傻丫头,可别霍霍你姐姐!”

    李大婶睨了小春花一眼,满眼都是警告她不许胡闹,小春花瞧见只是撅嘴,而后把田恬的手臂抱得跟紧。

    “小春花也是喜欢我罢了,婶子别怪她,童言无嘛,再说了,我们那边成亲没那么早,我并不着急这个,若是是随意嫁了我才会后悔一辈子,我眼下只想挣钱过好日子。”

    田恬这样洒脱地笑着说,“并且,若是我嫁之人,那一定得是秉信良好的人,若不是我想要的,我宁愿此生不嫁!”

    她这样仰着笑脸自信说道,这俏生生的嗓音也成功随着冷冽的寒风吹进不远处身穿旧布衣袍的少年人耳中。

    他忍不住停下脚步往那边看去,一抹水灵灵的身影就撞入眼底,可惜他并没有多少时间,那边苦哈哈的师爷还在跟自己汇报这沿江镇虽然水路四通八达但是吧就是穷!

    少年忍不住深深叹口气,而后觉得自己心里苦得很。

    另一边。

    田恬心里可真的是一点半都不苦,那简直就是甜炸了。

    因为客似云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刚刚那个半大的小伙子回去宣传一番,一大群血气方刚的小伙们都涌过来这边买甜酒吃,但是吃是一回事,眼睛往田恬这边瞟也是一回事。

    他们都是听说这边有个漂亮的小姑娘才飞奔过来这边的。

    毕竟这个年纪的少年人,最是雄性激素发达的生活,很喜欢追求异性,所以对异性的事情也很敏感的。

    听说这边有个漂亮妹妹,顿时就全涌过来这边看热闹,大小伙有力气,所以肯卖力的话手头的银钱都不少,过来买碗甜酒还是绰绰有余,但是瞧见漂亮端坐在那边的小姑娘,他们一个个又迟疑又害臊,完全不敢搭讪。

    再有的人家长辈也在这边摆着呢,他们哪敢跟她说话呀。

    一个个就眼巴巴看几眼,而后就笑呵呵地买甜酒喝,结果一喝吧,还真觉得尝出味道来了,一个个兴奋地不行,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暖烘烘的,从肚子蔓延到四肢。

    “老七这小子可以啊,这妹子生得漂亮,她家这甜酒也好喝,甜滋滋的很润口,喝起来还满肚子暖呼呼的安心。”

    “就是,不过这丫头生得可真是漂亮呀,我就没见过比她还漂亮的,嘿,你们说,同样是俩眼睛一鼻子一嘴巴,人家怎么就生得那么好看?太标志了!当真是漂亮!”

    “嘿嘿嘿,那可不,人同人可怎么比哟,我看人家那范儿也不一般,比那些所谓的大家闺秀还要好看,看着就落落大方,咱们那么多人瞧她也不见她害怕要躲的。”

    “就是,我看着脾性也好,要是这样的人能给我当妻子,我这辈子都惯着她,不叫她受半点委屈,你们说是不是?”

    “是啊是啊,真真漂亮啊,怎么能长得那么好看,诶诶,你们听说了没,人大婶说这甜酒还是她自己琢磨出来的呢,不止人长得好看,跟仙女似的,连脑子都灵活!”

    “害,要是真这样那咱们可求不来了,不用想了,没结果。”

    “哟,不然你还想着有结果呢?人家那么能耐那么漂亮还轮得上咱们?咱们也就是过来赏赏眼而已,不过能喝到这么好喝的东西也值当,往后每日过来买一碗喝喝也能混个眼熟你们说不是?”

    大家伙一听这话也就都笑起来,说他心里还是藏着点猫腻。

    大小伙们就是这样没羞没臊德低声言谈一番,但是声音还是能听到的,况且田恬的耳朵很灵敏,但是心里并没有感觉,这里边没有她合眼缘的她也并不想谈。

    李大婶原本还高高兴兴地做生意,听到他们这些话后也觉得不大尊重田恬,她满脸不开心正准备驱赶开他们,就被田恬用眼神制止住,没必要主要是,她也没放在心上,他们之间更没有交集,所以并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做生意赚钱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