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农门娇娘种田记顶点小说 > 第105章开摊
    田恬跟着他们走,手推车也咕噜噜地响着,里头的东西还挺重的,毕竟都是热饮,还是挺烫的那种,需要万分小心。

    李大成将他们带到卸货不远的路口,田恬从这边一眺望就能看到那边的码头,几艘船正停在那边正准备卸货。

    “成,那你们仨就在这边等着,这边来来去去的人不少,想买点什么的人也多,到时候要是有需要肯定会买,这边也离我那边近,你们这边若是有什么事情喊一嗓子就成。”

    李大成看着她们三个,心里也是挺担心的,好在这个位置在眼皮底下,他的心里多少会安心许多,所以也就没那么害怕,更何况这边的人他也认识挺多,有什么吆喝一声就行,而且这边货物多,相对来说也要安全些。

    李大婶正忙活着将推车里头的东西安置好,闻言就点头说道:“成,你去忙你的去吧,少操心我们那么多,这也没多远的功夫,瞧把你担心的,这不是还有我在么?我会看好俩孩子的,你别担心这个担心那个的,赶紧的吧,快去忙去,仔细耽搁了别人又该说你不是了。”

    李大成长得牛高马大的,力气也很大,每次都能抗很多货物,所以大家都很眼红他,但是他也有朋友就是。

    所以他的朋友们远远瞧见他们这边,也十分好奇地在那边高呼着大成,又对着他这边挥挥手,再喊他快一些。

    李大婶便更怕耽搁他时间,就又催促道:“快快快,赶紧的,少墨迹,这边没你什么事情,别叫人家看了笑话。”

    田恬也笑着开口劝说了:“是啊,叔快去吧,这边我也会帮忙照看的,你也晓得我聪明,肯定能将婶子和小春花照顾好,您就安心忙去吧,回头等你再过来咱们肯定赚得盆满钵满。”

    小春花也将视线从四周陌生又新奇的景色收回来,而后乖巧地拉着田恬的衣袖说到:“是呀阿爹,您快去吧!”

    被她们仨这样催促,李大成原本欲言又止也被她们逗乐,笑着说道:“好家伙,我这边担心你们脸皮薄张不开嘴吆喝做生意,又担心你们在这儿不熟悉会害怕,更怕有不长眼的人过来欺负你们,结果你们倒好,直赶我走?行吧,我也晓得你们胆子大,这边也没那么不安全,那你们就别乱跑,就在这儿呆着啊,我一回头就能瞧见,这样我也安心,你们也更安全些。”

    毕竟这边说是安全有时候有些胆大妄为的人也敢在这儿起风浪,李大成不怕她们在这摆摊,就怕她们乱跑在没什么人的地方会被欺负,所以才这样千叮咛万嘱咐的。

    李大婶和田恬也都忙答应,在她们的坚决肯定下李大成才放心离开,朝着那边正等着自己的伙伴们跑过去。

    李大婶瞧见他这样也失笑道:“瞧你叔那模样,从前就这样,一副爱操心的样子,成天担心这个担心那个,但可也别说他唠叨,他办事可稳妥,有他在啊我心里可稳当着呢,我若是遇到事情惊慌失措时他铁定能跟大山似的坚定不易,有他在呀我这心里都要安稳很多。”

    田恬听见李大婶语气甜蜜地说着也不禁跟着笑起来,“那可不,看出来了,叔这样也是为了我们好,多说几句也没什么。”

    小春花则是也笑眯眯地补充说道:“就是有时候太啰嗦了!”

    李大婶听了都洋装瞪小春花一眼,然后也跟着笑起来。

    田恬也笑。

    开过玩笑也该做正经事情了,她们的摊子也成功地安置好。

    李大婶连忙开始起火烧开水,小春花帮忙把装着碗筷的箩筐拿下来,还是用布盖好,免得码头风大容易弄脏。

    今日天气还是多云,乌泱泱的天,风儿也很是喧嚣呀。

    李大婶拿了几张板凳过来,放在摊子后面让她们三人能一块坐着做卖卖,正好她们才忙活下来,就有客人上门来。

    “哟,你们这边是卖什么热乎东西啊?这天儿冷得紧,瞧见这有热气就走不动道了,我这早晨也还没吃饱呢,你们这儿能不能帮忙给热个家里带的半个馍馍?”

    田恬抬眼一看就是瞧见一个半大小伙,应该有个一米七几,在这种年代有这样的身高算是挺高的啦,因为她看这边人们的身高普遍偏矮,像她大成叔这样的壮汉简直是稀有,毕竟这样的体格证明他的能力很强,很有力气嘛,也就能轻松养家糊口,是所有姑娘都想嫁的。

    但是眼前的小伙身高也不赖,长相也算端正,脸蛋黑乎乎的,可见得是长年累月地搬运被晒的,就是牙口很白。

    笑起来就裂咧出一口大白眼,简直能闪瞎别人的眼睛。

    李大婶听见生意上门,顿时激动地站起来热情地招呼道:“行行行啊!我们这儿有炭火,帮你这样热一热馍没问题!小兄弟打哪里来啊?我们这一代可没有馍馍这种吃食的,我记得有个地方有,但是我又记不起来了!对了,我们这儿还有卖甜酒,可以单卖也能冲鸡蛋喝,更能加汤圆,或者还有姜糖水,这个便宜些!”

    小伙子没见过那么热情似火的大婶,被吓了一跳,而后视线落在正乖巧坐在小板凳上的姐妹俩,可爱的可爱,漂亮的漂亮,都睁着灵气的眼睛看着自己,顿时叫他脸红了起来,满脸臊得通红,支支吾吾很反常地没有问价钱就狂点头,而后别扭又害臊地晕乎乎买了一碗甜酒冲蛋,他最后便一手端着甜酒鸡蛋,一手拿着被李大婶热气加热过的馍馍,而后迷迷糊糊地喝一口甜酒才反应过来,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这...这东西叫甜酒!?这也太好喝了!要不是喝着身体暖暖的,我都不敢相信这东西是酒?一点也不烈,甜滋滋的可真好喝,唔,真好喝,大娘这甜酒鸡蛋多少钱一碗呢?”

    大小伙总算从被她们惊到的情绪中抽离出来,而后很惊喜地询问,他是真的觉得好喝的很,还是以后会常来的那种。